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为了救度珍贵的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二月六日】虽然我们还有很多不足,还有人心和不坚定的时候,但今天的大法弟子真的成熟了!因为走到今天,我们已深深认识到,如果大法弟子刚开始就做好,这场邪恶的迫害就不会发生,即使有旧势力,它们对抱着神念的大法弟子就没有考验的理由。

如果大法弟子时时把自己当作大法造就的新宇宙的生命而心怀众生、无私无我,就不会有那么多的怕心、疑心,阻碍着我们要走正的路;如果大法弟子从得法后就能在一思一念、一言一行中展现大法,就不会经历那么多的关难与风雨;如果大法弟子面对着修炼中的一切过关与考验,都能听师父的话,明法理、向内修、展神通,就不会使迫害加剧而且直到今天还没有结束。如果大法弟子从内心真正明白正法度人的只有师父,我们也是被师父用大法所救,只是肩负着重大的责任与使命,那就只有做好的份儿,而不会被人的分别心、欢喜心、显示心所扰,导致那么多血的教训;如果我们能很好的理解师父赋予我们的不脱离常人社会而修炼的修炼形式,就不会因迷于人中或只顾做事而忘记修炼,带来不必要的损失。

走到今天,我们已深深明白,使我们成熟的不是那么多的关难与风雨,那一切的发生恰恰是作为大法造就的生命却不符合法而带来的耻辱;使我们真正成熟的是师尊讲给我们的博大精深的大法法理,是师尊一次次的谆谆教诲,是师尊慈悲的呵护与点悟。师父巨大的付出、操尽了心,终于让我们学会了修自己,一步一步的成为了凡事在法上衡量的大法徒;伟大的师尊造就了伟大的法,伟大的法造就了了不起的大法弟子!我们已经是新宇宙的生命,我们今天的存在,只为众生,只为冒着天胆来世间得法的可贵世人,尤其是那些在为大法的洪传助一臂之力的珍贵的生命!

一、大法弟子正念十足,才最有利于众生的得救和回归。

由于学法不足,很久以来,只知大法弟子与师父有巨大的缘份,有助师正法的洪誓大愿,只知现在的世人都是师父的亲人,是高层来的生命,是大法弟子要救的人,但却不知他们也是抱着对大法坚定的信念、他们认为正法必成冒着天胆下来的。抄写过一遍《美国首都讲法》后,才知道自己被常人在世间的表现迷惑了,真的很伤心,为不知自己远古心愿的迷中世人,也为自己不能全力救度众生。如果大法弟子没有正念,做不好,就有可能使抱着对大法坚定信念的众生失去未来呀。

一天下午下班,准备去一同修家教电脑,在过马路时因车多停下来,刚停下车子,在同方向两三米远处同时停下一辆摩托车,骑者穿着制服,象是一个警察,开始并没有想什么,因过往车多,还是过不去,那警察也不看车过马路,也不前行,就往这边看,我脑中画了个问号:他怎么还不走?巧的是这时身边停下一辆想过马路的自行车,是一位同修的姐姐,我转向她微微笑了一下,她刚要说话,可能看到那警察了,就“噢”了一声没说话。我这时已是正念不足,想到可能是干扰,但还是放弃了去同修家,理由是为了同修的安全。我调过车头不过马路,继续前行,到前面不远的超市买东西,这时没再见到那警察。买东西时就一直想:怎么遇到问题就少了正念,遇到困难就绕着走。

晚上学《美国首都讲法》,在整点发正念时忽然清醒,知道作为大法弟子应该怎么做。为什么不听师父的话呢?当我把警察想成坏人时,我不是把他向坏人推了一把吗?我不但没有在一走一过中把慈悲留给对方,反倒把他假设成了迫害者,如果因此,大法弟子没能证实法、没能做了大法弟子应该做的事,这是不是已经造成了干扰正法的事实?而这干扰事实的本身,是大法弟子不正的一念促成的?那么,这个警察是不是就成了大法弟子这不正的一念的受害者?旧势力会不会把这作为淘汰他的借口?即使他是另外空间生命操纵的,大法弟子却没有正念解体操纵他的不好的生命,没有把慈悲、美好留给他。师父讲过见到我就让你受益,就让你起善念的这一法理。如果大法弟子能时时刻刻保持正念,让见到大法弟子的所有生命起善念,让他受益,我们强大的正念之场,就能解体这个生命的不正的因素,有利于世人的被救度。如果一个生命被大法弟子的正念之场所控,从而阻止了众生对正法的干扰或犯罪,那不破除了旧势力对众生的起负面作用的安排,从而也救了众生吗?让我们正念对待每一个为法而来的生命。

