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走过的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二月三日】我于九八年底得法。回首这三千多个日日夜夜,点点滴滴汇在一起,就是一个大法粒子走过的路,虽然微不足道,但将它写出来是我不可推卸的责任,也是向时时刻刻呵护着我的师父交上的一份作业。

一、师父将我从苦海中捞出,我却抱着根本执著不放

得法前,我是一个完全浸泡在名、利、情当中却自恃很高的人,尤其是有着很强的虚荣心。在中学时我就迷恋上了琼瑶笔下的变异的爱情故事,把那种死去活来的“爱情”看成了生命中最重要的因素。大学一年级我开始早恋,大四就和那时的男友有了不正当的男女关系。二十出头的我,在感情上放纵自己,在工作上追名逐利,还觉得自己比别人能干,弄的身心疲惫不堪,造下了无数罪业还不自知。

后来我认识了现在的丈夫,本以为该安定下来了,却不料婚后的日子过的一塌糊涂。在近两年的时间里,我们两天一小吵,三天一大吵,过又过不下去,离又离不了。视情如命的我多次想结束自己的生命,却顾及到双亲和幼子而无法下手,精神已接近崩溃的边缘。然而,这痛苦至极的婚姻生活却让我看到了某种因果:我领悟到是因为我婚前的不贞行为,才会让我在婚后以无尽的痛苦来偿还,我明明白白体会到了善恶有报的天理,一直受着无神论教育的我开始相信冥冥中有神佛的存在,也开始苦苦思索人生的真正意义。现在想想那段经历,我总有一种感觉:其实那时师父已经在看管我了,让我以这种方式来还我造下的如山的罪业,同时破除我根深蒂固的对“爱情”的那种观念和执著。“执著于亲情,必为其所累、所缠、所魔,抓其情丝搅扰一生,年岁一过,悔已晚也。”(《精進要旨》〈修者忌〉)得法后每当我读到师父写的这句话时,都会有非常深刻的感悟。

在那段日子里,我经常想:要我们过上好日子,除非有奇迹发生。而我是如此的幸运,奇迹就在不知不觉中真的发生了。记得在九八年十月的一次争吵之后,丈夫冒着雨骑车出去了,回家时从朋友那里借回了一本《法轮功》。趁他不在家的时候,我一口气读完了这本书,当时就想:书中讲的道理太好了,如果他真的能够照着去做的话,那我的婚姻就有救了!

带着这一念,我开始读《转法轮》,开始炼功,也开始渐渐从心性上约束自己。果然,因为丈夫修炼后的巨变,痛苦的日子就此结束了,我终于“追求”到了我曾经梦寐以求的家庭生活。然而,直到几年后我才意识到,这一念是多么的肮脏,也是我最最根本的、长期未去的执著。那时的我不仅仅不是真修弟子,更严重的是,大法挽救了我的家庭,我却在利用着大法来达到自己想过常人的“好日子”的目地,带着这样一颗肮脏的有求之心欺骗着师父也欺骗着自己,却忘记了师父早就告诫过我们:“你抱着各种有求的目地来学功、学大法,那你什么都学不到的。”(《转法轮》)

九九年“七•二零”之后,我偶尔也走出来和同修一起讲真相,但却是带着很强的怕心和感恩于大法的常人心在做事,而不能真正的理性的在法上认识法,在一次大面积的做真相后被邪恶钻了空子,家被抄的乱七八糟,同修被绑架到看守所受迫害,我们因为年轻、有学历和一定的社会地位而成为市里的“重点人物”。因为根本执著不去,修炼动机不纯,在被我看的极重的家庭遭受如此重创后,在公安、单位、亲戚朋友的重重重压下,在“劳教、判刑”的一再威胁下,我没过多久就被“转化”了,而且被“转化”的神志不清,帮着邪恶做丈夫的“转化”,害怕邪恶再来抄家,在极度恐惧中烧毁了好不容易保存下来的大法书籍,犯下了大罪。从那以后,我在浑浑噩噩中苟且偷生了两年,而这种远离大法的偷生让我生不如死。

