慎重选择 紧随师行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二日】我在大陆某知名大学工作,近60岁,98年得法,现已随师修炼9年多。想把自己慎重选择大法修炼的经过写出来。因为我的经历也反映出在大陆生活的中国大多数人的经历,用以唤醒更多的同胞,从多年沉睡的梦中醒来!

我初得法时,觉得该功法很好,法理清晰易懂,教人做好人。给我一个全新的面貌,当时我想:人人都按《转法轮》的要求去做,社会该多好啊!我就开始踏踏实实的修炼大法。半年的学法炼功,我的身心变化很大,原来的十几种轻重不同的疾病,都不复发了,连脚上蛋黄大的硬疙瘩(家里人担心是癌症,劝我去医院检查)也小了很多。

99年“4·25”之后,乌云滚滚的邪恶形势,让人喘不过气来,单位、家庭、电视、广播、真有天塌地陷之势。学校党委、工会头头找我们开会,让我们人人表态,在座的修炼人都讲了自己修炼法轮功后的身心的变化情况,该功法让人做好人,修真、善、忍,健身效果非常好。我发言时,有些激动,如实的讲了我的想法:我这一辈子怎么也活不明白,十几岁时就打倒刘少奇,后来刘少奇给平反了;又几次打倒邓小平,读大学时我们班还是打倒邓小平的先进班集体,可是邓小平经过几起几落后成了伟人;十年文化大革命真可谓轰轰烈烈走过来了,最后结论是:十年文革错了;又遇上了89年“六四学潮”,学生们反官倒、反贪污、反腐败;学校教师从内心支持学生,我当然也不例外,可“六四学潮”被定性为反革命运动。

人一生真可谓短暂,转眼我已经是50岁的人了,回过头去看一看:原来一心一意为国家为人民、跟着共产党而努力奋斗了半辈子,结果什么也搞不明白,反而件件是错的。心想:年岁也大了,不求名了,也不求利了,锻炼锻炼身体算了;于是开始修炼了法轮功,没交过一分钱,而多年花了多少钱,吃了多少药没治好的病,现在都好了,可又说我错了。我这一生到底怎么了?!我怎么也活不明白,难道命运就是这样?讲到这里,在座的人都笑了,他们的笑中包含着对我的理解、同情和关心,又包含着对政治的不满。同时也引起了他们的深思,中国又有几个人不是这样走过来的呢?!我是一个搞自然科学的人,在大是大非问题上有这么多的”错误”,搞政治工作的人和年岁大的人比我的 ”错” 更多。大陆人啊,活得累,活得苦啊!

当时的环境真可谓黑云压顶城欲摧呀!大会、小会、电视、标语等等几乎全是造谣、诬蔑、陷害法轮功;家人、亲戚朋友都诚心诚意的劝说我“不要炼了,国家都要取缔了。”

天生自强好胜的我,这次再也不随波逐流跟随形势一帮哄了。一定要明白的活一次。于是我带着一大堆问题,开始了仔细的研究:各大报纸有关批判法轮功的文章我全部拿来查阅。经过一段的苦苦思索。结果《转法轮》上的一句话“另有用意的人一概扣上迷信的大帽子”,把所有诬陷法轮功的歪理邪说都全部推翻了。

这时我真的觉得大法是如此的伟大,是任何力量也动不了的金刚不破之法理。我决心已定:我要修下去!修真、善、忍没有错。哪怕只留下我一个人(当时确实有一些人不修了)我也毫不动摇修下去。

当时铺天盖地的造谣诬蔑让只修炼半年的我无法忍受,我真不知道“堂堂正正”的各大小报纸和各大电视台怎么能无中生有、把白的说成黑的呢?我这才真正的醒悟过来,我的半生就是在这样被蒙蔽的环境中生活过来的。

对法轮功和师父的诬陷达到了让人发指的地步,太无耻、太流氓了。我是一个普通公民,我要向宇宙呐喊:“法轮大法好,修真、善、忍没有错,师父和学员冤。”我有机会就讲,有环境就说,把真相告诉更多的世人。在师尊安排的道路上修炼着自己,智慧的做着自己应该做的事情。8年多过去了,尽管有很多执着心去得很艰难,也走过了不少弯路,但对大法和对师尊的坚定信念从来没有动摇过,从来没有停止过用不同的方式、向各类世人讲清真相的事情。我经常想:我是大法一粒子,溶于法中,一切邪恶、烂鬼都别想干扰我。信师信法的坚定正念,于大法的威力溶合在一起,没有任何人、和邪恶组织干扰得了我。反而不少人跟我学法炼功。在单位同修的共同努力下,我们几位党员不交党费,不参加任何活动,即公开退出。没有任何人敢找麻烦,共产邪灵已经解体了。当然我们不能掉以轻心。要更努力的做好三件事,走好师父安排的最后的路。

在党文化中浸泡着的中国人,在欺骗、谎言、恶斗的环境中的炎黄子孙们觉醒吧!回头看一看,仔细想一想,有多少人“为国为民”献出了生命;有多少有远大理想的人满腔热血付之东流;有多少遗憾和悔恨。如果永不清醒,真是白来世上一遭,生活的悲哀,活得可怜!我衷心希望多年在蒙骗中生活的大陆人,去看看《九评共产党》,去了解“法轮功”,明辨是非,弄清真相,做出自己的明智的选择,给自己生命一个永恒的、美好的未来。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