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样的世界 不一样的人权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三日】2008北京奥运主题有一个很动听的口号,叫做“同一个的世界,同一个梦想”。听起来这个口号似乎表明北京的奥运主题和奥林匹克“公平、宽容、自由”的精神能够很恰当的吻合。

然而事实是,恰恰因为2008年的北京奥运,大批的中国公民被中共划入“不一样的世界”,他们的“人权”也因此和文明世界的人们不一样,他们心中的“梦想”一定也和中共不一样。

因为北京奥运,千千万万坚持“真善忍”信仰的法轮功学员就被中共划入了“不一样的世界”。2008年初,从公安内部就不断传出“加大力度打击法轮功”、“08年奥运前要将法轮功人员全部关押”的消息,借口是担心法轮功学员奥运期间讲述被迫害真相。就在距奥运倒计时一年前后,据不完全统计,仅北京顺义区就发生了二十多起无正当法律程序而暴力抓捕法轮功学员事件,重点集中在建有奥运场馆的附近的马坡、木林、北小营镇,首都国际机场附近的天竺、后沙峪乡和城区内。

明慧网收到来自中国大陆各省的消息表明,北京“奥运”正成为大陆法轮功修炼人遭受中共迫害的又一“理由”。据统计,二零零八年元月一日至三月十一日期间,进入零八年以来的七十一天里,明慧网共收集了一千八百七十八宗法轮功学员被中共所谓“执法人员”未经正常法律程序而绑架案例,受害者遍布全国29个省、市、自治区。

当北京高歌“同一个的世界,同一个梦想”之时,大批因为坚持信仰而无辜被关押在各地劳教所、监狱、洗脑班(对外往往称为“法制教育班”)的法轮功学员正被中共关入另一个世界——没有自由的黑暗世界,因为不放弃信仰,很多人还要经历酷刑折磨,甚至被活体摘取器官、被迫害致死,他们的“梦想”一定也不一样。

当北京高歌“同一个的世界,同一个梦想”之时,上百万为北京奥运场馆建设付出艰辛劳动的农民工被划入了另一个世界。作为农村人口,中国的农民工因为中共的歧视性户籍制度而天生低人一等,无权在自己付出劳动的城市定居、入学;在中共眼里,他们和“脏乱差”、和“不稳定”联系在一起,因而奥运期间也不能在北京观光——除非他们能搞到县级以上批准的“进京证”;中共为了光鲜的奥运“面子”,还早在2006年就解散了至少50所农民工子弟学校。这些农民工们的“梦想”一定也不一样。

当北京高歌“同一个的世界,同一个梦想”之时,河北、山西省缺水的农民们也被中共划入了另一个世界。因为奥运,两个本已焦渴的省份已经连续向北京大规模输水5次,并且还将在2008年向北京输水3亿立方米,为的是兴建奥运主题公园和“冲洗污染和发臭的河水、运河和湖泊,以便将中心地区换上干净的环保面容呈现给奥运游客”。河北省连续11年干旱,2007年冬至今已出现5000万亩耕地大旱,25万人饮水困难的窘境;山西省人均水资源量仅为全国人均水平的17%,本来就属于极度缺水地区,地下水严重超采,许多地方打井要打到近千米才有水。当北京高歌“同一个的世界,同一个梦想”,当中共各大媒体高调报道“河北5000万亩耕地大旱官方称奥运供水不受影响”之时,那些守着皴裂土地的农民,那些饮水困难的受旱灾民心中的“梦想”一定也不一样。

2007年4月初,公安部向各省、自治区、直辖市公安厅、局密发《关于严格开展奥运会及测试赛申请人员背景审查的通知》。在这份通知中,将国际、国内11类43种人排斥在奥运大门之外,其中包括中共定义的所谓“意识形态领域重点人员”;“法轮功”人员;“对党和政府严重不满人员”;与境外势力相勾结“告洋状”人员等。这些被中共划入另一世界的人们,包括因为坚持正义和良知而被关押的记者、作家、律师们,包括因为坚持要讨还公道而上访的失地农民、拆迁户、水库移民们;当北京高歌“同一个的世界,同一个梦想”之时,他们心中的“梦想”一定也和中共不一样。

中共制造的“不一样的世界”和“不一样的人权”是对奥林匹克精神的亵渎,是对中国公民的侮辱。中国人期盼奥运能让中华民族自豪地站起来,屹立于世界;中共却极力借举办奥运让中国人跪下,为自己抹粉。中国人要想自己举办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北京奥运,真正体现奥林匹克“公平、自由、宽容”精神的奥运,惟有抛弃、解体中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