二、我要做师父的真修弟子

两年后,在师父的慈悲呵护和不断点化下,我终于又有机缘从新拿起了《转法轮》,开始真正把自己溶入大法。由于“七•二零”前个人修炼阶段我修的很不扎实,这几年也是跟头把式的摔的左一跤右一跤的,但是,经过了两年生不如死的苟且偷生之后,从内心深处我清清楚楚的知道,从今往后没有任何力量可以再让我放下这部法,我要做师父的真修弟子。几年来感悟很多,我主要从以下几个方面谈一谈。

*给小弟子创造一个良好的学法修炼环境是我们必须做到的

以前经常在明慧网上读到同修写的如何带好小弟子的文章,我也想讲一讲在这方面我们是如何做的。在女儿六岁左右时,我就带着她一起读《转法轮》。当时她只学了一百来个汉字,所以都是我一句一句的读,她在一边很认真的边听边看书。然而,当一遍《转法轮》还没有读完时,女儿就迫不及待的要求自己读,而且一下子就能够把整本书通读下来,只有个别字不认识。一个还在上幼儿园的孩子,就这样奇迹般的认识了几乎所有的常用汉字。从那时起,我们家三个人就开始集体学法。通常我们是在孩子晚上写完作业后,认认真真学法半小时至一小时,除极特殊的情况外从不间断,至今已有三年了。三年来集体学法是我们家每天的头等大事,小弟子不仅学了很多遍《转法轮》,而且还几乎通读了师父所有其他讲法、背诵了《洪吟》。几年来孩子从不生病,学习成绩也一直在班里名列前茅。全球大法弟子同步发正念的时候,只要她没睡下,都会参加進来。

随着孩子年龄的增长,在我们的引导下,她也开始读明慧文章,尤其喜欢读小弟子的故事,因为这是她和其他小弟子们必不可少的交流环境,而她自己也在网上发表过有关发正念的文章。我还在鼓励她以后多写文章和小同修们交流。

为了保证集体学法的时间,几年来我们从不看电视(偶尔家里住有客人时除外),而只是在周末每天允许她看一小时的我们指定的动画片VCD.我们也几乎不進电影院,在家里除大法网站外不上任何外网,也没有订阅什么成人的报纸、杂志等乱七八糟的东西。随着人类道德一日千里的下滑,所有的这些娱乐、媒体都少不了色情和暴力,与修炼人的目标是完全背道而驰的。在家里注意杜绝这些东西,就不会污染到小弟子和我们自己,创造一个良好的学法、修炼环境,我觉得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

我们出去做真相时也常常带着小弟子,她就会很认真的发正念,有时也发资料。有一次,在我们外出时,六岁多的她故意走在后面,悄悄把一张自己做的真相纸用双面胶贴在对门的门上,上面用铅笔写着五个稚嫩的字:法轮大法好!大约一小时后我回家时才发现。我鼓励了她,并和她讲了应注意的安全问题(我们住的是单位家属院)。

但是,由于现在大陆学生课业非常重,女儿的炼功每天很难保证,只有在周末能炼一炼。这是我们做的不好的地方,也是我们需要克服的困难。

*战胜困魔、去掉求安逸心才能有时间做好“三件事”

我自小娇生惯养,原来的求安逸心是很重的,尤其是在睡眠上要达到八九个小时以上。可是,每天要上班,做家务,带孩子,这样睡下去,连学法、发正念都是很难保证的,有时学着法就睡过去了,甚至书都掉到地上过。大约在两三年前,有一段时间我一到晚上十一点就困的上下眼皮打架,无可奈何就睡过去了,等到十二点发正念时就很难清醒,经常是硬撑着坐一会儿就倒下了,自己非常懊恼。

后来,我意识到,在我的头脑中有一个固有的观念,总认为人一天的睡眠应达到八小时以上才行,而这个观念是从小别人灌输给我的,它并不是我自己的想法。或许这个理对常人来说是对的,但它对我来说是不起作用的,因为我是大法修炼者,我是要从常人中走出来的,我怎么能被常人的理束缚呢?况且师父早就讲过,炼功比睡觉要强的多。我真正做到无条件的相信师父了吗?没有,最起码在这个问题上没有。

