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让我找到心灵的归宿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二月八日】我和丈夫都是通过接触心理学而对探索心灵产生兴趣,在不断的向内心寻找答案的过程中走上修炼之路的。人只有先经历一些痛苦的事,才能猛回头,才会觉的真理的可贵,才有足够的动力找寻心灵的出路。人生最大的痛苦莫过于心灵的痛苦,回想得法前后的经历,我发现过去的体验其实都很值得。

我五岁丧母,七岁有了继母,而十五岁时,继母又病故,这两次人生变故对当时的我打击很大。父亲本来性格极内向,又遭遇两次丧偶打击,由于无法释怀心中的痛苦,形成了自卑和压抑的性格,在家庭教育中暴力倾向较重。在这样的环境中长大,我渐渐发现自己有许多地方都与同龄人“异样”,也就是出现了心理问题,却找不到人开解。

工作后,我认识了现在的丈夫,他父亲早故,也是单亲家庭的孩子。他为人真诚、善良,也与我一样发现自己有心理问题,并从十几岁时就阅读各种心理学书籍,寻求心灵的出路。他为我介绍心理医生,并在生活中耐心的照料我的身心。长达几年的时间里,那些问题一个接一个解决,我认识到“性格决定命运,幸福使人善良”的道理,并对心理学产生了兴趣。

我丈夫早年接触过基督教,没有加入任何教会组织。他相信神是存在的,对圣经中耶稣的教诲感触很深。在他影响下,我也开始看《圣经》,有时看的眼泪直流,确感对神的真实信仰对救赎人心有着非常神奇的作用。二零零五年,我开始接触瑜伽,虽然不懂它的内涵,也没有心法作指引,只是类似于健身的练习,但我感受到从未有过的宁静和放松,身心状态变好。通过两年多的练习,我开始越来越深的感觉到人灵性层面的更高存在形式。二零零六年,我通过网络更加系统的了解了“身心灵”的知识,其中许多是将传统中医和佛经中的道理结合起来所形成的。我内心知道人生大致该往何处去了,却没有找到一种具体的進入方法。

二零零七年一个偶然的机会,我看了《李有甫从大师到徒弟的传奇》一文,觉的世上能有这样好的修炼功法太好了,可因邪党长期打压,我身边接触不到大法的书籍和相关讯息。我把感受给丈夫讲出来,没想到他一年前已经通过“自由门”接触过大法并开始修炼。我这一问,他觉的机缘到了。“五一”长假的几天里,他为我下载了师父讲法的录像,我当时就有一种很强烈的感觉,那些以前内心一直纠缠不清的问题,终于豁然开朗了!大法就是我人生中一直在找寻的真理!

得法后的日子里,我放弃了瑜伽练习,通过不断学法、炼五套功法,随着以前心中的思想业和执着心不断被自己明明白白认识到、消除掉,身心状态有了神奇的变化,这些变化就实实在在发生在自己身上。

一、外求之心转向内求

我从小生活在母亲早逝和父亲变异的教育观念里,内心一直缺乏安全感。丈夫是第一个令我感觉到家庭温暖的人,但强烈的依赖(私心)令他在家庭中承受了过多压力,甚至想结束这段婚姻,而我又一次陷入了极端痛苦中。当看了师父讲法后,我明白了依赖其实是一种强烈的执着心,人越是外求什么,就越是得不到。我开始在自己内心中去寻找慰藉的力量。我发现越不依赖他人,越是学会放手,内心的力量就越强大。在有时心中升起无助的消极念头时,我想起师父、想起大法,信心便增强起来。我相信修大法是唯一的正道。二零零七年,我和丈夫的关系终于有了良性的转变,我的转变重建了他对这段婚姻的信心。我想起师父所讲的,“不是从物质利益上使你真正的失去什么。恰恰相反,就是在常人这种物质利益当中去魔炼你的心性,真正提高的就是你的心性。”(《转法轮》)失去的都是不好的东西——业力。

二、能不能心不动

我在接触大法前的一年中,曾认识了一位佛教修行的朋友,她上师是藏区的一位寺庙住持(称****“活佛”)。我通过看她上传的文字和图片来了解藏传佛教,渐渐对这位西藏喇嘛产生了景仰之心。有一次,该“活佛”来看望他的弟子们,虽然当时我已得法,但还是有一种想要见他的冲动,于是丈夫陪我去见了他。

第一次近距离与他交谈,他的笑容很打动我,非常通透祥和,我不禁哭了起来。我们向他表明自己是修大法的,没想到他对大法不认同,只承认宗教内的才是佛法修炼。他可能是对大法缺乏了解,所以有这样的看法。但我情绪多少还是有些失落,以为能得到他对大法的肯定,这件事其实是暴露出我对大法的信心不坚定,才容易受别人的影响。

在那段时间里,师父一直暗暗点化我。回家后看《转法轮》,师父谈到:“人是很难不动心的。”“看到什么别的门派中的觉者也不动心,就在一门中修。什么佛,什么道,什么神,什么魔,都别想动了我的心,这样一定会成功有望的。”这样好的万古机缘就在眼前,我还对大法信心不坚,觉的真惭愧。通过继续学法,慢慢就不去想他的那些话了。

三、身心发生的神奇变化

我从小体质不好,视力不好,身体容易疲倦和腰酸。每次痛经,常疼的上吐下泻,冷汗淋漓。学法炼功几个月后,渐渐感觉到一身轻,走远路、做家务都不容易累了。

以前痛经时,无论如何都忍不住那种剧烈的疼痛,只能每次吃药止疼。学法后,明白了这是在消业,我开始不吃药了,实在疼的厉害时,就反复念师父讲的“难忍能忍,难行能行”,竟忍过去了。疼痛过去之后,感觉身体轻快不少。渐渐的痛经的次数越来越少。

我过去是七百多度近视,三年前做过激光手术,视力恢复很好。因为我被高度近视折磨怕了,所以对视力非常关注,这也成为一种执着心了。有一天,我突然发现右眼视力下降了,还有干涩和不舒服的感觉。我当时很紧张,就把以前没用完的眼药水又点上了。虽然知道这样做有问题,可强烈的怕心还是占了上风。一周后,实在觉的矛盾,就与丈夫谈出了自己内心的怯懦感受。他讲,我担心自己的眼睛出问题,已经是执着了,师父在为我清理身体,可能各种状态都会从身体中反应出来,这是正常的,如果我再继续用药,不是适得其反吗?

他真是一语点醒梦中人,原来我把对身体的执著心都集中在眼睛的关注上了。信仰可以使人最终放下对生命的执着,许多同修都经历过。可我连这一点都放不下,以后还怎么修啊!理一悟到,第二天我明显感觉身体中有许多不好的东西离开了,以前非常虚寒的身体,竟在这个奇寒的冬天不怎么怕冷了!眼睛后来也没有不适的感觉了。

由于篇幅所限,学大法以来发生在我身上的许多奇迹不能一一道来。感谢大法给了我心灵的归宿。

以上是我修炼大法后的一些体会,如有不妥之处,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