理智的走好助师正法之路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八日】我一九九九年初得法。我得法前是一名虔诚的佛教信徒,从小喜欢佛、菩萨,爱读佛经。曾在西方三圣的佛像前许下诺言:“如果今生修不成,带业往生,也要去西方极乐世界”的誓愿。

我的人生太苦了,五岁时母亲病故,二十七岁结婚,三十一岁丈夫意外车祸去世,我带着儿子在尘世中,人生无常觉的太没意思了。生生世世造下很多业力,使我身心疲惫,血压、心脏、腰、腿都出现了病状。

当我第一次看到《转法轮》这部宇宙大法时,我泪流满面。这就是我生生世世寻找的最高佛法。我明白了从前百思不得其解的道理,我坚定按照“真、善、忍”要求真修自己,圆满随师回家园。师尊把我从地狱中捞出,消去我的罪业和污垢,使的我无病一身轻,从一九九九年到现在一粒药没吃。在无求中自得,师恩浩大啊!

我每当看《真修》这篇经文时,都会被师尊的洪大慈悲真心感动落泪,痛哭流涕的看着师尊的经文,不止一次发自内心的想见师父,多少次悔恨自己没有机缘直接参加师父讲法传功。虽是执著,但真想亲见师尊啊!师恩难报啊!您的弟子真想念您啊!

我在机关工作,九九年七二零后面对邪恶宣传,我虽然得法晚,但对法坚定不移。当时孩子小,又是单亲,有一定的怕心和私心没有到北京证实法(这是遗憾),邪恶宣传说炼法轮功的都不管孩子,心存一念,如果去北京当时的邪恶一定把我当作反面教材,觉的不能不理智的给大法带来负面影响。在邪恶铺天盖地的宣传时,弟子把师父的所有讲法全部读了一遍,一天没有间断学法实修。当时正念很强,同事和我说:“机关党委要把修炼法轮功人员名单上报。”我说:“你报去吧!”当时觉的自己没有怕心,加之慈悲师尊的呵护。在机关众人面前讲过《转法轮》是一部修心向善之书,没有怕心,这样我的修炼环境一直保持到现在。正法中正念正行,一步一个脚印,在师父的呵护下,按师父的要求稳健做着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三件事。助师正法,救度众生,两年坚持集体学法。

机关组织硬笔书法比赛,处内推荐我去参赛。我将师父《洪吟》、《洪吟二》中的〈做人〉、〈跳出三界〉、〈唐风〉、〈香莲〉用各种字体书写参赛,获得三等奖,在机关走廊展览两个多月,反响很好,都说我应该是得一等奖。

另外我把“普度”、“救世”音乐在通勤车中放给大家听,把《九评》用信封装好,并写上“这是一本奇书,它能还原历史,使人明慧开悟”,放在政府大厅公务栏内。我理智在机关讲清真相、劝三退,政府机关党委书记三退了。

师父安排我在机关工作,就是让我救度这方众生,把真相资料智慧的在机关传递,在正法中师尊利用各种机会去掉我的显示心、争斗心、欢喜心、求名求利的心。师父时时在弟子身边慈悲呵护弟子,只要你念正师父就会加持。

正法中弟子虽然坚持做三件事,但有时精進,有时懈怠,有很多的执著和心中对情的渴望缠绊我难于前行,常常觉的愧对师父的教诲。看《明慧》《正见》文章中同修在正法中无私无我的助师正法,自己很惭愧。弟子深知旧势力会利用人中的情(我渴望别人真心对我关怀,从小没有母爱,很孤独)动摇我精進的意志,利用我对儿子的执著来迫害我,让我因此心情烦躁,影响正法修炼,救度众生。但师尊请放心,也请您加持弟子,我会舍尽世间的一切人心,紧跟正法進程,不负师父慈悲苦度。

面对史无前例的残酷迫害,我们正法修炼的实践证实着大法无所不能。助师正法,证实法的珍贵时间转瞬即逝,一旦过去,将永不会再有机缘,留下正法修炼的真实记录,展现最伟大的法塑造大法弟子的光辉历程。尽早结束这场迫害,精進不停。

以上是自己的一点体会,有不足之处,不对的地方,请同修慈悲修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