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法破迷,走出生死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三月十六日】尊敬的师父好!!同修好!

我想与同修们分享一下我修炼法轮大法经历中的几件事。我是在一九九八年得法的,在那个时候我学法轮功的目地就是为了治病。当时也没想到什么修炼不修炼的,可是当请了《转法轮》走上修炼的路之后,我的人生就彻底被改变了。

为治病而来,炼功二个星期开天目

事情是这样开始的。当时我还是一个学生。由于在学校的课业繁重,压力太大,被学校搞的不眠不休,睡觉睡不够,饭不定时吃,抽烟咖啡啤酒就成了我的提神和成绩的必须之品。持续一段时间之后,压力逐渐的加大,身体也垮了,我不幸的就患了严重的胃溃疡。由于自己的父亲是个外科医生,也是一个中医大夫,我就靠着中药西药和针灸一直撑到了大学毕业。当时也在学校认识了自己现在的太太。毕业之后一直没有体会到健康的重要,生活一直都不正常,我的病情就从胃溃疡引发了十二指肠溃疡,有一次严重到三四天不能吃喝和上厕所,肚子严重的肿起几乎和孕妇一般大,一直到我爸爸前来营救。那一次终于惊醒了我。

经过那一次事件之后,我爸爸很严肃的对我说:当你有一天拉黑血块的时候跟爸爸讲一声。他紧接着说:你再不把你的胃保护好,到那一天来时我就要给你买棺材了。其实你的胃病已经到了无药可救的地步,你就只有两条路可走,第一个就是改善你的生活习惯,然后再碰碰运气看看能不能好。第二条路就是去开刀,把坏的部份去掉,之后坏的部份又会再生,然后再开刀,一直开,直到你撑不住为止。

因为我爸爸是前台湾三军总医院肠胃科主治医师兼中医博士。他那样一讲等于是给我宣布了死刑。当时我想到了以前气功练过一段时间,那时的身体确实是比较健康的。可是由于太久没练,很多动作已忘得一干二净,那时的心情就只有悲伤和绝望。

直到有一天,机缘来了。我在洛杉矶十八台新闻广播中看到有免费教功的信息。在Santa Monica的海边有免费教授法轮功的活动。我就去了,那时已经有一些人在练了,我也就这样走進了大法。

有一天炼神通加持法的时候,忽然间看到了千万个小星星弥漫了整个空间。刚开始我也没在意它们,还以为是前天加班太疲倦了,疲倦到看到了星星。我就继续打坐,没过一会星星就成了千万颗小眼睛一闪一闪的看着我。当时我也没太在意,我还以为是疲倦造成的幻觉,我就继续打坐。忽然间一颗很大的眼睛出现在我的面前把我吓了一大跳,也许这一吓,让炼功点的站长注意到我了。当时我急着上班心里想:这是什么功啊,怎么会出现这些呢?

正急着要离开,站长及时喊住了我,问道:书,你看了吗?那时我才知道了《转法轮》这本书,没几天我就把宝书请了回家。回家后我如饥似渴的在一个星期内把《转法轮》看了几遍,那时也不知道怎么的,每看完一段《转法轮》总是心里头高兴,越看越幸福的感觉,而且还百看不厌。越看越吸引我,越看越放不下。也知道那看到的眼睛是自己的天目。可是后来由于工作的关系必须搬家,也就从那时,我离开了阿瀚布拉市的炼功点转为自己在家炼功学法了。

走出去,讲真相

修炼还不到一年迫害开始了。那时的环境真的很严峻,真的像是天都塌了下来似的。由于中共邪党的造谣和各地媒体的转载,学真善忍的人突然间成了大家歧视的对象,真正做好人的人成了大家攻击的目标。就算远在美国的环境也逃不过邪恶的污染。父母亲开始对大法也是人云亦云。那时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只知道每次他们高声时我就大声的猛解释给他们听:法轮功是好的!李洪志师父教大家做好人是对的!那时也不觉得奇怪,每次讲到这时他们总是呆呆的,好象被定住似的,几秒钟当他们思想清醒过来时总是会反复的说:要是法轮功是好的话,你的身体怎么还没炼好呢?他们还叫人不吃药!后来过了好长一段时间我才悟到,这是师父在用他们的嘴点醒我对治病的执著。当然那时也没想到什么治病不治病的,也不知道师父会用别人的嘴去点醒自己的弟子。只知道要向大家解释大法是好的。所以每当家人一开始不敬大法时,我也就会返回去告诉他们,《转法轮》是怎么怎么说的,师父是怎么讲的。我也慢慢的发觉我越多读《转法轮》,我的说服力越强。越读《转法轮》越能使真相進入他们的心中。

