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杉矶地区市议会讲真相修炼心得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五日】

尊敬的师父好!同修们好!

我们洛杉矶市议会讲真相小组在此与同修作一个交流。

一、克服人心和观念,走出第一步

二零零六年底,洛杉矶一位同修建议我们几个在大陆的劳教所、监狱曾经遭受过迫害的同修走出来,揭露邪恶,让更多的人知道迫害的真相。并且告诉我们洛杉矶每个城市都有一个市议会,每个市议会一般一星期会有一次公开的听证会,大部份在晚上,任何人都可以去发言。她认为这是一个很好的讲真相的窗口。

我们几个听了之后,觉的很有道理,就决定成立一个市议会讲真相小组,一个城市一个城市的去做。由于洛杉矶大大小小的城市有近百个,我们决定以居住地为中心,从周边最近的城市开始做起。决定做了之后,各种干扰就来了,因为曝光邪恶的本身就是在消除它,当然它就要捣乱,当然也都是针对我们的人心和观念来的,否则它也起不了作用。

有的同修讲,自己英语不好,在那样的场合用英文演讲能行吗?有的讲,洛杉矶有近百个城市,这什么时候才能做完?有的担心,去别的城市讲,他们会不会觉的我们又不是本市居民,不让讲怎么办?有的因为工作忙,担心时间不够用。就这些现在看起来很可笑的原因,当时却整整阻止了我们好几个月的时间。现在想来,真的是主意识不强的表现,被思想业力和后天观念主宰了。

随着不断的学法,我们逐渐冲破了这些阻力。冷静一想,那些理由都根本不是问题。讲清真相是最正、最伟大的事,怎么能被一点点困难吓退,英语不好提前准备好稿子,多加练习,一定会突破的。我们要去传播真相,真的纯净的去做,对方感激还来不及呢,怎么会不让讲呢?城市多,更要去做,师父讲,大法弟子是每一个地区众生得救的唯一希望,我们怎能因为嫌多而退缩呢?觉的工作忙,怕时间来不及,其实还是在为自己的求安逸心找借口。

克服了种种人心和观念后,我们下定决心一定要迈出这一步。首先我们每个人都根据自己在大陆受到过的迫害,认真的准备了发言稿。一个负责翻译的同修听说了我们的讲真相计划后,非常支持,主动找西方学员帮我们几次修改稿件,以达到最佳效果。然后我们又反复熟读稿子,以备到时因紧张讲的不好。最后,我们终于在二零零七年的二月,开始了市议会讲真相的第一站。

二、讲真相的过程就是不断的去执著心的过程

我们第一次在市议会大厅讲出自己受迫害的经历时,就受到了媒体的关注。想来应该是师父在鼓励我们。那天的效果很好,市长和市议会成员都向我们表示了同情,并说“欢迎你们来到美国,这个自由的国度。”那个市长说:“我做了六年的市长,五个女性在我的市议会上讲述这样的迫害,真的是头一次。”在场的一位记者对我们的故事很感兴趣,并和我们约了另外单独采访的时间。后来,这个记者的报道被洛杉矶两家发行量很广的当地报纸登载,约有几十万人看到了这个报道。

我们本以为以后将会经常遇到这样的事情,可接下来一连几个城市都没有太大的反响,记者也没有跟踪我们。查查自己,发现原来初战顺利,就起了一些欢喜心。真是人心难断,做了一点自己早就该做的事情,就起欢喜心,怎么可以呢?高层生命一定在笑话我们呢!还发现还有求结果的心,好象看到有效果就做的很有劲,看不到明显的效果就没有劲了。

其实,作为修炼人我们都知道,讲真相的事也是要做而不求,只要用心做了,就一定有效果,只是不一定都马上体现出来或体现在这个空间。师父已经讲给了我们一切法理,如果我们还总是只被肉眼能看到的表面现象带动,其实就是信师信法的成度还不够,“看的见的才相信,看不见的就不信吗。”

