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齐哈尔市劳教所的洗脑和奴役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二月八日】2001年9月到2003年3月,我被非法关押于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劳教所。在那里,我遭受了野蛮的洗脑,还被强迫在有毒环境中进行奴工劳役。

我刚被送到劳教所,恶警就将我关在强行转化的房间里,房间住着四个人,另外三人是被强行洗脑后协助警察做转化的帮凶人员。起初警察和帮凶人员都对我很“好”很“关心”,一切似乎都为我着想。两个星期以后,她们发现我不吃她们那一套,她们便凶相毕露、厉声厉色、恶语相加。她们将我与其他坚定的法轮功学员隔离,每天看到的只有警察和邪悟帮凶人员,偶尔的能听到隔壁有人给法轮功学员野蛮灌食。在这里除了谎言、欺骗,没有人和我说正常话,我身心极为痛苦。为了让我放弃对真、善、忍的信仰,她们安排我的家人来接见,后来得知,见面之前警察要挟家人说“她不转化就关她一辈子”,对我则造谣说我的家人要和我脱离关系。这就是中共恶党培养出来的所谓人民警察。我和家人见面时,警察在一边监视,不让家人给我带吃的,从物质和精神上迫害我。

后来,她们逼我背监规,我坚决抵制,后来得知大屋法轮功学员全体抵制,妄图让我们背监规一事破产了。我单独在转化室关了两个多月后,恶警看我实在不转化就把我调到大屋。大屋里有几个坚定的法轮功学员,我们只能用眼神示意,不能说话。我周围有几个刑事犯和邪悟帮凶人员每天监视着我的一举一动,监控器24小时开放,强迫我们看电视造假新闻。

劳教所恶警为了挣黑心钱,逼迫我们到附近一个平房灌农药。有些农药毒性很大,有的刑事犯上一天工回来,鼻子流血、眼睛、脸部浮肿、皮肤皴裂。灌农药应该戴防毒口罩,而我们只戴普通口罩。一天下来,衣服里外都是药粉,没有热水,更没有洗浴设备。开饭前一百多人用一个洗衣盆水里的水洗手,农药根本就洗不干净,吃饭直接用手拿馒头吃。累的晚上睡觉翻身都困难。偶尔的不出工,就强迫我们看诽谤大法的假新闻。不看就强行坐铁椅子。非法超期关押更是常事。

劳教所的伙食极差,八、九个人吃一盘菜,而且只有出工时才有菜,平日多是不削皮的冻土豆汤、白菜汤,碗底有泥沙。食杂店的东西非常贵,很少有人去买。如果有检查团来,小黑板上的菜谱倒是很丰盛。其实,顶多是粥稠点儿,咸菜多几根。劳教所从不供应我们热水,无论是喝的还是洗衣、洗澡,即使是寒冬腊月也是如此。一旦检查团来就让邪悟人员说有热水。

后来我们几位法轮功学员抵制迫害拒绝劳役,警察与刑事犯将我们几人分别强行摁在不同的房间,双手反铐在铁椅子上,双腿被扣上,一动不能动。当时正值寒冷的冬天,房间无暖气设备,窗台上结着冰,不让睡觉,每天只给两个馒头干噎,直到扣的你答应出工为止。还得写保证以后不罢工。怕被别的学员看到,半夜才让我们上一次厕所。有的学员被迫害的手、脚、脸肿的老高,有的学员走路一瘸一瘸的。

这就是我在齐齐哈尔劳教所所遭受的非人迫害,如今那里还非法关押着许多法轮功学员,还在遭受着我当年同样的迫害。希望世界善良正义的人们,能伸出援手,共同维护人权、信仰与人类和平,营救中国大陆所有被非法关押的法轮功学员,使他们早日摆脱中共的魔爪。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