针对近期牟平大法弟子被骚扰提出的一点想法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三日】進入三月份以来,山东牟平地区恶党人员分别到当地多名大法弟子家中骚扰,目前已经知道受恶人们骚扰的家庭有:徐仁仙、贺令娣、于秀华、于应富、孙厚起、董振文、王传莲。此外,恶人为了寻找曲秀丽,经过多方打探,最终找到了曲秀丽新搬迁的住所,为此大法弟子李世文的饭店近些天也一直受到邪恶的监视,据闻,曲秀丽为了避免邪恶的抓捕现已流离失所。

在这次事件发生的过程中,大法弟子们对邪恶的干扰虽然都表现出了坚决的抵制,但从中也暴露出了我们的问题。对于这次邪恶的表现,许多大法弟子的第一反应就是“可能是要开‘两会’了”,或者“快开奥运了”。好象一开“两会”或“奥运”了邪恶就应该这么做。也许这次邪恶行动的借口真的是这样,但这个借口不是我们大法弟子给的吗?在我的思想中,从来都没有想过邪党开什么会或搞什么活动与我有什么关系,一点儿想法都没有,就象我从来都没想过自己修炼讲真相和搞政治有什么关系一样,什么政治不政治的,没想过,我就是救人。所以讲真相时也没有人跟我提起过你们是不是参与政治的话题。

虽然我们一直都在说邪恶没有任何借口和理由迫害大法弟子,但这个借口的的确确是有些大法弟子给的,因为在这个问题上我们没站在法上认识,不是修炼人的认识,是常人的认识,只不过我们许多人都没意识到。所以当事情发生的时候我们都认为这很正常,于是几乎都在自我安慰的说:“没什么,这不是邪党要开‘两会’了么(或者‘这不是邪党要开奥运了嘛’),他们怕你上北京,就看看你在不在家。”等等诸如此类的话。我常常在网上看到类似于“邪党对大法弟子又展开了新一轮的迫害”之类的话,我就在想,正法到最后邪恶所剩无几的情况下,它们还能组织成新一轮的迫害,那它这“一轮”的力量从何而来?不就是一些大法弟子一时的不精進、放松了正念,从而给了邪恶喘息、从新滋生和聚集力量的机会造成的吗?这一次恶人们的骚扰也只是骚扰,没有進一步的抓捕迫害,但那决不是邪恶不想迫害,是因为它还没有形成足够的力量。如果大法弟子在这个问题上没有清醒的认识,而是自欺欺人的一直停留在常人的认识上,从而思想麻痹,那么就上了邪恶的当,其实也就是在给邪恶以滋养蓄积力量的时间,下一步要发生的事就是危险和可怕的。

就我所了解的情况,在农历新年以前,牟平当地大法弟子整体组织协调的很好,各个学法小组或各片儿互相配合,接力式的轮番针对当地邪恶黑窝发正念,而且从学法到讲真相都做的很有条理。但在过年这段时间里(好象山东这个地方人们对过年过节之类的事情都相当看重),许多人都忙于过年,大家在整体上就有所松懈了,尤其是发正念方面放松了,那么是不是在这一点上我们给了邪恶以喘息的机会?也让邪恶钻了空子?从零六年牟平发生的那场规模不小的迫害到现在,牟平大法弟子经过不懈的努力,稳健的开创出了今天这样比较好的环境,是很不容易的,真的是象师尊说的那样,大家都越来越理智越来越成熟了,整体上走的很正。

但教训在各地也是很普遍的:环境好了一些,开始时“正念”还在思想中,时间长了放松了精進的意识,就滋生了人心,这时“正念”就只停留在嘴上了,开始遇到一些小麻烦,能意识到不对劲儿了,但应付过去后没事儿了也就不再想它了,学法不深的不但不向内找,反过来还可能会觉的自己正念足排除了干扰。就这样思想越来越麻木,邪恶也在其中起着作用,膨胀放大那些人心。到最后问题越来越严重的时候,邪恶也攒下了力量布下了迫害的场。

常人社会上发生的事都是大法弟子的心促成的。如果我们自身的空间场是干净的,没有什么心,正念十足的,那邪恶就决不敢来靠近和骚扰。那么今天这么大面积的骚扰出现了,看到我们好多大法弟子不以为意的麻木心态,我真心的希望牟平大法弟子都能够理性的重视起来,无论是受到骚扰的还是没受到骚扰的都及时的向内找,及时的调整,弥补不足,加强正念,实实在在的修。不再给邪恶以任何存在和滋长的时间和空间,尽己所能的避免那些无谓的损失,使我们救度众生的环境能够越来越好。

看到了一点儿问题,提出来谨供交流,认识不妥之处还望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