修炼九年来,虽然自己经常能把自己当作修炼人,但有时也会在常人生活中,忘了这一点。尤其是回到自己家里,会放松自己的正念。虽然觉的自己对名利已放下了,可当丈夫在家里说起是否升职时,还是被带动,还有要得到好处的心,还有争斗心,虽然嘴上劝的都是看淡得失的话,可内心还是想得到。把这当镜子照一照自己在修炼中存在的问题,在讲真相中怕自己讲不好,首先考虑的还是自己,而不是众生的能否得救和安危;在对亲戚或同事的劝退中,因过去给他们讲真相时他们总反过来劝我如何如何,造成我的反感,因此不想做,或做了也容易被对方刺耳的话带动,起急躁的心,而不愿再说,放不下的还是怕别人说自己的心。而且有几人在人中都是公认的本份人,可他们在“三退”问题上却出人意料的固执,我就起了埋怨心。总是把自己和常人分别起来,我是大法弟子,我做的好,好象是证实给常人看,别人不表扬,心里自己也要表扬表扬自己:只有大法弟子才能做这么好。当自己站在法上衡量,这都是自己把自己置于修炼之外造成的。

通过学习师父的《美国首都讲法》,摆正了与众生的关系,能用正念对待家人了,当我转变观念后,我能和家人溶洽相处了,不再怕这怕那,当然自己具体要做什么不必要告诉他,那不是真的对他好,关键是心态不同了,结果是他也想不起来進屋看你干什么,有时自己一边做着事一边不好的心也在翻腾,怕他進来,我就正念解体这不好的物质,并正念提醒他明白的一面:你也是想在大法洪传时期助一臂之力的,只能在正法中起正的作用。当把家人当作在正法中起正的作用的生命后,有时间的时候,就会发自内心的给他讲点明慧、正见网报道的小故事、传统文化及大法弟子在国外的讲真相活动,觉的这是他应该知道的,他也是为这法而来的。平时也注意了怎样是真正的对他好,大法弟子做的符合法,才是真的对他有益。当自己改变了对众生的认识升起正念后,发现家人正的一面越来越多了。

十月九日晚聆听师尊《对澳洲学员讲法》后,对大法弟子的正念有了更深的认识,其中师父讲到正念不足,不好的因素就出来。师父讲到了在大法弟子强大的正念之场下,什么特务都能成为大法弟子,大法弟子没做好,就不能使他变好的法理。师父还讲到大法弟子正念十足,迫害大法弟子的所谓考验统统解体了,修炼中有漏、有执著,做不到。

作为众生得救的唯一希望,大法弟子一思一念的纯正,行为的纯正,将关系到不同宇宙众生的是否得救,关系到大法在世间的直接体现。整个大穹都是这法造就的,没有法就没有一切,觉悟的生命是会知道大法的无穷威力的,但大法弟子能理解多少法,能符合大法标准做多少,却是法在人间的直接显现,这场迫害依然存在,正是大法弟子没有做好,不能在世间展现大法威力的直接反映。

我们是修炼人,认识到不足就一定要改,以前我们不能正念十足,那就从现在开始越来越多的符合正法对我们的要求,直至同化真善忍最高宇宙特性,正念十足的救度众生,和得救的众生一起回归新的宇宙。

二、意如金刚,更好的救度众生

走到今天的大法弟子,越来越清醒这不是一场人对人的迫害,基本都能正念否定旧势力的这场迫害。既然一切邪恶的根源来自另外空间的操纵,那么发正念、展神通,坚定除恶就十分的重要。在这方面,自己也没有听师父的话,一忙一懒就忘了或错过了整点发正念。有一次发正念,就觉的另外空间没有什么成形的生命,但似乎有一只手从高处往下扔黑乎乎的东西。试想,如果你正忙哪,没有发正念清除,那脏东西就在你空间场中存留了。如果全球大法弟子统一发正念时,你不能按时发,那邪恶什么时候除尽?看不见就不相信,看不见邪恶邪恶就不存在吗?

