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明慧网曝光对邪恶有巨大的威慑力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三月十八日】湖北孝感市大法弟子杨用萍、孙春华于2008年2月18日被中共邪党孝南公安分局110巡逻队绑架迫害,在同年3月5日正念闯出(另一张姓男同修也于前两天正念闯出)。这其间由于某个参与营救的同修有漏,而促成了新的干扰和迫害。我把这个插曲写出来,请同修们从法上帮助悟一悟,切磋切磋,看是不是这么一回事。

杨、孙二位同修被绑架后,邪党恶警对她们随身携带的真相资料、真相币、师父的《转法轮》等大法经文及钥匙等物品進行了非法登记后,并未“没收”。仍由她们自己保管。当两位同修的亲属去要人时,恶警还允许两位同修将上述登记的物品交给其亲属带出来。

谁知过了几天之后,国保大队的恶警又反悔了。不停的找两位被迫害同修的亲属,要他们把带出来的大法资料再交回去。不然就不放人。此后当亲属和同修们去国保大队要人时,恶警们始终咬定那句话:只要把带出来的大法资料交回去就放人。别的没多话说。

这颠三倒四的恶警们究竟抽的是哪一门子的筋呢?参与营救的同修们有两种不同的看法:一种认为恶警可能是在为加大迫害“找证据”。我们千万不能配合,防止上当。第二种意见认为恶警也是人,也是应该被救度的对象。送回一点大法资料给他们,并不违反“尽量多救人”这个总原则。符合正法洪势已经到了最后阶段这个总趋势。最后按第二种意见行动,挑选了几份真相资料给了国保大队。谁知这些恶警们果然没有再啰嗦,而是“守信用”的放了人。也没有進行监控、跟踪、上门骚扰等進一步的迫害。好象就不了了之了。

这一下把同修们搞的有点“懵”。这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呢?这国保大队的恶警们是发了昏、犯了迷糊还是咋的?

原来,执笔写曝光消息的同修是一位新学员。并不懂得如何向明慧网投稿。听到杨、孙二位同修被迫害的消息后,就想到要上网曝光(该消息发表在明慧网2008年2月25日“大陆综合消息”栏目内)。由于这位同修不知道打开“综合消息”的栏目查看,以为是明慧网没收到或者是收到了不够重视,没有发表出来,于是又把消息发出去了(发表在明慧网2008年2月27日的“大陆综合消息”栏目内)。但这位同修仍然不知道他的文章又上了网。直到12天后(3月7日晚上)偶然打开该栏目才发现!

其实在他的这两条消息上网曝光之前,已有一条关于该迫害事件的简短信息登载在明慧网2008年2月20日的“大陆综合消息”栏目内。由于该同修当时掌握的情况还不是很清楚,故在其第一则消息中还把“孙同修”误写为“吴同修”。并且在常人中形成的那种政治斗争的观念的带动下,为了给邪恶施加压力,回避了杨、孙二位同修是因为贴不干胶等真相标语,而被绑架迫害这一基本事实,曲笔写成是“在给亲友们拜年后回家的路上”被绑架。结果这个“漏”一下子就被旧势力给抓住了。因为这个说法既不是“真”的,也不符合大法在常人社会这个层次的法理。它在恶警们那儿的表面反映就是觉得受了“冤枉”、受了“委屈”。认为“不是那个事”!为了把所谓的事实搞清楚,把所谓的证据搞扎实,把所谓的案子办成“铁案”,就出现了前述恶警们出尔反尔,把已经放出来了大法资料又要重新收回去这样一个不该发生的曲折。

该同修通过这件事悟出了三点法理:一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是千真万确的伟大法理。一个从来不知道网上投稿的新学员,居然连投两稿且连中两稿!这不是师尊的加持、鼓励,可能吗?二是大法弟子的一言一行都要在法上。因为旧势力钻空子,就象水往裂缝里渗透一样。三是上明慧网曝光,对邪恶有一种巨大的威慑力!

许多在邪党邪恶部门工作的人员(其中不可救药的恶警只占极少数),他们由于所谓“工作”上的关系或原因,也在不断的接触大法、大法弟子和明慧网。他们也或多或少的知道了一些真相,悟到了一些理。他们也害怕神佛的报应和被淘汰,也有追求幸福、平安的愿望和企盼。所以我们在正法洪势逐步推進过来的最后关头,面对邪恶好比强弩之末的新一轮干扰和迫害,一方面是要及时地将恶人们送上明慧网進行曝光,为今后的清算和大审判留下依据;另一方面要因势利导的利用一切机缘,对中共邪党的公、检、法、司、武警、国保、“610”人员讲真相。能够救一个是一个,能够解体一点是一点。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