跌倒爬起师不嫌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一日】

一、寻寻觅觅几多年,一朝得法始见天

自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开始,在中华大地悄然燃起了一股气功热潮,各种功法层出不穷,各家各派的气功师不断涌现,各种气功书刊、杂志日益繁多。在一九八六年我上职工大学的时候,与两位同学一起跟着学校的体育老师学起了武术,主要学习陈氏太极拳。当时,我的两位同学(师兄)都有武功底子,而我除对武术感兴趣外,唯一的基础就是上小学时老师教的几个基本的弓马步和几个简单的动作,但也早已忘记。仅凭着对武术的爱好,我就坚持了下来,并且还算学的不错。同时,因为我的老师与当时出演《少林寺》的一个人是师兄弟,而我的其中一位同学又对气功、点穴治病等略有心得,从此后,我逐渐对武术、气功、宗教产生了浓厚的兴趣,并开始思考生命起源以及人生归宿、修炼等问题。期间订阅了大量的气功和武术报刊,阅读过有关儒、释、道家文章,也涉猎过基督教的内容,对周易、八卦也很感兴趣。但是,我总感到这些东西并不是我所要的,因为,武术套路虽然动作复杂、多变,但显然不是最高的,应该还有打坐内修的东西,就象电影、电视或书本上所反映的那样,但现实中无处可求;气功虽然功法繁多,但要学成某一种功法也很难,需要参加气功师举办的各种初级、中级、高级班,劳民伤财也不一定得到真传;而各种宗教,除需要各种宗教仪式外,其经典往往虚玄、令人费解,各种解释性文章似乎并非经典原意……哪里有至简至易的大法大道呢?怎样才能找到不用出家、不脱离世俗就可以修炼提高的法门呢?

就在我心情苦闷的时候,一九九二年七月的一天,我订阅的《气功与科学》第六期送到了我的手中,当时,我的眼前一亮,封面一位年轻气功师的炼功照吸引了我,只见这位气功师慈眉善目,身穿金黄色镶红边的炼功服,打着手印双腿盘坐在草地上,看着感到心里很舒服。我赶快翻到书的目录,得知是“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但书中并没有对法轮功功法及创始人李洪志先生的相关报道,欣喜之余,又有一丝失落感。一九九三年末,我终于在《中国气功》(双月刊)第六期中找到了《中国法轮功》功法介绍等内容。随后,自己就按照书中的介绍练了起来,由于第五套功法比较难炼,我就让新婚不久的妻子读着动作要领,我就一招一式的炼。但由于当时自己悟性太低,又没有人交流,后来就没有坚持下来,但每天在出去晨练时,总是先练一遍“佛展千手法”,自己觉得很好,那时也不懂得什么修炼要专一、不二法门等法理。

直到一九九六年十月份,我才通过朋友介绍认识了本地的大法弟子,正式走入大法,开始了大法修炼。初读《转法轮》时,我是抱着一种求知识的想法看的,老想看看书中有什么新知识,哪些是别的气功师没有讲过的。第一遍看下来,没有发现自己想追求的虚玄的论述,但感觉老师讲的非常明了,怎么能把那么多东西一下都讲出来了呢?要是别的气功师,就是参加他的很多班也不一定能学到的,并且书中提到“度人”问题。我的思想中认为只有佛法才可以“度人”的,那么,这就是佛法?就这么简单就得到了?简直不可思议。原来我苦苦追求的至简至易的大法大道就是——法轮大法。我决心要修炼下去。

二、学法修心心渐安,比学比修天地宽

走入大法后,先后观看了师父的讲法及教功录像,动作逐步规范、标准,也逐渐懂得了大法修炼重在修炼心性,做事情要考虑别人,要时时、事事保持祥和的心态,看淡世间的一切执著和欲望,不断提高心性,做一个好人、更好的人。那时真的感到自己是最幸运的、是最幸福的人。心性在不断提高,当时,我在单位担任财务会计工作,我自觉按照修炼人的心性标准要求自己,常常主动加班加点工作,认真履行自己的职责,只管付出,不求回报。有一次人事科负责劳资的人员在進行工资调整时,发现我的工资少调了一次,当她向我核对此事时,我才知道原来是上一次普调工资时漏掉的,她当时认为我干会计会自己将工资调上来,她便没有给我调整,从而少发了一年的时间。她当时就说过炼功人确实思想境界高,不会把自己的名利看的那么重。

