镇江公安、句东女子劳教所对金佩霞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四日】金佩霞,今年六十四岁。因为坚持修炼法轮功,坚持自己的信仰,遭到中共恶党江苏镇江市公安局、六一零组织的非法迫害。

金佩霞丈夫长期瘫痪在床,需要人服侍。二零零五年十二月,恶警突然闯入她家非法抄家,恶党徒人性全无,完全不顾她那瘫痪在床的丈夫,将她非法关入劳教所进行二年残酷迫害,结果直接导致金佩霞丈夫死亡。

金佩霞被关在江苏省句东女子劳教所女子三大队。句东女子劳教所是个邪恶势力的黑窝。三大队是专门非法劳教法轮功学员的中队,那里的狱警指使、操纵着吸毒犯、卖淫犯等对坚持信仰的法轮功学员进行各种迫害,除了关小号、严管外,还采取其它酷刑折磨手段,如什么“夫妻床”(电棍电女学员的阴部)、不让大小便、不许睡觉、使用不明药物破坏中枢神经等。法轮功学员之间不许讲话,甚至不许交换眼神。

在句东劳教所,金佩霞前后遭受五次“严管”:

因拒绝写所谓“四书”,金佩霞刚被非法关入就遭到严管,关小号、毒打,脸部、手和脚都被打肿,每天都被罚站。因为每晚睡觉不足二小时,被体罚时自然会打瞌睡,可是,一打瞌睡,那些邪恶之人就用凉水往她脸上泼,大冬天,衣服被泼湿了还不允许换。她们还用眼镜和笔尖在她脸上乱画,脸划破了,血滴在地上。她们还揪着她的头发往墙上撞,头发被揪的大把大把的往下掉。另外,他们还把小板凳架起来,叫金佩霞站在上面,或蹲在一块小方砖中,头要平着前方,两手放在膝盖上,不许动。犯人有狱警的指使和撑腰,她们为了讨好狱方,就对大法学员进行恶毒的迫害。第一次严管金佩霞遭酷刑折磨近两个月。

金佩霞因坚持不写“法轮功是×教”,遭到第二次严管,她在恶警办公室罚站站了整三天。

第三次严管,是因为她在写“作业”时说天目看到了什么不是幻觉。她说:我师父在书上说,天目所见在另外空间是真实存在的(不是师父原话),结果又遭到非法体罚。白天在办公室,夜晚在零下四至五度的厕所门口走廊上写“思想汇报”、写“检查”,一直到深夜,前后共十二天。

第四次遭非法严管是因为她在上课时不听邪恶的谎言,上课背经文,并将经文写在书上。

有一天恶警搞所谓“安检”,她被查到了,又遭受体罚。这次和她一起被非法体罚的共有六人。那是酷暑季节,白天气温达到三十六、七度,在这种条件下,恶警逼她们在水泥场地上进行超时间所谓“训练”,前后共十九天。

金佩霞第五次被严管是在她即将解教时(离回家还有十几天),狱警找她谈话,要她写保证书、决心书,她坚定的说“不写”,并表示她还要写声明,声明以前所写的作废,队长听后威胁她说,要对她加期三至七个月,问她有没有想到后果。她说:从不想后果。为此,恶党狱卒又对她进行了非法迫害,并将她封闭在一间监舍里,不让大小便。就在回家的前一天还叫包夹对她说:不写不让回家。金佩霞说:不回家就不回家。结果到期还是放了她。

目前句东女子劳教所还非法关押着多名大法学员,其中有王建平、王惠兰、李莉、赵荣彩、胡珍如、刘琴芳,以及一些新近被非法关押进去的大法学员。

望了解镇江市恶党和句东劳教所罪恶的法轮功学员继续揭露他们的罪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