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京女子劳教所及木兰县公安局对我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二月四日】我是黑龙江省木兰县大法弟子,今年四十六岁。我于九九年一月一日开始学炼法轮功。那时天天沐浴在佛光里,真是一天一个飞跃,象火箭一样往上冲,身心发生了巨大变化,这种情况,人的语言真是无法表达。

“四二五”学员上访我还不懂是怎么回事,渐渐的到了“七二零”我才明白了。对电视、电台、报章杂志的造谣中伤和当地警察对我们的骚扰,我感到气愤,这么好的功法为什么不让炼?为什么无中生有诬陷我的师父?“大法好师父好,你不让炼我就炼”,当时就是这个想法。

我和同修第一次到北京信访办上访是第二年的正月。在信访办门口,被木兰县公安局主管迫害法轮功的局长聂中奎和政保科的孙凯抓回二十二人,被关押在木兰县第二看守所。看守所非常冷,窗户上的冰霜很厚,我们背靠背坐在板铺上熬过了第一个晚上。第二天我们就开始学法炼功。警察一次次的逼供,那些犯人的无理谩骂,都没有动摇我们。为争取学法炼功环境,我们全体炼功人绝食反迫害。为了干扰我们,警察用扩音器放出了非常怪异阴森可怕的声音,到了夜晚,值班警察喝酒耍酒疯,谩骂、殴打刑事犯,骚扰我们,不让我们睡觉。一天,我被叫到了县公安局。哈尔滨市公安局来的两个警察对我刑讯逼供。他们体罚我,用脚踹我,用低级下流的语言污辱我。木兰县公安局的张文喜也用污秽下流的语言谩骂我。好几个大法弟子遭张文喜暴打,打的非常重。在看守所我们吃的是给猪准备的饲料,污浊的汤里面有几片白菜,后来白菜都没了,只有混汤。在那里我被关了八十三天,勒索家里三千元钱,不给任何收据。

从看守所出来后不断的遭到警察的骚扰,蹲坑、搜家,我们无处讲理,只好又去了北京走上了天安门。条幅不够,我就拿了一把不干胶,上面写的是:“法轮大法好” 、“真善忍好”、“法正乾坤”等,当时的天安门警察、警车遍地,我向空中扔出了不干胶,高喊:“法轮大法好!还大法清白!还我师父清白!”警察抓住我的头发把我拽上了警车。在警车上,我的泪水不断的流,心里一直在喊:还大法清白!还我师父清白!

二零零零年一月一日,我们再次上北京,我在永定门附近街道发真相资料,被不明真相的世人举报,北京的恶警把我抓进北京崇文区看守所。警察审问期间,木兰县公安局政保科的孙凯去了,和警察说了我的情况。他走后,审问我的那个警察语气就变了,我知道孙凯说了我很多坏话。最后以莫须有的罪名对我劳教一年半。那时去北京的大法弟子太多,各个看守所都人满为患,关了好多大法弟子。在崇文区看守所,刑事犯睡觉占了很大的地方,我们好几个大法弟子只睡在一个小地方,一个头向上一个头向下,侧起身来睡。我被关押四十三天后被非法送到“调遣处”。

“调遣处”是个真正的人间地狱。一进门就有两排警察手里拿着电棍电我们这些手无寸铁的三个女人。进到院里几道铁门一关上,感觉就象被关在铁笼子里一样,任人宰割。他们先把我们的头发剪的乱七八糟;刑事犯对我们张嘴就骂,举手就打;接着练了半天的队列,腿都被踢青了,东西被拿走了,只剩下一条被子,被分到班里。

那时我在看守所刚刚绝食七天。一个姓郭的女警察,把我叫到她的办公室,刚进屋她就用电棍电我,我的头和胳膊及手臂都被电坏了。恶警逼我们看诬蔑大法的录像、逼唱恶党的歌曲、背监规、背恶令。那里的警察发出的喊声不是正常人的声音,感觉就是地狱里的鬼在叫。整天超负荷的劳动;经常搜监,东西被掀得乱七八糟;吃饭、上厕所时间非常短;一间小屋里挤满了人,不许说话,在外面不许抬头;到夜晚,地上、过道都睡满了人,一动不能动,有人看着,我爬到床底下,用自己的棉鞋当枕头,睡了二十天。这期间不让往家里打电话,不让写信。家里人不知我在哪里,到处打听,得不到任何消息。

有那么一天,气氛紧张的好象天要塌了一样。警察没好气的喊着我们的名字,把我们许多男、女法轮功学员戴上手铐,押上警车,送往大兴县。女学员被送往北京女子劳教所;男学员送团河劳教所。

我被分到北京女子劳教所五队,队长叫陈秀华。这里没有调遣处那种紧张气氛,警察用伪善欺骗人,故意造成一种心理反差,觉得这里不那么严,挺好。检查、搜身是常有的,从我被抓不知被搜了多少次身,每次搜身所有的衣服全都得脱掉,内裤、乳罩都检查,在那些黑窝里,人格、尊严什么都谈不上。我被分到七班。负责七班的警察就是五队队长陈秀华,后来换了一个叫郑秀英的。

刚到班里,那些犹大马上就过来讲些歪理邪说。后来又有假经文在那里传。由于当时学法少,法理不清,加上人心,看到班里十几人几乎全部被“转化”,我也就“转化”了。这是我永远的耻辱,背叛了师父、背叛了大法,走了旧势力安排的路。后来我知道,当时女子劳教所关押了将近一千名法轮功修炼者,有高干、工程师、大学教授、大学生、工人、农民,凡是不“转化”的,被送到“集训队”,不知对她们用了什么残忍的刑罚,没多长时间就又有些“转化”的。多么邪恶的地方,他们就是要从本质上毁掉人。因为当时被关押的人太多,每间屋里都装十多人,潮湿的房间里,除了刑事犯之外,“转化”的身上都开始长疥疮,奇痒难忍,我也长了。这疥疮拖了七个月才好,身上留下了很多疤痕。我在那里熬过了十六个月的度日如年的日子。

回到家中,才知道丈夫早已把一个小姐领回家中,并要求和我离婚。我好言相劝无用,最后跟他打,跟他闹,都无济于事,拖了三年还是离婚了。当时儿子十几岁,正需要母亲照看的时候,可恶党迫害的我不能在他身边,无法履行我对儿子的责任和义务。

我修炼真善忍做好人没有错,是江泽民及恶党毁了我的家庭,使我及家人的身心受到了极大的伤害。象我这样被迫害的法轮功修炼者成千上万,至于被迫害致死、被活摘器官焚尸灭迹的还不知有多少。

善恶有报是天理。劝那些至今还在追随江泽民及恶党迫害法轮功修炼者的恶人、恶警赶快猛醒,认清形势,不要被眼前的利益所诱惑,不要继续迫害法轮功修炼者去充当江泽民及恶党的替罪羊,将功补过,善待大法弟子,给自己及家人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