得法修炼后带着喜悦的心情,开始向亲朋好友洪传大法。首先得法的是我的妻子,她在九四年底得了胸膜炎导致胸腔积水、膈肌粘连,经医学专家诊断认为,她的病情最好状态就是维持现状,没有恢复的可能,并且要坚持长期用药,不能干重活、不能生气,还怕感冒,而且长期用药还必然影响听力和肝脏。但是,我妻子得法后不长时间经过师父给清理身体和自己修炼,以上症状就不翼而飞,身体达到了一身轻的状态。她的变化起到了很好的洪法作用,我们的很多亲朋好友陆续走入大法修炼行列。

随着大法的洪传,我们市(1994年撤县改市)的修炼者越来越多,大家都自愿为大法付出,自发组织炼功点,炼功点逐渐遍布城乡。后来辅导站成立了,义务为大家服务,有新学员進来,就帮助他们就近找炼功点,使他们能就近炼功、学法。心性上遇到问题或炼功学法中遇到问题时,大家就以法为师,互相帮助,互相切磋,共同提高:体弱多病的,修炼后身体强健没病了;没病的,修炼后身体更加强健了,精力更加充沛了;退离休干部修炼后,身体强健了,心情开朗了,医药费降低了,家庭、子女的负担减轻了;夫妻不和的,修炼后家庭和睦了;顽皮的孩子修炼后变得文静了,更加聪明了;不孝敬公婆的媳妇,修炼后孝敬公婆了;更为神奇的是不识字的老年妇女,修炼后能读大法经书了,有的还能背诵大法经文了,有的能背诵整本《转法轮》了;身上有附体的,修炼后附体被清除了,人变得理智了,并且坚修大法了;追求功能、追求气功治病的,修炼后法理明白了,心性提高了,不再追求功能和气功治病了……

如我市某乡镇有一对夫妇,丈夫原是乡镇干部,但身体有病,常年卧床治疗,生活不能自理,需要有人照顾。夫妻得法修炼后,丈夫身体逐渐好转,心性得到提高后的夫妻俩事事用大法要求自己,认为作为大法修炼者应该为别人着想,为社会着想,不能总是向社会索取。于是在当年秋收后,妻子第一个到乡镇缴纳公粮,收公粮的人知道他家的情况,应该减免部份公粮的,但这位妻子说我们现在修炼了法轮大法,明白了做人的道理,应该承担自己的义务,为社会分忧,为政府分忧,我们自己能够解决生活困难。他们的表现当时在社会上引起了很大的反响,大家都认识到了大法的美好和大法弟子的善良。

还有一对夫妻,妻子身上有附体,经常在夜间睡觉的时候,突然就起床外出,也不走正门,往往翻墙而过,有时甚至外衣都不穿,而丈夫在后面还追不上。无奈之下,丈夫听说法轮大法挺神奇,就让妻子学起了法轮功,三天后师父就给清理了附体,人也明白过来,并且要坚修大法,丈夫真切的感受到大法的神奇,也入道得法。目前夫妻俩都修炼得非常精進;还有一位五十多岁的女干部,因为身体有病住院治疗,在住院期间听人介绍法轮功,就学炼起来,不久疾病痊愈,她就主动义务传功,热心为群众服务,后来被大家推举为辅导站站长,带领大家学法修心、炼功、洪法,帮助新学员就近组织炼功点和学法小组,炼功点遍布市区:公园、体育场、马路边随处可见;并纷纷向乡村辐射,炼功点和学法小组遍布全市乡村,形成了比学比修的修炼环境,大家不仅每天炼功学法,而且还竞相背法,时刻用大法要求自己,用炼功人的标准要求自己,不断提高心性,在社会上逐渐树立起了大法和大法弟子的良好形象。

三、风云突变遮望眼,人心执著步不前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上午,单位领导通知要我“参加”一个工作组,说是对我单位的一个实体進行账务检查,并宣布参加人员必须切断与外界的一切联系,实行封闭式管理。同时“参加”的还有另外七人。期间,单位负责纪检的领导找我谈话,问我如果法轮功有什么活动,我会怎样对待,如果“国家”对法轮功進行某些限制我会是什么态度时,我回答说如果修炼法轮功的其他人有什么合理合法的活动,我会自己参加,因为我也是大法修炼者;“国家”对法轮功進行某些限制那是限制人们的信仰自由,是不明智的,是错误的,我有责任说明事实真相。