结婚后我们搬到了一个白人居住的区域,那里中国人非常的少,环境也比较单纯。由于居住环境的关系,跟中国人的事物距离也越来越远。相对的离学法炼功的环境也慢慢的淡化。由于发现了这个现象,我们就开始找附近的炼功点希望还能再回到从前和大家一起晨炼的时光。那个时候由于自己是个工作狂,日积月累的工作使我忘记了,其实还有很多方法可以找到大法的讯息的。有一天我就在上班时午休的时间找到了大法的网站明慧网。从网站中看到了大法和大法弟子如何的被迫害,中共邪党如何的造假诬陷大法,还有恶警如何的狠狠的打大法弟子和关押大法弟子。我和我的太太就在这样靠着明慧网支持着我们对大法的信念,靠着明慧网保持着和大法的联系。

直到我从明慧网看到了港府无理取闹的声称抗议迫害的学员“阻街”时,我受不了了。连一个文明地区都可以为中共邪党随时的制造假新闻时,我也要讲真相!但是和谁去讲?讲什么?那个时候我想到了我居住的公寓。那是一个住宅区,在那个区域里住满了人,很多高楼里都住满了人,要是在他们的布告栏里,贴上一张大法的真相传单,一定会有很多人看到。当天下班时,我带着在公司印的真相传单,把二十几栋公寓的布告栏都贴上了大法真相。那天晚上虽然走了很多的路,爬了很多节楼梯,但是内心的喜悦只有大法弟子感觉的到,因为从那一天起,我是一个真正的大法弟子了。

大法破迷,走出生死关

结婚后同时我的胃病也已经到了末期了,由于自己职业的关系,每天加班成了家常便饭。压力也是一个建筑师的通病,由于繁忙的工程,营造师的催促,和上司的紧迫盯人,我开始拉黑血块了。在我向公寓贴大法真相后的两个星期,拉黑血开始变的频繁了。每天要拉七次以上,每一次至少要拉六七缸血。每一次拉血痛楚都传遍全身,每一个身体的角落好象全部的细胞都散了似的。我发觉时间到了,该来的还是来了。我的人生才刚要开始就跌落到了谷底,可是那却是修炼的开始。

在第三天拉血的过程中,我差点丧了命,真的在那一天就是生死之关。当时拉的已经身体虚脱了,必须靠着马桶旁的铁栏才能把自己的身子撑起来的我,从镜子里看到了自己脆弱的样子。由于严重的缺血,我整个面部发白,当时的我只能静静的坐在马桶上流泪,心里万般的无奈和对自己家人的抱歉,尤其是对刚刚新婚的妻子。那时的伤心痛苦也就慢慢的在小小的房间里转变成了寂静,也许那时碰巧的也就進入了空的状态。忽然间听到了一个熟悉的声音。声音很严肃,仿佛是在问我:你是在修大法吗?那时突然《转法轮》的文章一篇一篇的从我的眼前划过,每个字都是金的,一个字一个字的从我的眼前走过。同时从开始学法炼功的景象直到现在所发生的事情,就象电影一样出现在我的眼前,历历在目。“真正的往高层次上带人”,“气功就是修炼”,“有所求的问题”,“失与得”,“业力的转化”……这时,我明白了。我立刻就向师父请求说:师父,弟子的罪业深重。弟子在死之前希望能够自己承担以前所有的罪过与业力。弟子知道都是师父在帮弟子承受,弟子知道师父替弟子做的太多了,就让弟子自己还吧。突然我的便血立刻停止,全身的痛苦在刹那中消失。那时我真的急了,我对师父说:师父,至少让弟子承受一点吧。自己一点儿不承受是不行的!一说完,便血立刻就回来了。但这次没有了痛苦。从那天起我的便血从很多变很少,从黑色慢慢转变成鲜红,最后一滴一滴的没了。

整个过程从开始到结束总共七天,师父给了我一个健康的身体。不但我的胃肠好了,我天生的风湿也好了,在高中时打美式足球受的脚伤也好了,还有我以前练××道和别人打斗的伤也全都好了。无病一身轻的感觉真好!现在回想起来那个时候真的是在过生死关,而且过关的考题就是选择。就是自己是在选择要做个真正的修炼人还是要做常人。

之后不久我终于在中领馆前找到了抗议中共迫害大法的同修,加入正法修炼的行列。在两位同修的帮助下我和我太太加入了送报纸的行列,同时也和同修一起在公园炼功,证实大法。其中在公园炼功有那么一段经历。有一天有一个常人在我们打坐的时候轻声走近问道:你们到底在干什么?(在此说明一下,因为他是一个在此地出生的菲律宾人,以下都是中文翻译)我就很快的把法轮大法介绍给他知道,他也很快的就学会了功法。两个星期之后,他给我打了一个电话说到:Henry,我真的受不了了!我今天一定要告诉你!我看到了很多不解的事情。我看到我们在炼功的时候,在我们场的正中间有一个好大的佛!同时在我们周围有好多人围着,差不多有两千多人吧!而且他们都是跪着的!之后我们聊了一会,从电话里得知,在他很小的时候就可以看到另外空间,因为怕别人说他是神经病,他从来都不说他看的到。由于他都已经看到这一步了,我就带了一本英文的《转法轮》给他,希望他能尽快得法。当他翻到师父法像那一页时,他大声的说到:就是他!他就是那个佛!

能够得到大法是最幸福的,谢谢师父。

(二零零八年美国洛杉矶法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