回归正法路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二月三日】我是在上高二学习最紧张的时候走入大法修炼的,至今有十年之久。最初得法时身心受益巨大,修炼不到半年时间,我由体弱多病、成绩平平转变为身心健康、成绩优秀,家人和老师同学都见证了这一转变的快速和神奇。那时学习任务繁重,但是修炼使我的学习事半功倍,成绩稳步提高,最终我如愿以偿来到北京一所重点高校读书。

九九年的暑假,邪党开始了铺天盖地的造谣和迫害。当时给我的感觉就象天塌下来一样,尽管当时谣言满天飞,我和妈妈最终选择了坚定修炼不动摇,同时耐心劝导爸爸不要放弃。

虽然我和妈妈想要坚定的走下去,但是环境的变化还是对我们产生了较大的影响,很长一段时间我们无法和以前的同修交流,心里总是战战兢兢,担心受到迫害,根本想不到怎样去证实大法。我回到学校后承受了很大的压力,面对别人的质疑我只会保持沉默,去同修那里也感觉是在逃避,学法越来越少,炼功几乎停止,不久后同修相继出国,资料点也散了,孤独的我变得越来越象一个常人,开始谈恋爱、准备考研甚至写思想汇报准备入邪党,这时的我只在内心里惦记着大法给我带来的益处而没有放弃,实际上已经快混同于常人了。

伟大的师尊不愿放弃任何一个差劲的弟子,在我修炼状态最不好的情况下还让我的天目看到法轮旋转的光芒(修炼以来偶尔可以看到),虽然很不清楚,但足以让我内心震撼,知道师尊还在慈悲呵护着我,我这么差劲还在鼓励我,不放弃我。在师尊的安排下,妈妈找到了同修,得到了最新的经文,走上了正法修炼的道路。尽管我和爸爸的状态很差,但是妈妈还是鼓励我们也走入正法,就算跟头把式,也要向前,决不放弃。

我最初的正法修炼形式就是在知道我修炼的人问起我是否还炼的时候,坚定的说“是”。然后回答他们的疑问,告诉他们真相。因为我之前做的比较好,当有同学的家长说要举报我时,同学坚决回绝了,因为他们知道我们都是好人,我们没有任何过错。由于我平时表现较好,院书记让我写汇报准备入(邪)党,当时出于私心,违心的写了汇报,我修炼的事被书记掩盖没有透露,结果就在评选结果出来前我被同学写匿名信举报,入(邪)党的事情就此彻底停止了。现在看来当时是师尊的慈悲安排,不让我的自私和无知毁了自己。院书记让我写认识,写悔过书,只要写了,入(邪)党的名额还是我的。这时我没有犹豫,这个悔过书我绝不会写。我以为学校会追究,结果在师尊的呵护下此事不了了之。

大学毕业,我顺利的考取了名校的公费研究生,但是我却辜负了师尊的期望,在全新的环境中仍旧放松自己,得过且过,并且陷在常人的亲情和感情中难以自拔。长时间不能接触同修,看不到资料,只能偷摸着学法。好在寒暑假回家后能及时学习最新的经文、阅读《明慧周刊》,读研期间我也参照其他同修的做法,开始背法、抄法,虽然進度很慢,但每天都坚持下来了,我能够坚持修炼到今天应该依赖于此。

随着正法進程的加快,看到越来越多的同修正念正行证实大法,救度众生,自己心里也越来越着急,甚至有点自暴自弃:你为大法做过什么,只是一味的索取,没有付出,还算什么大法弟子,将来有什么脸面见师父?想要象其他同修一样精進的时候,各种执著和怕心就如同层层枷锁,让我始终处于矛盾状态无法解脱。现在看来,怕心、走不出来着急的心等等,根源都是“私”,不想自己的利益受到一点损失,贪图安逸,执著圆满的同时还想过常人的好日子。为私为我的心导致了自己想精進却突破不了的状态。

通过学习师尊新的讲法,借鉴其他同修的做法,我想我必须走出第一步,讲真相证实大法、救度众生。我放假时从家里拿了一些真相资料,回到北京后找机会发出去,最初我揣着大法资料到处转悠就是不敢发,犹豫了很久,最终选择放在熟悉的家属楼车棚的车筐里,往车筐发了一段时间后,感觉心态稳定了,又找机会直接发到楼道的信箱里、防盗门缝里。最初也有些顾虑,发材料时很紧张,一段时间后就稳定多了,但是面对面讲真相还是不敢做,甚至面对朋友同学也张不开嘴,陌生人就更别提了。在常人中谁都说我口才好,可为什么开口讲真相这么困难呢?就象师父说的:“人心凡重难过洋”(《心自明》)。说到底还是学法不深入、怕心重、没有慈悲救度众生的心、贪图安逸,一个字“私”。通过学习师父的讲法,我逐渐认识到自己有责任救度众生,不能只想着自己圆满,况且讲真相是最直接证实大法的途径。于是我下定决心一定要开口讲,先从知道自己修炼的同学老师讲起,以自己修炼的实际经历说话,证实大法的美好。目前凡是知道我修炼的同学朋友,都知道大法好,不听信恶党的造谣。