我看到所谓的工作组并没有实质的工作,而且领导又找我单独谈话,联想到自“四二五”大法弟子向中央政府反映法轮功情况后,社会上出现的各种现象,特别是近期某论坛登载攻击和污蔑大法和师父的文章后,各地大法弟子纷纷到坊子和潍坊市政府反映情况,而坊子政府先是扣留学员,并且态度强硬,潍坊市政府先硬后软,表示几天内给予满意答复,大法弟子表示如答复不能令人满意,将到上一级政府继续反映情况的承诺,我感到是潍坊市政府出尔反尔,要对大法弟子進行打击报复。说是工作,实际上是将我软禁起来了。因此,我认为我必须走出去向上一级政府反映情况,在凌晨四点时,我借上厕所的机会从住处逃离,去了济南省政府信访局反映情况。我用真实姓名身份反映情况,并等待答复,而接待人员并没有给予答复,只是让我等待,说有人接待专门答复,后来,我被送到一处宾馆,也没有人答复问题。到了下午,我单位来车把我从济南接回。回到单位已经是深夜,单位一位领导对我進行了严厉的批评,说我胆子也太大了,你们法轮功马上就要被取缔了,你还这样,你这是对抗政府云云。我没有说话但心里不服。因为前几天几个领导以党组的名义找我谈话时,我已经充份表达了我的意见,那就是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都会坚修大法毫不动摇。因此,我并没有怎么理会他所说的。第二天即七月二十二日下午三点,中央电视台开始了对大法的污蔑,一时间,法轮功在中国大陆成了被打击的对象,上亿的大法弟子面临着人格被屈辱、工作、学习、生活受到威胁和诸多危险。

面对如此形势,我只是觉得政府的做法太荒唐、太低级、太可笑,在二十世纪的今天,如此愚蠢的伎俩怎么还能行的通呢?所以,尽管单位人员轮流去说服我,什么胳膊拧不过大腿呀、什么英雄不吃眼前亏呀、什么共产党不让干的就别干呀,和共产党对着干不会有好下场呀,什么要珍惜自己的工作、前途、家庭等等,不一而足,我都没有动心。后来,警察来了,反复的问这问那,记录完了还要签字,当时,自己悟性没有上来,认为反正我们没有做什么违法的事,你记录了又怎样,我签字了你又能把我怎样?没有在法理上悟,没有用正念去对待,没有去抵制邪恶,实际上纵容了邪恶,让邪恶钻了空子。果然,他们居然讲起了什么要“坦白从宽,抗拒从严”,要什么所谓配合政府争取宽大处理,这俨然是在对待犯人,这明摆着的有罪推定。是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仅凭着“莫须有”的罪名就可以将别人定为“罪人”,把自己想要打击的对象置于死地。我就跟在场的人讲大法的好处,师父的正派,大法弟子修炼后身体的变化、心性的提高、社会对大法的认识等真实情况。其中一位民警听后说,你讲的不错,你的理论水平不低,如果你研究马列毛理论,一定会有所成就,为什么你不研究马列毛而去学法轮功呢?我回答说,因为我从小就受马列毛思想灌输,以前看问题、想事情全是用马列毛的方法,就是在接触气功等现象后思想才开始发生变化,特别是学了法轮大法后,才真正明白了做人的道理,法轮大法才是我生命中永久追求的大法、大道,我是无论如何都不会放弃修炼的。

看我不放弃修炼,他们就继续轮番鼓动同事、朋友说服我,说什么你不要因为自己的坚持而影响到自己的前途,“识时务者为俊杰”、“好汉不吃眼前亏”等等,不能因为坚持信仰而抛弃家庭和孩子;单位领导指责我给单位造成了影响,影响了单位的声誉和领导的政绩,甚至说我单位的省级文明单位的称号也要因此而被摘掉;警察则威胁说,研究“某某”业务(指我们的工作)我们不如你,但研究法律你可不如我们,你现在的情况我们可全部理解,你做过什么事、写过什么文章、印刷过什么资料我们都掌握,而且你还是辅导站成员等等,这些足以给你定罪,等等。看情况,他们是不达目地不会罢休,我思想中产生了先假表态,避过风头再说的念头,完全用了人念来对待,而没有用大法来衡量,被怕心、求自保的私心掩盖了自己先天本性,等于是向邪恶缴械投降,真是大错特错,想来令人痛悔不已。

在这种执著心的带动下,自己违心的做出了不修炼的虚假保证,给自己的修炼留下了一个极大的污点。但是,邪恶并没有就此止步,而是得寸進尺的逼迫我按照他们的要求去做,你既然不炼了,那么你就要说大法不好、说师父不好,你就得劝别人也不炼。我怀着矛盾的心理做了很多对不起大法、对不起师父、对不起同修的事,犯下了天大的罪业。那种脱离大法、脱离师父、脱离同修的内心的愧疚感、生命的失落感,简直令人窒息,生命已经没有了灵魂、没有了方向、没有了任何希望和生存的任何意义……

难道我终生追求的大法、大道就这样轻易放弃了吗?我内心确实明白大法的伟大、师父的慈悲,可我毕竟做了错事、犯了大罪,师父还能原谅我吗?大法我还能修吗?我真的不想放弃啊!

