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一些修炼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五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同修们好!

今天在这里和同修们一起分享我的一点修炼体会,与大家共勉。

从上小学开始,我就祈盼能找到一个好的长辈,虽然意识上有些模糊,但我心里明白这个长辈绝对不是我的父母,也不是我的亲戚,我不需要他在生活上关心我,但他一定能给予我在人生道路上的指导。几次以为我遇到了,但最终还是以失望告终。直到有一天,一位朋友给了我一本《转法轮》,让我帮忙阅读一下,告诉她书中讲的是什么。我很乐意的接了过来,反正那段时间正好没事,整日呆在家中也是无事干。

从一开始读《转法轮》,我就有一种不寻常的感觉。我读书有个习惯,前言不看,论说文不看,散文不看。所以五分钟不到,已经读完了近三十页。但是边读边忘,什么也没记住。但奇怪的是,每翻一页,我的脑海里总能接收到一个信息,告诉我这本书要一个字一个字的读。由于这个信息太强烈,不断的在重复,因此我决定还是从第一页“论语”读起。就这样我用了两天时间读完了《转法轮》。虽然我当时的悟性还很差,认为这是一本教人如何做个好人的书,但是我身体上的反应已是十分异常。短短两天的读书时间里,我全身的汗毛孔几十次的张开、闭合,后来我知道这是师父在帮我调整身体。之后两周内,我又有幸读完了其他七本大法书籍。

我的感受无以言表。一直认为自己是个道德高尚的人,虽然不完美,但也算得上是优秀。可是在书中我发现原来我还有那么多的执著,心灵里也有很多龌龊所在。我告诉自己,我要修这部大法,我相信自己的精神境界也一定能在修炼法轮大法中得到升华。封存已久的记忆打开了,我知道我找到了真正的师父,我知道师父要带我回家了。

我从小就是一个多梦的孩子,经常和我的亲人、朋友分享梦中的快乐。和别人不同的是,从能记事起一直到高中毕业前,大约每隔半年我就会有一个重复的梦,梦虽然很短,但是很清晰。我梦见一个像铁饼一样又薄又圆的东西在我身体的各个关节部位旋转,越转越大,大到看不到他的整体。每次都是在我進入到全身无法形容的舒服状态时醒来,以至醒来后那种感受还能停留片刻。为什么会有这么一个重复的梦?为什么这个梦不再延续下去?为此我一直在寻找解梦的书或者是算命的人,但是一直没有找到答案。得法几个月后,突然间意识到,那个铁饼就是法轮,难怪从小到大经历多次生死大难,结果都是有惊无险,是师父一直在看护着我。我的眼泪止不住的流,我高兴,因为有缘被师父呵护;我惭愧,因为迷失的太久太久;我坚信,没有任何生命可以阻挡我回家的路,因为有师在,有法在,有我坚定的信念在。

我有一次消业,咳嗽,全身关节痛,发抖,典型发高烧的症状,于是我向学校的老师请假回家。躺在床上,我突然想起来,下午五点还要去参加九天洪法班。去还是不去,大脑里斗争了几十个回合。一会儿想:我这么冷,还咳嗽、流鼻涕,让人家看到炼法轮功的人还生病,这不是破坏大法吗?再说躺在被窝里还打摆子哪,今天还是不去了。一会儿又想:书中不是讲了吗:“你觉着‘病’的怎么难过,希望你都坚持来,法难得。你越难受的时候说明物极必反,你整个身体要净化了,必须全部净化了”(《转法轮》)。就在差五分钟五点的时候,我猛的从床上爬起来,心想,这不就是消业么,没事儿。走進洪法大厅,我全身的汗毛孔哗一下全开了,我感到那个能量场特别强。九讲班开始后,我坐在地上,闭着眼睛聆听师父讲法。大约一小时左右,我突然意识到自己一直没有咳嗽,也不感觉冷了,也不流鼻涕了。就在我睁眼的一瞬间,看到自己坐在一个旋转的大法轮上。

师父在《转法轮》里面讲:“好坏出自人的一念,这一念之差也会带来不同的后果。”师父在《休斯顿法会讲法》中说:“你真能做到坚定修炼,都放下人心,一秒钟都用不上你的病状就都没有了。”如果我那天选择躺在家中,也许真的要躺几天了。

