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师信法无难关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二月七日】在学了师尊《法轮佛法—对澳洲学员讲法》过后两天的一个凌晨,即二零零七年农历九月十五日早上五点,自己突然从睡梦中痛醒,发现自己头痛的厉害,呼吸相当困难,整个胸部象一块石板,全身冰冷,当时认为事态严重,赶紧发正念,并请恩师加持弟子,到早上全球大法弟子发正念后,自己觉的减缓了许多,这一天就这样度过了。

到了当天下午五点钟,自己真的没想到会有比早上更严酷的关要过了。头胀痛的象要爆炸似的,心胸开始象刀捅一样的痛,最危险的是不能吸气,不能出气,全身丝毫不能动,只要一动,胸口就象刀捅一样的痛,常人称为急性心肌梗塞,一下就没命。从下午五点到晚上十一点这段时间,我一丝都不能动的在每秒每秒的咳声中度过,不咳就不能出气,呼吸就会停止,咳一声都不能长,只能半秒钟,并伴全身冷汗,全身冰冷如铁,就这样煎熬到晚上十二点全球大法弟子发正念,自己才稍觉轻松点,就这样在师尊的呵护下度过了难关。

通过这次病业关自己认识到以下几点:

一、任何时候一定要信师信法,要时刻保持正念。

这次关出现前(十五日半夜二、三点许),得到点化,在梦中,我在一巨石上打坐,突然听到自己头顶后方有谁喊了一声,自己本能的向后方看了一眼,只见身后深不见底,当时有怕心,但还是稳坐着一动不动。自己对这次关严肃警觉,时刻要正念,要正悟,要信师信法,不能动半点人心,成与毁就在一念之间。在我最难受的下午五时到晚上十一时许这段时间里,自己想的最多的就是师尊的法:“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洪吟(二)》)。

二、在任何难关中,大法弟子要遵照师尊教诲,遇事要向内找。

在这次过关最难受的时刻,自己头脑中飞速的象放电影似的反映出自己十年来的修炼镜头,特别是近两年来的自身好多不在法上的镜头,自己飞快的总结出:1、没有修去自己不在法上、被党文化变异的人心,没有修去用旧宇宙的法理衡量事情、只想改变别人、不想改变自己的人心。表现在对自己的亲戚及家人没能用修炼人的善来对待,用一句不负责任的话“不恨他(她),也不爱他(她)”这样的语言来为自己为私为我开脱(实则对他们有意见、看法),所以自己走到了危险的边缘。2、对发正念认识不足。今年以来,自己发正念经常犯困,有时走神,时间大多十到十五分钟,多数十分钟,象完成任务一样,所以邪恶乘虚而入。3、没有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好该做的救度众生的事,师尊多次讲法中说过:大法弟子只有救人的份。在这最后值千金值万金的时刻,自己真的是没有认真领会,认为真相也在讲,三退也在做,资料也在发,这些都是完成任务似的,自欺欺人的认为自己跟上了正法進程,其实,冷静想想,自己并非按师尊讲法中所要求的要用心做好大法弟子该做的事(不是原意),恰恰相反,由于自己的怕心、私心等各种人心而使好多有缘之士错过了一次次被救度的机会。

三、同修间要相互配合,形成圆容不破的整体,更好的解体邪恶对大法弟子的迫害

由于难大,到了晚上九时许,我老伴(同修)通知了本村组的一位同修来加强我的正念,帮助发正念,该同修平时修炼认真,视同修的事为自己的事。该同修一到我家就用师尊的法来加强我的正念,并长时间发正念,过了一段时间后(即十一时许),我感受到了一个较大的场,真正的正念之场,虽然我身体痛苦,但精神很好,同修在十二点全球整点发正念后回家了,这时我已经能在全球大法弟子强大的正念之场作用下静心用意念发正念了,这时,我已好多了。所以,同修间的配合在证实法中是不可少的。

最后还谈几句感想:

由于自己文化低(初中一年级),人心较重,认为自己是九九年前得法的弟子,到这个时候还消业。本不想写这篇文章,向内找一下,认识到这个心不对,应该要写,在写的过程中暴露出自己的不足,去掉不足,更好的提高自己。

师尊给了我不知有多少次生命了,用感谢、谢谢等词是难以表达我对师尊的感受。我是流着泪写完这篇心得的。现在我只能用一句话说:在今后的修炼路上,弟子一定要用心修正自己,认真做好师尊交待我们的三件事,兑现自己的史前大愿,向师尊交一份满意的答卷!

顺便也想跟与我有相似情况的同修切磋:在任何时候,不管关、难多大,只有坚信师父、坚信大法!不要有半点人心,特别是过关的关键时刻,一不坚定,不相信师父和大法就会相当危险。我们地区已经出现了一部份同修因为过不去关而早走了,这是我们的损失啊,特别是现在还在过病业关的同修,我们一定要严肃对待,不给旧势力钻空子,不要出现象我这样的状态的唯一途径就是遵照师尊的法去做,“越最后越精進”。

修炼不精進,好多不足还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