我们不能把发正念当作一种形式,执著自己发了没有,或发了几回。切切实实的把自己当作正神,在展神通,除恶,救度众生,使恶的生命不再有机会行恶,使世间生命少受或不受邪恶生命的操控,从而不对正法犯罪而留下来。我们整体统一发正念,那一刻是大法弟子的整体除恶,是展现大法弟子的威力,救度众生的壮举。参加了,那是无比的荣耀,错过了,那将是怎样的遗憾与污点。师父选择了我们,我们就一定行,我们就一定能达到师父所要的,因为师父要给予众生最美好的一切,我们只能正念坚定的做好。

关于发正念,我想大陆同修还要注意破除无神论的影响。因为长期被党文化污染,从小开始就把神、佛、道等传统文化当作封建迷信,一提这方面的字、词,头脑中就会升起轻视、不信、甚至反感,生怕自己与这些有什么关系。这正是受了邪党反天反地的毒害的结果。我们一定要在这方面树立正信。要知道历史上的一切都是为今天开创的,做准备的。

大法弟子发正念是展神通清除另外空间的邪恶因素,那么我们在世间证实法、救度众生中也应展神通,制止世间的邪恶。历史上有许多神仙故事,如家喻户晓的济公,曾在世间展神通惩恶扬善,我想作为修佛的修炼人,不是他自己本身有什么神通,而是他坚信佛和佛法,他根本就没想过会不灵,所以在做的正时次次都显示神通,很灵。这些文化能与今天要在世间救人的大法弟子无关吗?师父多次讲法中讲到过正念的威力、功能,如果我们真正的信、真正的做,那恶人怎能还在大法弟子面前逞凶哪?世人在现世现报的事实面前能不警醒吗?师父说现在的人为了得法聪明的了不得,师父把他们的智慧都给打开了,可他们都没用到正地方。我想如果世人看到迫害大法弟子就是迫害他自己,他们怎能不停止呢?师父赋予我们的正法口诀是威力无边的,是宇宙的真相、真理,是为了制止和减轻邪恶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同时我理解也是归正旧宇宙变异了的不现世现报的理。那么我们发正念已六年多了,为什么现世现报在世间没有大面积的发生?我想很大成度上是因为大法弟子的心性没有达到应有的标准。我们大都已修了九年以上了,我想随着师父的正法進程的加快,不大有可能再修个九年了,我们没达到渐悟,我想是我们修的有问题呀,人心不去,心不纯净,目地心还那么强。

目前同修被迫害案例还很多,刚刚获悉我市一位同修被迫害致死,我觉的大法弟子修炼不好已影响了救度众生的大事,我们必须神起来,为了众生的得救,立即终止邪恶的迫害!师父说其实已经没有了旧势力,只是那些安排的因素在起作用,不足以考验大法弟子。大法弟子要正念正行,走师父安排的路。我们再也不能让师父恨铁不成钢了,师父着急,众生着急啊。

如果没有这场迫害,我们救人的方式会怎样?表现上来说可能更平静、更广泛。而这场迫害发生了。大法弟子永远是堂堂正正的,因为是在救人,但表现形式上就不能只想自己,而更应为众生着想。因为邪恶迫害大法利用的就是谎言与暴力,那是人最怕的东西,而对于不执著于世间得失与苦乐的大法弟子,那些只不过是掠过太阳的一丝阴云。面对着被邪恶先入为主用谎言毒害的世人,我们怎样才能救了他们?有个比喻或许不恰当,比如有一个人被灌了许多酒醉醺醺的,掉到了泥潭里,你要不出手相救,他就有生命危险;如果你救他不讲方法,他因此时不理智可能会伤了你。为了他真正得救,你就必须讲方法。注意方式方法,是对他真的有益,不是怕他。

