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新安女子劳教所迫害大法弟子的事实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二月六日】2006年初,北京海淀区的“610”带着恶警突然闯入我家,非法查抄家中的大法资料及书籍,并将我骗到颐和园北宫门派出所,被非法关押了一夜。第二天早晨,海淀区“610”的头子向我宣布了一个莫须有的罪名,将我送往海淀清河看守所。入所前我被查出患有高血压(高压200多),但恶警仍无人性的将我送往看守所。非法关押期间,恶党预审逼我出卖同修,被我拒绝,他们恶狠狠的对我说:“你若不交待,就判你。”我说:“我抗议你们的非法行为。”他们置之不理。我被非法劳教两年。

尽管我在看守所内被邪恶迫害,失去人身自由,但我仍不忘自己是大法弟子,坚持做大法弟子的事情,炼功学法讲真相,并成功的劝十名刑事犯退出邪党组织。由于犯人的打小报告,我被看守所的管教罚站,但我不为所动,后来也就不了了之。

我在看守所被非法关押了近半年后(非法延长关押时间),被戴着手铐送往北京劳教人员调遣处,这是一个非常邪恶的地方,在那里受尽了人格的污辱,打饭时要对邪恶喊报告,要喊谢谢。六十多岁的老太太,被逼迫每天从早到晚坐在小椅子上,身体要坐直,不能动弹,双手置于膝盖上,不准说话,不经许可不得上厕所。这种非人的日子达月余(有人更长),之后被送往北京新安女子劳教所,在路上,戴着手铐,不准抬头,更不让朝窗外看。北京女子劳教所,从表面上看象一个花园,实际却是一个摧残人性迫害良善的黑窝。大法弟子一進去,就被强行洗脑、“转化”,如不“转化”,就被普教24小时看管,不准睡觉,不能去洗澡,不让买生活用品,甚至有的管教还指使吸毒犯毒打、百般折磨不“转化”的大法弟子。

北京新安女子劳教所大部份被非法关押的是大法弟子,而在被关押的大法弟子中以55岁以上的老年大法弟子居多。普教中的吸毒犯、卖淫女、盗窃诈骗犯等,都是用于包夹看管大法弟子的。普教比大法弟子自由的多,她们之间可以随便串屋,随便上厕所,随便和管教人员开玩笑、聊天,唯独对大法弟子凶狠残忍,大法弟子之间不能交谈,不能随便走动,上厕所要喊报告,如有触犯管教人员或言行中流露出对邪恶的不满,她们就惩罚你,给你扣分或不让你减期等等。

北京新安女子劳教所的奴役是劳教中很邪恶的一部份,虽然大法弟子中老年妇女占的比重很大,很多都是六七十岁的老人,也都要参加强制奴役,还必须完成定额,否则就扣分。国家规定55岁以上老人享有退休待遇,可是在北京新安女子劳教所这种权利被剥夺了,不管年龄大小都要干活,55岁以上的老人定额虽少些,也必须干满8小时。

尤其是在参加车间奴役的日子,如:包茶叶、包白糖、装绿豆等,更是超时超量超体力的干,不分年龄大小,经常是一天干十几个小时,夏天天气炎热,干了一天活还经常洗不上澡。在这样超强度的奴役下,劳教人员得到的往往是十余元或几十元的报酬,而厂家或是商家给劳教所的数万元或数十万元却被他们中饱私囊。在那样的环境下,劳教人员都同奴工似的低头干活,管教就是监工,监视大法弟子不准交谈,不准休息,上厕所也要由管教跟着,每次的车间奴役,大家都劳累不堪,年轻的都受不了,何况年纪大患有高血压等各种病的老年人,更是劳累痛苦不堪。外出奴役都一律排队,管教要求队列整齐,步伐一致,口号洪亮。如果管教觉的声音小了,步子稍有不整齐时,就要被管教骂和罚。请问世界上有哪个国家这样对待老人的?

我们不是罪犯,都是修“真善忍”的好人。当劳教所的上级要调查女子劳教所的劳教人员的奴役时间时,分管劳动的大队长竟要求所有的劳教人员说假话——只劳动六个小时。劳教所中的大法弟子连廉价劳动力都不是,而是无价的劳动力。邪恶管教们用各种方法迫害大法弟子,目的只有一个,就是让大法弟子放弃自己的信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