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方强劳教所、句东女子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二日】我叫胡春清,多年来一直身体不好,1997年因同学引荐开始修炼法轮功,使身体奇迹般康复,同时使我的道德修养有了很大的提高,我切身的体会到了法轮大法的无比美好。1999年法轮大法遭受迫害后,广大的法轮功学员及家属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迫害。2002年6月11日我被绑架到洗脑班,由于我坚持不放弃大法修炼,在6月25日被非法关押到当地看守所,又于8月13日被非法关押到江苏省盐城市大丰方强劳教所。

一、在方强劳教所遭受的迫害

刚到方强劳教所入所队,就有3个劳教人员威胁我写“转化书”,我未从。我被安排到组里,曾经换过好几次,在组里只有我一人是法轮功学员,其他人都是劳教人员,有两个劳教人员被安排“看管”我。有一天组长对我说,恶警让我比其他人晚睡,我觉得没有道理,不同意,组里人说,恶警讲了,你不晚睡觉,大家都不能正常睡觉,以此威胁。他们不让我睡,我就硬躺在床上,这时恶警张莲生让人把我的被子拿出去,同时也把我叫到办公室,我态度坚决,说不让我正常睡觉,我就绝食。经过这个过程,才让我正常睡觉。

恶警安排我参加“交流”,所谓的“交流”,就是强制你去听一些人污蔑大法的胡言乱语,我参加了几天后,觉得不应该参加,因为信仰自由是一个人的基本权利,是受法律保护的,所谓的“交流”完全是灌输谎言与污蔑,想破坏我的信仰,这是非法的。有一天恶警又要把我带到二大队“交流”,我拒绝上车,这时“干部”安排四个劳教人员抬我上车,到地点后,我拒绝下车,四个劳教人员又把我从车上抬到二楼会议室。

在一次所谓的“交流”中,直到晚上很晚了还不结束,我不想听,一个所谓的“帮教”人员行为无理,这时我就闭上眼不理他们了,恶警张莲生说,我们有的是办法。有一天我对一个“协管”说,我明天不参加“交流”了,如果再让我参加我就绝食,请你报告干部。第二天早上,一个姓刘的管教,手上拿着手铐,让我去“交流”,我不同意,就让我和其他新入所的劳教人员参加训练了。

过了一段时间,恶警又让我参加“交流”,这次我没有坚决抵制,就参加了。听到那些人的胡言乱语,晚上我就睡不着觉,所以我有时就闭着眼。有一次,恶警丁加建让我站起来,我不肯,他把我坐的凳子摔在地上,然后把我带到办公室,一个叫王飞的头目,是大队书记,让我立正,我不服从,几个“管教”强行让我立正,我坚决不服从,恶警又拿来两根电棍,我高声喊着,非法使用电棍了,最后他们把我按倒在地,给我戴上手铐。这以后,他们给我调换了一个组,由于恶警的安排,到这个组后,同组里的劳教人员,就有意刁难我了。通常情况下,组里的人对我们法轮功学员都很尊敬,他们认为法轮功学员不是犯人。

所谓“交流”一段时间后,恶警觉得用这个办法欺骗不了我,就来硬的了。在03年1月7日,对我实行了“严管”,实际上就是对我进行人身迫害。恶警将我一人单独安排在一个房间里,其他人都是对我实行迫害的劳教人员,在初期迫害我的劳教人员有四个人,有一段时间又增加了三个人。参与值班的人还有其他六人。恶人强行让我面对墙立正,我反抗不从,这以后就不让我休息了,整天站着,开始时从早晨大约5点半起床,一直到深夜大约零点30分,再后来直到天要亮了才让睡一会,也就是到伙房的人开始做早饭的时候才让睡一会,其中有三天三夜一点不让睡觉。

平时人没有这个体验,长时间连续站着,那是十分痛苦的,脚掌很疼,人根本受不了,坚持不住时,我就坐在冰冷的地上,恶人就往我身上浇水,往地上浇水,我整天身上都是湿的。除了打我,恶人还用各种方式折磨我,恶人用烟头烫过我,用脏拖布和扫帚往我头上和脸上弄,用鞋底搓我的脸和嘴,所采用的卑鄙手段说不完,其残暴程度令人发指。我的耳朵被打坏了,手被踩出血了,一个大脚趾被恶人踩坏了,我的手被恶人咬出血了,头皮被恶人用开水烫伤了,恶人打我时竟把鞋的底和鞋帮打裂开了,把塑料凳子打坏了,把拖布的木把打折了。我的腿被打伤后,都不能下蹲上厕所。邪党恶徒们没有人性啊,还经常不让我是上厕所,小便就解在裤子里。恶人还在地上、在我的衣服上,写骂大法师父的话。