即使我们这样人心重重,师父总是慈悲的鼓励、呵护我们,让我们继续往前走。有一次讲完后,市议会的成员们一副无动于衷的样子,没有发表任何意见就進入了下一个议题。我们有点沮丧的走出会议厅。这时一个人追上来对我们说:“你们讲的真好,打动人心,做的真棒!继续干下去!”我们提到市议会没有任何反应,他轻松的挥了一下手,说:“别管他们。每次会都是电视现场转播,很多人没来这里开会,但他们会在家里看,所以你们讲的很多人、上万人都听到了。”

我们立刻明白了,是师父在点醒我们这件事的重要性,我们面对的可不只是那五个市议会成员,有很多观众呢,每个议会都将会议的过程现场直播给当地居民,而且迫害的消息还会通过人们的社会交往继续传播。

讲真相的过程中也是修炼的过程,其中我们发现了自己很多不好、需要修去的执著心。一次我们去一个华人比较多的城市讲,据说这个城市的很多华人和大陆有很多生意上的联系,所以我们提前到了就一直在发正念。但市长在看到我们填写的卡片后,还是阻止我们上台发言,说我们讲的主题不关他们的事。当时一位同修和他解释了几句为什么这件事和他们有关,但市长根本不听,坚持不让我们讲。

回来的路上,我们几个同修发生了争执,都在埋怨别人没做好。一个同修怪另一个同修发正念时睡着了,影响了除恶的效果;另一个同修又抱怨说,平时各忙各的,有谁真正上心做这件事了?还有的说早知道不让讲就不来了,白浪费时间等等。吵了一会儿,突然意识到,大法弟子之间发生矛盾不正是邪恶最高兴看到的事吗?我们为什么要做这种“亲者痛仇者快”的事情?真傻!再一想,也许正是通过这个冲突让我们意识到自己的问题所在,去掉那个不好的东西矛盾自然就不存在了。

仔细向内找,发现我们都还有很强的争斗心和气恨心,所以当那个市长阻止我们讲的时候,发正念效果并不好。我们虽然年纪都不大,可都是在大陆那个党文化环境中出生和长大的,所以邪党“斗”的基因在我们身上都有体现,有时大事小事都要争论一番。受到邪党迫害后,人心的一面还有对邪党的恨,这些不符合修炼人要求的地方都直接影响了我们讲真相的效果。另外,出了问题后互相埋怨,总觉的是别人的责任,看不起别人,其实还是嫉妒心的表现。师父早就告诉了我们:“恶者妒嫉心所致,为私、为气、自谓不公。”(《精進要旨》〈境界〉)

在意识到了这些不好的心后,通过学法、看《九评》和《解体党文化》都让我们去掉了不少这些执著。所以有一段时间讲真相效果很不错,普遍的都对我们表示同情,对迫害表示谴责。可又过了一段时间,我们发现,第一个、第二个人讲的时候,听众还比较认真,再往后就好象有点不耐烦了。我们向内找,发现讲的遍数多了,有时就有点例行公事了,象完成任务似的。还有一点,就是没有站在对方的角度想问题,比如如果我们是市议会的,会议的时间有限,五、六个人都说大同小异的内容,会不会烦?所以我们决定改变这种各自讲自己经历的演讲方式,作为一个整体协调着做,由一个同修做一个主线演讲,然后其他人围绕不同的侧重点去讲。

比如经受过酷刑的同修重点讲酷刑的经过和残忍,经过长时间劳动的同修重点讲劳工出口产品,有的同修周围有失踪多年的同修,就重点讲活摘器官,有的同修讲营救亲人等。再有,如果所在城市有当地同修,请他们加入進来,作为当地的居民发言,效果往往更好。总之我们更多的站在让对方的角度考虑问题,用他们能理解的方式去讲,这也是善心的体现吧!而且,大法弟子之间配合互动,整体的力量更大。

