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的大二生活,不一般的修炼环境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二月五日】刚到校时,有些无从着手,不知从哪做起。

(一)迈向正法

刚开始时不敢讲真相,在校里讲,同学不理解怎么办?被开除怎么办?种种顾虑涌上心头,怎么做呢?听着师父的经文心里甚是惭愧,我还配是个大法弟子吗?悄悄的躲在小角落里学法修炼。师父已经给了我最美好的一切,我还奢求什么呢?

那次上英语听力课,脑子搅的翻来倒去好不消停!简直剜心透骨的痛。“我怎么就不敢讲真相呢?不敢迈出第一步呢?那怕心不是有漏了吗?天上无数的眼睛在盯着我,怎能让那可笑的业力左右呢?”越不讲心里越不舒服,浑身也筋疲力尽。

这时我想起了一位老同修的点悟,那次有意无意的切磋中,她说,讲真相要正念很强的,师父就在你身边,看护着你讲真相。放下一切怕心,执著心,其实也不是你在说,“修在自己,功在师父”(《转法轮》)。无边的智慧来源于大法,怕心就象一层窗户纸,只要稍微一点不就破了吗?同时你也要帮助落下去的同修,让他们快些赶上来。那次我的心结已被打开。

那四、五天搅的心里挺不舒服,后来左思右想一定要走出来讲真相。于是我下定决心向那位施工的叔叔讲真相,一边发正念,一边想着:“师尊加持大法弟子。”于是好象豁出去似的,鼓足勇气,登上楼梯,向那位叔叔讲出了第一步。

成功讲完之后,心里踏实了许多,“谢谢师父!谢谢!谢谢那位老同修,要不是她我还不知道怎么办呢!”

(二)苦中之苦

一次向一位大三的背法律条文的学长讲,“学长打扰一下,这附近有寄信的吗?”“有哦,不过挺远的。”“找半天也没找着,哎!告诉你个特大新闻,现在中国有2500多万人退出党团队,三退人数跟滚雪球似的每天达2-3万。”他的脸顿时沉了下来,“你是干什么的?”“学生啊。”“大几的?学什么专业?”我支吾了好半天才答上来(当时出于安全想了会儿)“不会吧,那某某学院还没搬过来呢?”“我给你起个化名退出去吧。”“咱们聊会儿别的吧,天黑了你也该回去了。”“你知道法轮功吧,电视上演的都是假的。”“那边还有同学嘛,想聊跟他们聊去,我这儿还忙呢。”他就接着背法律条文,我没灰心,仍耐心的讲着。“你想说跟别人说去,那边有警卫,再不走我报警了!”“那打扰了学长。”

我有些失望的离去了,心里有些不平静:我是为你好,你还不领情,还要抓我。回到自习室里,静静地听着大连讲法,我伤心的哭了,师父的法句句打入心扉,我怎么做的那么不合格呢?

“那边有警卫,再不走我报警了!”脑子里老浮现出这样的场面,好几天没敢出来讲。我是不是属于正法后的大法弟子?我史前的誓约到底是什么呢?不知怎的情不自禁的说出:放下生死,救度众生。连生死都能放的下,我还执著什么呢?怕心不是魔的干扰又是什么呢?它再邪恶我也不会改变,我就要完成我的历史使命!

(三)清心悟法

我不爱说话,到大学后还是有点腼腆。有时越想讲真相时,越不知如何去做。我为何不跳出这个框框?真能像神、菩萨考虑问题就什么都知道了。大法学员才是这个舞台的主角,我们又指望谁呢?

当我勇敢的迈出第一步时,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我们每一个学员(未来宇宙的捍卫者),发现未来的众生在偏离大法时,我们不应该帮助他们吗?哪怕一天就向一个人讲了真相,一天就说三两句真话,或寄了一封信,或发了一份传单,或在网上讲“天安门自焚”,也是在树立觉者的威德。

同修啊!快些走出来吧!我们还犹豫什么呢?师父给我们安排的修炼之路别人能插進来吗?!我们是顶天立地的大法弟子,又有师尊的时刻看护,走出来吧!走向我们神的路吧。让我们修好的那面放射出更加灿烂的光焰!

个人层次所悟,不足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