当我们明白了注意安全是为了众生,我们就不能不做到了。因为我们在世间的一切都没有为私为我的任何因素。大法弟子有师在有法在,世间的一切没有什么能使大法弟子产生怕的,其实是众生怕。众生明白的一面是担心自己不能得救的。作为大法弟子必须首先想到众生,我们的第一念都是为别人,做的事别人能不能理解,能不能承受,即使真的为对方好,也要在语气方式上让对方能理解能接受,才能救了人(其实很多时候不是人在说什么,是背后的因素,我们正念坚定的清理那些不好的因素,人这边就会变)。因此,为了不给邪恶操纵世人对正法犯罪的机会,我们一定要注意安全,注意修口,想想说出这话对整体证实法是否有利,对同修是否有利,对众生是否有利,否则这话还是不说的好。我们提高心性后会发现,自己真的说了很多和实际工作实际生活没关系的话,如这同修家如何,那同修如何,带着那么多没用的心,如何能有清净心。如不要赶大集似的去同修家(尤其是农村的同修,做资料的同修),不要在常人休息时间声音、响动太大(即使是读法,做资料),不要随意的向常人(包括)家人讲同修的名字、单位、住所,及评论同修;在同修间,也不要为了鼓励同修而讲自己如何如何,也不要说其他同修怎么怎么好,做了多少多少,不证实自己也不要证实同修,每个人做什么都是他自己应该做的,不需要别人肯定的,师父和众神都看着。

大法弟子有一定能救了人的金刚之志,有救人的大智慧,有在法上圆容世间环境的慈悲之心,一定能更好的救度众生,不让对大法弟子寄托厚望的世人与众生失望。

三、清醒对待师父赋予我们的修炼形式

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们要清醒认识到,目前阶段我们不只是人在常人中修炼要成佛、道、神,而是大法造就的神,在旧宇宙坏灭的最后时刻救度众生,虽然根本上是师父正法度人,但大法弟子是在助师正法。师父讲过不可能是一个佛坐在这给你讲法的法理,今天的大法弟子来在人间就是要以人的存在形式救世人。世人要走入未来与新宇宙是有标准的,是要看这个生命对大法的态度的,因为新宇宙就是真、善、忍宇宙特性构成的,不认同真、善、忍的生命,真的到那里自己就得解体,因此大法弟子才要讲真相,才希望世人从谎言中走出来了解大法好的事实,表面上是求得世人的支持和理解,实质是帮助世人在这个关键时刻作出了正确的选择。这是师父对众生的慈悲,我们肩负着这么大的使命,我们不只要做个好人,还要做个好神,多多救人的神。要做到这一点,我们就得随时保持正念,达到师父要求的用人的正念保持和人一样但已是神的状态。其实大法弟子与世人已完全不同了,因为我们通过大法修炼,找到了我们真正的自己,找到了自己应有的本性真、善、忍,知道了我们从那里来,知道了我们要去往那里。而这一切对世间常人永远是团迷。确切的讲,我们对生命的意义已不迷不惑,那么你还是个普通的人吗?我们已经是大法在人间的护法神了,那么我们就得用本性的一面也就是修好的一面主动助师正法了。

在写到这个标题时,我才省视到自己有很多时候是随着旧的理、人的理在修炼和做证实法的事的,是不符合大法修炼人标准的。由于在这方面的法理清晰了,今天上班时就清楚的用真善忍衡量自己的思想与言行,能摆正与人的关系了,表面上没什么变化,但自己知道已溶入法中,不是那么飘了,而且有了大自在的感觉。踏踏实实的修我们自己,溶于法中,正象一九九九年同修写的一篇体会中说的一样,修的越高你越觉的自己渺小。

四、清醒认识证实法的项目是工作不是修炼

在聆听师尊《对澳洲学员讲法》前,一直把证实法的事当作修炼的一部份,把证实法的事做的多少、做的如何,看成修炼的如何,结果是只重视证实法的事,忽视了修炼,有时不学法、不炼功,结果是法学不好,事情也是拖拖拉拉,事倍功半。

听了师父的新的讲法后,才恍然大悟,原来大法的工作也是工作,我不能只工作而把学法炼功的时间挤占了,长此下去那不是救不了别人还把自己弄丢了吗?