在新年晚会期间,我们又加進了中共破坏传统文化和介绍晚会的内容,让听众不但知道了迫害的残酷,也感受到了大法的美好。在洛杉矶新年晚会的招待会上,我们遇到了几个市议会的成员,他们几乎立刻就认出了我们,告诉我们,我们的演讲让他们印象深刻,非常高兴又见到我们。

三、众生都在等待被救度──讲真相中的几个小故事

一、第一份通过的决议案

去年六月份,也就是在我们开始讲真相的三个多月后,我们接到一个城市的通知,告诉我们他们的市议会已经全体通过了决议案,强烈谴责中共政权对法轮功学员的残酷迫害和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犯罪行为,并且要求美国政府利用一切方式敦促中国政府释放所有法轮功学员并停止迫害,并决定将决议案正本送达当地法轮功学员一份。我们一位同修前去市政府接受此决议案,她出来时正赶上该市在市政府广场举行庆祝活动,很多市民聚集在此,简直好象在庆祝这个决议案的通过。同修向参加活动的人讲了通过决议案的事,并发放了介绍法轮功的传单,该市市民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每一位接了传单的人都郑重的说:“谢谢你!”很多人还深深的向学员鞠躬致意,真的让我们感受到了众生都在渴望听到真相,渴望为大法和大法弟子尽一份力。

二、面巾纸的故事

每次我们在讲受迫害的经历时,几乎都会禁不住落泪,经常也有市民跟着我们落泪。一次在一个市议会上,一位同修在讲到受电棍酷刑和精神折磨的经历时,泪流满面,后来又讲到活摘器官时,更是泣不成声。市议员和当地善良的民众都静静的听着,有的还在擦眼泪,靠近这位同修的一位议员则打开一包面巾纸,一张一张的递给她。讲述的同修因为太投入,根本没注意到,等下来后才发现原来自己不停的擦眼泪的纸巾是那个议员递过来的。

三、市长的拥抱

还有一次,市议会在听完我们的演讲后非常同情,那个市是一位漂亮的女市长,她告诉我们一定要为我们做点什么。听到他们为自己的未来做出了正确的选择,我们也很高兴,在他们進行下一个议题的时候我们就离开了。刚走出大门,就听到有人叫我们:“女士们,请等一下!”回头一看,原来是那个女市长,只见她急急忙忙从后门冲了出来,跑到我们跟前,我们惊奇的发现,她眼里含着泪水!她跑过来和我们每一个人紧紧的拥抱,并响亮的亲吻我们的脸庞,感谢我们来给他们讲我们的故事,还说:“我会尽我所能做我能够做的。”后来她给所属区的国会议员写信,要求她支持法轮功,反对迫害。

四、现场通过决议案

去年十月初,我们收到一个市议会发来的邮件,通知我们下星期他们要在市议会上讨论我们提议的决议案。当天,我们通知了居住在那个市的同修也前去支持,帮我们发正念。会议讨论進程中,一位市议员严肃的说:“我们美国很多大公司的生意都在中国大陆那里,比如说:沃尔玛(WALMART),所以我们要……”听起来似乎表现出要投反对票,但紧接着,他脸上露出了笑容,说:“只是开玩笑,所以我们要支持这个决议案。”然后所有议员都按下了绿灯,全票通过了该决议案。我们现场送上学员亲手做的莲花表示谢意,他们表示,能够在反对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这件事上给予支持,感到非常高兴。

洛杉矶有近百的城市,到目前为止我们已经走过近四十个城市的议会了,但仍然任重而道远,我们还有一半的城市没有走到。议会讲真相的过程,既是救度众生的过程,又是纯净自己的过程,同时也是一个洪法的过程。我们会继续坚持做下去。听师父的话,一个角落不落的做,通过讲真相使众生得闻大法福音。正象晚会歌中所唱:“真相是救度,真相是希望”!

谢谢师尊!!谢谢同修!

(二零零八年美国洛杉矶法会发言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