四、洪大慈悲化钢铁,跌倒爬起师不嫌

矛盾的心情使我生不如死,只感到度日如年,生活了无生趣,感到自己成了行尸走肉,看周围的人也像是蚂蚁没有目标的在忙碌着。期间,虽然也经常看到师父的讲法,听到做的好同修们精進的故事,自己也时常学法,但总感觉自己没有了资格,不配继续当大法弟子,甚至没脸看一下慈悲师父的法像。我也告诫自己要挽回自己造成的损失,可每次用人的观念和人的方法去做之后,不但没有起到很好的正面作用,反而成了邪恶打击的借口,反而加重了邪恶对我的迫害。我虽然没有受到象被劳教所里关押的同修那样的更加严酷的迫害,但也切实感受到了邪恶的恐怖和威胁,而我却在这检验中掉了下来。

静思自己所以走错路、做错事,还是因为自己平时修的不扎实,虽然也在学法炼功、洪扬大法,但是各种执著心还没有去彻底,干事心、显示心、欢喜心等还不同程度存在,关键是没有站在大法的基点看问题,没有抵制邪恶的迫害,没有时刻保持正念,没有做到“一个不动能制万动”,实际上纵容了邪恶,被邪恶钻了空子。

期间,多位同修主动找到我,帮助我在法理上提高,使我逐渐认清了旧势力所安排的这一切对大法的干扰和对大法弟子的迫害,师父是不承认的,大法弟子应该否定这一切干扰和迫害,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就应该堂堂正正的做好“三件事”,讲清真相,揭露邪恶,助师正法,救度众生。每当看到师父的讲法,我心中就又生出希望,感到师父的无量慈悲,和大法弟子的荣耀。同修们交流中建议我尽快在明慧网上发表“严正声明”,将自己做过的错事讲出来,并声明以前在被迫害中违心做出的所谓不修炼保证等一切不符合大法弟子标准的言行全部作废,从新修炼大法,做好三件事,做一个合格的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在我终于克服怕心等执著决定用真名发表声明时,师父再一次给予了我机会,并帮助我顺利达成了心愿。那天,我觉得应该尽快发表声明,因为第二天我要出差一段时间,时间拖的越长心中就越感到沉重,已经浪费太多时间了,不能再拖了。我想到了海外同修,我马上上网找同修,一看同修在线,就赶紧呼叫她,几声铃声响过后,听到了同修熟悉的声音,我马上告诉她帮助我发表声明,我便口述声明内容,让同修记下,并核对了一遍,叮嘱她赶快帮助我发表。最后,我说谢谢你,同修说应该谢谢师父,一切都是师父做的。确实是的,因为当时那边已经是凌晨时刻,同修晚上做完大法的事已经很晚了,还没有顾上休息,感觉应该到网上看看是否有事,就上网了,正好碰上我找她。其实我们好长时间没联系了。这一切不都是师父安排的吗?师父不是说过“只要你修炼,我就在你身边”吗?这不都是师父做的吗?联想到每当我心情苦闷时,不是有同修上门交流,就是能看到师父的经文,或者好长时间不上网,几乎每次上网都能看到师父新的讲法、经文或者师父参加某处法会、给某法会的贺信等信息,每每都增强了我正念和勇气,这不就是师父时刻就在我们身边吗?在时刻看护着我们每一个大法弟子!