放下这个常人的观念之后,我就给自己规定,在夜里十二点发正念之前不再睡觉。刚开始时有点困难,但很快我就做到了。很长时间以来我都是发完正念才睡觉,也不觉的困,早上六点发正念也能起来了。从这件事情我体会到,自己是人还是神有时真的是一念之差,而“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转法轮》)。当你动人念的时候你就是个人,而当你动神念时你真的能神起来。

*修去根本执著,不再被邪恶钻空子

以前,我常被丈夫责骂,当然这种现象在我们得法后就基本没有了,他在修炼上比我要精進,也比我悟性好。可去年有一段时间,每当我们准备出门做真相时,他就会因一点小事对我发脾气。我起初只是一味的承受,从含泪而忍到后来能做到不动心的忍,因为我当时认为这是我要过的心性关。但是,这种情况持续了很长时间,每到那个时候同修就好象变了一个人一样,直到有一次在我们去附近一个很邪恶的劳教所发正念的路上,他连续的骂了我近一个小时,并说我是假修、我不配修大法。听到这些话,看着他已气的变形的脸庞,我一下清醒了,这哪里是我要过的心性关呀,这分明是邪恶旧势力在干扰!骂我的根本不是同修本人,是有些坏东西操纵着他来削减我的意志和他的正念!我在心里对干扰丈夫的旧势力说:我是真修还是假修,我配不配修大法,都由我的师父说了算,我只听师父的。想给我下结论,你不配!我们是在救度众生,你这样做就是罪,就只有被销毁!接着我持续发出强大的正念清除干扰我们助师正法的一切邪恶因素,不到十分钟,同修就恢复了常态,笑着向我道歉。

事后,我一再问自己,我到底哪里有漏,被邪恶如此钻空子?我再次看到了自己的根本执著,那种对夫妻间的感情的执著,对常人间和和美美的小日子的执著,我才意识到,自己的这根子上的执著还没有去干净。从内心深处我还希望丈夫对我有常人的爱情,而邪恶的生命正是看到了我这一念才会利用他一次又一次在我们之间制造事端,制造间隔,也在干扰着同修,而我却还停留在个人修炼的框框里走不出来。识破了邪恶的真面目后,我终于放下了自己的根本执著,同修也恢复了修炼人的状态,在我们以后做真相的过程中,这种事情就再没有发生过。从这件事情中,我深刻的领悟到,作为正法时期的大法弟子,我们必须修好自己,才能更有效的救度众生,助师正法。

*去掉怕心,尽我之所能救度众生

在大陆遍地开花的资料点中,我们家理所当然成为其中的一朵,虽然没有那么绚丽,但也在凛冽的寒风中摇曳了三年多了。在师父的安排下,家里的同修早已精通电脑。我们制作各种真相光盘、印制《九评》、做小册子,根据不同的人群做不同的材料,然后再自己去发放,同时也争取和更多的人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其间发生过很多事情,在此不再赘述,只讲讲我去掉怕心的体会。

我自小做事瞻前顾后、谨小慎微,这种性格在做真相的过程中变成了很强的怕心,而且一度曾经成了我难以逾越的死关。去年我曾经投稿于明慧,详细剖析了自己怕心的形成和去这颗心的过程,取标题为“怕心”。文章很快登出来了,标题被改为“走出怕心”。两字之差,我看到了自己的差距,也感受到了明慧同修对我的鼓励。适逢师父的经文《走出死关》发表,师父告诫我们:“怕心会使人干错事,怕心也会使人失掉机缘,怕心是人走向神的死关。”一遍一遍的读着这句话,我的怕心也在一点点的减少。当我终于能够走出来平平静静的发真相资料时,我感到那颗怕心真的什么也不是。只要我们能够真正做到信师信法,真正能够把自己看作大法的一个粒子、认识到自己肩负的使命,再大的执著都会在瞬间烟消云散。

正如一个同修在文章中所说,其实,一切都是师父在做,而我们只不过是动动嘴,跑跑腿,仅此而已。但即便如此,我感觉自己在讲真相上远远比不上做的好的同修,尤其是最近一段时间又有些懈怠,感到很惭愧。我们从大法中得到了太多太多,惟有今后精進的做好师父要求的“三件事”,才能不辜负师父的慈悲救度,不辜负众生对我们的期望。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