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好法、坚定正念才最安全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三月二日】我在发真相资料的过程中遇到过多种干扰,但都在坚定的正念后排除了。下面我说说两次发真相资料前受到的干扰的经过。

一次,我准备晚上到外县发真相资料,准备出发时,摩托车却怎么也启动不了。我的摩托车是质量比较好的新车,平时一下就能启动的马达这回怎么启动不了呢?下车检查了油路、电路,都正常。后改用脚启动,一连踩了十几下后,摩托车才勉强启动了。

车是启动了,不好的思想也冒出来了:“今晚好象预兆不好,发真相资料会不会被抓,会不会是师父点化今晚有危险不让我去呢?”这时怕心越来越重,我骑在摩托车上犹豫不决,脑海中一个声音说:“今晚算了,改天再去,时间还长着呢!”另一个声音说:“现在正法進程这么快,法正人间的时间就要来到,那么多宝贵的生命等着我们尽快救度,我们应该争分夺秒的去救度世人,怎么一点小小的干扰就不去了呢?”

救度世人是师尊要我们做的伟大而神圣的事,师父只会为我今晚要去救度众生而高兴,怎么会拦着我去发真相资料呢?只有共产邪灵和旧势力、乱神才会干扰我,今晚我若不去,那不是顺从了旧势力的安排了吗?我们是全盘否定旧势力的,包括它们的存在都是不承认的,我们只能坚定的走好师父安排的路,广救众生,完成自己的史前大愿才对,怎能被一点小干扰和破坏就不去救人了呢?怕什么呢?有师父在,有法在,还有无数的正神在为我们助威,我们做的是宇宙中最大最正的事,谁也不配干扰和破坏。

正念足了,怕心没了,我骑上摩托车驶向四十里外的县城。与同修会面后,发完正念,每人装了二百多份真相资料。发资料期间我俩一路顺风,赶回家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五点多了。困意时时袭来,我努力使自己清醒,但还是有好几次迷迷糊糊把车开到路边,其中一次我差点就要开到路边了,突然一股力量把我和摩托车一下拉回路中央,同时我也清醒了过来。我顿时悟到是慈悲伟大的师尊时时都在看护着我,我不由泪流满面。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安全返家,真正领会到师父在《洪吟二》中的“弟子正念足 师有回天力”的涵义。

另一次,我们四个同修骑两辆摩托车准备到外县一个大集镇去发真相资料。我们在同修家装上真相资料就出发了。由于巷子小,在一个直角拐弯处又停着一辆架子车,为避让人力车,我的右腿面猛的碰在铁脚蹬上,当时钻心的疼,血也顺着小腿流了下来,我没对同修说,忍着疼带着同修上路了。

骑着车,我的思想却没闲着,不好的念头直往出冒:今晚真不吉利,刚出门就把腿磕破了,还流了血,这次发真相资料会不会有危险,被抓去迫害等等。

我知道这些观念不好,但还是不断的往出冒,我使劲摇了几下脑袋,努力使自己清醒起来:我不能再顺着这些坏观念由它来干扰我,应该发正念解体它、清除它。我们从几十公里外到县城约了同修去救度面临大劫的众生,这么紧迫的大事怎么能因为受了一点伤而走回头路呢?想起那些还在劳教所遭受酷刑折磨的,甚至正在面临被活体摘取器官而失去宝贵生命的同修,我为自己还有乱七八糟的念头和怕心而感到惭愧万分。我们仅仅做了一点点救度世人的事,那离师尊的要求和自己的史前大愿还差的太远太远,师尊却给了我们莫大的荣耀,称我们是走在神路上的神。神是不为世间一切所动的,自己受了点干扰、负了点小伤就观念乱往上翻,起了怕心,这是神的表现吗?离师父的要求差的太远了。怕什么?我认识到了自己的不足,就发正念铲除那些观念。

我们发着正念,一口气跑了八十多公里路,到达外县一个大镇,顺利的发完真相资料和光碟,安全的回到家中。

通过以上两次发真相资料的过程,我悟到师父要我们做好三件事,什么都在其中的法理。在我们学好法的同时,救度世人的同时,也是我们去掉各种执著,提高心性的过程。平时学好法,在遇到任何事时就能做到正念正行,只有在纯净心态下去救度世人效果才是最好的,也是最安全的。

让我们所有同修都精進不停,做好三件事,早日结束这场最邪恶的迫害,圆满随师还。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