五、讲清真相驱烂鬼,否定旧势志愈坚

当放下心中的包袱后,立即感到自己又回到大法中,又回到师父的怀抱,时刻享受师父那无量的慈悲、感受师父那殷切期望和对每一位大法弟子的呵护。

明白了法理后,我就尽快的跟上正法進程,努力做好三件事,将三件事融入日常工作、学习和生活中,如:工作中时刻按照修炼的标准要求自己,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注重每个细节,处处体现出大法弟子的风貌。我的工作是一项政策性很强的工作,需要细心、耐心,还需要坚持原则。几年来,我的工作得到了领导、同事和社会的认可,大家切实看到了大法弟子与常人的不同,常人就重视金钱、权利,把名利情看的很重,而大法弟子却对这一切看的越来越淡,而工作却做的非常出色。别人往往通过工作牟取好处,而我们往往是将到手的利益推回去。一次,我去一个企业核查企业的某项资格,企业人员就送给我购物卡,我说不要,他就不甘心,再三劝说让我收下,我说修炼大法不能要不属于自己的东西,也不会因为我不收你的礼物而刁难你们,你们企业只要符合条件,一样批准资格。最后,他激动的说,你们单位就你一个好人。我说请你时刻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

工作中需要到网上查询资料,就经常遇到一些邮件地址,就按照大家的介绍進行收集,发往明慧网供同修讲真相用。与人交谈时就时常理智的谈到各种预言和现在社会上的各种不良现象及其根源,让大家认识到大法的美好和共产党的邪恶,从而退出邪恶组织,选择美好的未来。

在日常生活中也抓住时机讲清真相,救度有缘人。如我的妻侄小旭以前什么也不信,开始我们跟他讲真相他很排斥,不听也不信。后来有一段时间老做噩梦,醒来后就跟家人说自己做噩梦的事情。那时我们刚刚介绍妻妹得法,她正好在家看《转法轮》,就跟小旭说你二姑和二姑夫(我们)跟你讲大法的事你还不听,我现在看书就明白了很多道理,知道了大法确实是超常的,是带有威力的,你不妨也看看书,对你一定有好处。小旭听后当晚就将《转法轮》拿去,没有怎么看,睡觉时就放在旁边睡了,结果一夜无梦。第二天他高兴的对妻妹说,三姑啊,大法真的是不一般,一夜之间我就不做噩梦了。我们听说后就進一步向他讲清真相,他也愿意听了,也退了团队,还主动向我们要护身符带在身上,并为女朋友也要了护身符,还要了许多真相资料看。后来他还多次见证了大法的神奇,多次受到大法保护而使他化险为夷,他更相信大法了,他就主动向别人介绍大法。

修炼是极其严肃的,作为修炼人要能够时刻保持正念正行,坚定的走师父安排的助师正法之路,从根本上否定旧势力的干扰和破坏。如果正念不足,法理不明,心存执著,就有可能被旧势力钻空子,就可能给自己修炼和大法造成损失。自从大法遭到邪恶迫害以来,我们当地也出现过被旧势力钻空子,而失去生命的个别现象。在社会上造成了一定的负面影响,给大法弟子证实法造成了一定的阻力。大家经过不断的学法、交流,明白了法理,识破了邪恶的伎俩,在正念中彻底否定一切旧势力的干扰和破坏,使之阴谋破产,无法干扰大法弟子的正法之事。现在,每当遇到邪恶迫害的情况出现,大家就用大法衡量,凡是影响到大法弟子做三件事的,就正念清除邪恶的迫害,周边的同修就一起交流,帮助发正念,帮助同修尽快提高,闯过难关,使邪恶无机可乘。

六、履行誓约再精進,不辱使命随师还

自己走过弯路,那么就应该帮助也走过弯路的同修走回来,我就找有过相似经历的同修交流,有的表示要从新修炼,并发表了声明;但还有的心存顾虑,怕这怕那;还有个别的甚至受邪恶宣传蒙蔽,对大法和师父产生怀疑和动摇。每遇到这些事情时,我的心情总是很复杂,既为同修惋惜,又感到自己能力有限,付出太少。因为我们都是相约来到世间要助师正法,救度众生的,多一位同修就多一份力量,就能更多的讲清真相,就能更快的灭尽邪恶,况且师父不愿丢下一个弟子,那么,我们也不能丢下一个同修,我们的责任还很大,因为不仅有广大的众生需要救度,而且还有我们许多的没有走出来的同修需要我们帮助。正法已经到了最后的最后了,我们应该越最后越精進,时刻按照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标准要求自己,同修们互相协调、互相圆容就一定能够形成一个圆容不破的整体,大家堂堂正正的做好三件事,完成我们的史前大愿。

这正是:

寻寻觅觅几多年,一朝得法始见天;
学法修心心渐安,比学比修天地宽。
风云突变遮望眼,人心执著步不前;
洪大慈悲化钢铁,跌倒爬起师不嫌。
讲清真相驱烂鬼,否定旧势志愈坚;
履行誓约再精進,不辱使命随师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