向不知道自己修炼的同事朋友甚至陌生人讲真相要困难许多,我选择以第三者的身份,讲自己的亲属修炼受益,从而讲真相,虽然效果不如现身说法来的直接明显,但我觉得这样做能破除恶党邪恶宣传对人思想的禁锢。只是因为自己还有怕心,每次讲的不够深入透彻。我总是发愿我没有讲得很明白的人能够遇到其他大法弟子進一步讲明,所以整体配合是很重要的。

由于从小受恶党教育模式的影响,自己身上的党文化流毒很重。所以最初知道要劝三退时非常不理解,觉的是搞政治。因此根本不知道怎么做。通过看《九评》以及师父的经文,慢慢认识到劝三退是救人,是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责任。恶党犯了如此多人神共愤的罪行,是一定要灭亡的,加入其中的人也会毁灭。写到这里,我又感到师尊的慈悲,巧妙的安排不让无知的我加入邪党。

如果说讲真相难,那劝三退对于我来说就是难上加难。我只得又从亲朋好友做起,讲真相我可以用自己的亲身经历说服他们,但是劝三退我真不知从何说起,怕对方不理解说我们搞政治,又怕讲的太高引起反感,结果是还没开口,自己先把自己问倒了。从小养成的谨小慎微的性格使我每做一件事力求十拿九稳,因此劝三退这件事耽搁很久也开展不起来。通过师父的讲法和明慧上众多同修介绍的经验,自己慢慢有了信心,认识到了这件事的重要性。也相信只要心到位,师父就会给予智慧,常人明白的一面会接受救度。

第一次给同学讲后大家都表示不能接受,不相信恶党会垮台,出于安全考虑甚至一反常态的批驳我,当时自己有点灰心,出师不利让我很是丧气,生性不喜欢争执的我选择了暂时回避这一话题。但是我不甘心,其他同修做的这么好,这件事又这么重要,我不能放弃!抱着这种想法,第二次跟同学相聚时,我非常诚恳的告诉他们这件事的重要性,要为自己的未来负责,为自己的生命负责,这一次同学不再反对,而是默许了我的说法。令我高兴的是有一个同学已经在她同事的劝说下三退了,我真的很感谢那个同修,这样我劝其他人三退就更有说服力了,这再次证明了整体配合的重要。大家的默许鼓舞了我,这说明他们认可我的说法只是惧怕恶党淫威不敢表态。最后,我第三次跟大家见面时,再次强调了履行手续的重要性,同时把真相册子给大家传阅,她们终于都同意了三退,同意起化名了。那位在政府机关当公务员的党员,最初总是表现的漫不经心,但当我发自内心对她说:“这比你关注身体健康要重要的多,毕竟这关系到你生命的永远”时,我明显感觉到她内心的震动,她马上说:“好吧,你帮我起个名吧,宁可信其有,不可信其无”。至此我深刻理解了师父所讲的用熔化钢铁般的慈悲救度众生的意义,坚定了我讲真相的信心。

目前我又开始使用真相纸币,怀着恭敬慈悲的心态,挑选较干净平整的纸币工整的书写真相短语及三退标语。一开始使用时还有点忐忑,怕对方看到后不要甚至追究,后来我认识到,真相纸币是救人的法器,只要我能够正念正行使用,就能起到救度众生的作用,不存在不安全的问题,认识到这些我再使用真相纸币时就非常自然、顺手,使用的同时发出正念:让看到纸币的人都能得救,清除他们背后的共产邪灵因素。

下笔至此我想说,每个大法弟子的性格、能力各不相同,但坚修大法的心是一致的,每个弟子都应该走出第一步,根据自己的具体情况智慧、理智的讲真相、证实大法救度众生,不能总是等待观望,这样只能在不知不觉中脱离大法,毁了自己和自己应该救度的众生。万事开头难,真正放下心来做的时候,你会发现真的象师父在《转法轮》中说的那样:“看着不行,说难行,那么你就试一试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话,你发现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