在我的修炼过程中,最大的关、最难过的关、反复最多的关就是和我先生的情关。九九年三月先生在纽约法会的前两天来美国看我,为了照顾他的感受,我决定还是留在家中陪他,但我隐约的感觉有什么大事要发生。法会那天我们去他表弟家吃晚饭,饭桌上我和他表弟谈起修炼法轮功的感受。正说的起劲,突然我先生就给了我一个大耳光。当时我脑子里一片空白,片刻间处于一个静止状态,全然不知是被打了,脸上一点痛感也没有,就是觉着鼻子有些热,原来是血流下来了。我努力的在想发生了什么事。半分钟过去了,大脑开始工作了,原来是先生对我热衷法轮功表示了愤怒。当时我的心特别平静,只想跟他说:我不要你的德,你要是能修炼法轮功该多好啊!夜里他向我道歉,说自己错了,不应该打我。他说他当时看到我那么热衷法轮功,觉的很生气。我还是很平静,我说,打人是不对,但是如果你感到不舒服,我以后说话的时候注意些。第二天早上我起来的时候,看到他正坐在院子里看《转法轮》,他可能也是想知道,为什么一本书能让我这么着迷,为什么一本书能让我改变这么大。后来我才知道他一夜都没睡。

我的关过的好与不好,基本上都能在打坐中知道。那段时间我双盘很痛苦,还没有突破半个小时,而那天我不知不觉的打坐了一个小时。事后我觉的这次关过的挺好的。但是过段时间后,回头看这一关,觉的自己过的并不是那么完美。因为当时我的手上沾了很多鼻血,我顺手把血往他的脸上抹了一下。回想当时这么做,表示心中还是有气,有些不平衡。我问自己,为什么要往他脸上抹血呢,不就是想让人知道,他打人了,他做坏事了吗。那天晚上躺在床上,心中还是有些不平:为什么当着他表弟的面打我,明明知道那是个让我最讨厌的人了。师父在《转法轮》中说:“将来说不定就在你最怕丢面子的人面前,叫人给你两个嘴巴子,让你丢了丑了,你怎么去对待这个问题,看你能不能忍。你能忍的住,但心里放不下,这也不行。”我知道那次关虽然过了,不过心里还是留有一丝的不服气,过的不那么心甘情愿。

之后的几年里,和先生的关系反反复复,好的时候,他和我一起去发报纸;不好的时候就是冷战。每一次他来美国,就是给我一个修炼提高的机会。我心里明白,法理上也能悟到,可就是关过的很辛苦。

一次在梦中,和同修们一起圆满了。在向上飞升的时候,忽然被抛到了一个昏暗的地方,我马上明白了是因为白天和先生的关没有过好,所以没有回到我应该圆满的世界。当时师父就在我的身边,我和师父说我要回去从新过关。师父说,有些关是有机会从新来过,可是圆满的时间到了,怎么还有机会补过哪?只记的梦中的我还在向师父请求再来一次。

修炼的前几年,可以算得上是精進了。除了吃饭、睡觉,就是学法炼功,过关中有反复,但还是走了过来。那时我经常会想:修炼不难,不就是放下执著吗?既然修炼的目地已经明确,不就是承受一点割舍的痛苦吗?师父已经为我承受了那么多,就剩那么一点难我还过不去吗?我一定能修成,因为我坚信大法,坚信师父。可是近几年由于和先生的关过的是剜心透骨,我开始觉的修炼难啊。每次和先生争论,都是嘴上不饶人,但心中又总是在想这不是在考验我吗?有时还在心里向师父要求换个关过吧。有一次和先生吵架,连儿子都看不过去了。他来到我的房间对我说:“妈妈,如果只看事情的表面,百分之百是你对了,但你不是修炼人吗?不是还讲个忍吗?”我无语,说的真好。一天,先生要求和我好好的谈谈。他说:“我们曾经有过恩爱,互相帮助走到了今天。我想我就是再做的不好也不会成为你的敌人吧?你要是这么对待我,你绝对成不了仙。”我很惭愧,我知道师父不想丢下我,借儿子和先生的口来点化我,其实我知道已经不是点化了,就是明着说了。

为什么和其他人发生矛盾时,我就能看淡,偏偏就是不能容忍我的先生,经常因为他对我的忽视而感到愤怒。师父要我们遇事向内找,做到是修。我也确实是在每次矛盾发生后找自己的执著,也发现我的争斗心、妒嫉心是那么的强,而这些心也都是来自一个“情”,这情就这么难放吗?师父在《转法轮》中讲到:“作为一个真正有决心修炼的人,他能够忍受的住,在各种利益面前能放下这个执著心,能够把它看的很淡,只要能做到就不难。所谓说难的人,就是他放不下这些东西。”我告诉自己,如果我再不能正视我的执著,再这样下去,就等于放弃了修炼。我在心里跟师父说:师父,您的弟子会努力,走出情的束缚,跟您回家。现在我和先生的关系改善了许多,我知道是师父的洪大慈悲在救度。感谢师尊!

(二零零八年美国洛杉矶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