现在知道了要坚持学法、炼功,同时做好大法的工作。师父要我们做好工作,使我看到了自己过去用人的观念衡量事物,大法工作中有的自己觉的不重要的事就往后拖,有的事就拖忘了,或时间太长自己就放弃了。那不是没做好工作吗?大法的工作也是要有质量、有效率的,没人督促,没人约束,就可以做不好吗?那就不是修炼人了。我接触的大法的工作就两方面,一是满足同修证实法的需要,如下载资料、师父的经文、改字用的字、教电脑、装系统等,二是世人的需要,发“三退”声明、制作真相资料等。由于时间长了,有时不能严肃对待。今天当第一次统计一下大法工作时,才发现这些看似平常的事,都是大事,现在的大法弟子那就是未来不同宇宙的王、主,现在的世人,都是认定“法一定能度了他们”的不同层次的神,这不都是天大的事吗?

五、一点想法和建议

目前,我们地区的学员,大家如一个粒子团,在正法洪势中紧跟正法進程,做着每个人应该做的。但每个人的情况还是有很大的不同。一部份个人修炼坚持的好,讲真相发资料做的好,也能坚持参加小组学法。他(她)们大多是一九九六年前得法的同修,学法炼功形成了机制,任何情况都坚持的好,凭着对师对法的正信,去讲真相、劝三退。虽然有的同修讲不出多少道理,但做的就是好。就如这次征稿,我提醒同修写体会,同修乐呵呵的说我不会写,我说怎么做的就怎么写,她还是乐呵呵的说做了也不会写。所以,我们法会的交流稿中真的少了一批修的好的同修的辉煌历程。另一部份同修能明师父的法理,走在正法進程中,但个人修炼不扎实,时而精進时而不精進。这部份同修中一九九九年前后得法的多,年轻同修多,家境好的同修多。条件好我们可以利用来更好的救度众生,决不可陷入其中。不把大法放在第一位,对常人中的任何东西执著,都有可能把修炼人毁于一旦。在此提醒和我一样在修炼上只能算中士的同修。

还有一部份同修,好象还是在感性上认识大法,还在感受大法带来的益处,不能真正改变自己,决心修炼。对师父正法理解不足,只接经文和周刊,平时就是学法、炼功,三件事只做一件。建议这部份同修赶快和周围同修联系上,把三件事做好,我们现在的修炼是做好学法、发正念、讲真相三件事,缺一不可,不做那一件都不能称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们不能只在大法中索取好处,我们还要在邪恶破坏法时卫护法,清除邪恶,救度众生,现在的大法弟子就是付出,全身心的付出。宇宙正法这样的万古机缘,再也没有了,我们不快往回修,还有机会吗?真相大白时看着修的好的同修随师圆满回归,真象师父说的我们坐地上哭都哭不出来了。唐三藏西天取经,经历了九九八十一难,如果在那一难前他后退了,他能取得真经吗?相对于佛法无边的真相,取经路上邪恶变化的妖怪算的了什么呢?只要不怕它,自有神佛庇护。面对邪党的这场迫害,你只要把自己当作大法弟子正念正行,又有什么放不下的?人要与神斗,结果是自然的。我们坚信师父讲的宇宙真相,就不会被眼前的所谓形势所带动。三界都是为大法而存在,我们才是主角!我们就听师父的话,那一定是对自己最好的,对众生最好的!

据我了解的情况,我市及周边县,被非法关押迫害的同修还有二十人左右,我们的家人被迫害,我们该怎么做,相信同修们都知道。值得注意的是,我们要克服消极、麻木、懈怠等不正的因素,行动起来并持之以恒,不抱任何有求之心,利用各种方式,能清除多少邪恶就清除多少,直至灭尽;能讲明白多少人就讲明白多少人,明白真相的人不都是活传媒吗?

带着没有做到有力营救同修的惭愧和未最大限度救度众生的愧疚,即将结束这篇心得体会,我们能做好的时间与机会还有多少?众生被救度的时间与机会还剩多少?这是我必须回答自己的问题,我想在以后的每一天,都应该问问自己。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