因为我不屈服,邪恶对我的迫害步步升级,有一次,恶人把马桶装满水,将我的头按在桶里,水灌进我的肚子里,我挣扎过程中,把马桶弄倒了,恶人又搞来一马桶水,我趁其不备,将桶弄倒,恶人就将我按倒在地,把我的头死死按住,往我的鼻子里、嘴里灌水,一会肚子就鼓鼓的,那滋味是无法形容的,马上小便失禁。给我灌水的犯人中,YJ是一个主要份子。

恶警陈有龙来到门口时,我向他说明这一过程,他说我没看见,我说出去后要把情况反映出去,他说,你屈服后,我们让你说什么你就说什么。

灌水没有使我屈服,恶警更加丧心病狂,在给我灌水的次日早上,犯人把我带到禁闭室,途中我看到恶警张莲生用大衣包着什么东西也去那里,我知道恶警要用电棍迫害我了。这次罪恶是恶警魏云主持的,他是大队的教导员,入所队的“管教”全部参加,总共捣了三轮。恶警给我戴上手铐让我坐在长条椅子上,两边各坐着一个犯人把我控制住。在前面我看见恶警陈有龙、张莲生搞,同时用两根,还有一位这里就不说出他的姓名了。在后面也有人在捣,我就看不见是谁搞的。电棍很厉害,一会嗓子就特别干,皮肤都烧焦了,当时我情绪比较稳,恶人觉得电棍没有发挥到应有的威胁力,并说电是足的啊。(恶人给我灌水之后把我的头剃光了,捣电棍的主要部位就是头和背部,恶警张莲生还电我的手和脚。在场的犯人是MHJ、CSJ、GZX三人)。

邪党恶警在迫害我的过程中,不断的逼迫我抄写污蔑大法的书。一个人信仰什么,却让他抄写污蔑他信仰的烂书,真是荒唐透顶,所以我一直拒绝抄写,恶警对我用了电棍,我也不抄。这时恶警又耍起了花招,又让我抄写其它内容的书,我就抄了,实际上我是上了邪恶的圈套,因为这是恶警整人的一种方式,整天让你抄写,到深更半夜也不能停,到最后根本写不了了,手不听使唤,眼睛也模糊了。抄不下去时,恶人就毒打我,还往我身上浇水,全身都是湿透的。

更加残酷的是,恶人还经常往我鼻子里嘴里灌水,有一次竟然要往我嘴里灌脏水,这一次我看也太过份了,就坚决反抗,这次恶人没有得手。至此邪党恶徒才停止对我的迫害。后来我听说,这时我的身体已极度虚弱,再搞下去,恶警担心会危及我的性命,被曝光。真是邪恶,干了邪恶的事,还要掩盖其罪恶。

这次的邪恶迫害,除了捣电棍是恶警亲自动手外,其它罪恶都是恶警操纵劳教犯人干的。我有一次趁恶人不注意强行跑到恶警办公室,向恶警反映情况,实际上没有用,因为本来就是恶警安排的。我把伤处指给恶警张莲生,他说我没看见恶人打我,恶警王飞说这是轻的,别人被整的比你还厉害。

我这次被迫害是在方强劳教所四大队入所队进行的,入所队的很多劳教人员都知道,这次我被迫害的过程整整持续了二个半月。在我被迫害的同时,还有几名法轮功学员也受到迫害,我听到过“帮教”和一些劳教人员讲其他法轮功学员被迫害的情况。

二、第二次迫害

在03年10月2日恶警把我从入所队带到四大队二中队,这个中队是专门迫害法轮功学员的,除了法轮功学员,还有一些被安排监控、迫害法轮功学员的劳教人员,新的一轮迫害从此开始。在这次迫害中,大约有十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

这一次恶警又专门把我弄到一个房间,开始时有四个迫害我的劳教人员,随着迫害的加重又增加了几名。参加的恶警是周红标,还有一位姓朱的“管教”,这次来软的没几天就来硬的了,没多久就强制我5天5夜一点不睡觉;恶人往我的脸上乱写乱画,贴在我耳边大声喊着坏话,把师父的法像塞在我的鞋里,塞在我身体的什么部位;恶警乔大队长用粉笔在我身上写字,有一个晚上他以谈话为由又让我整夜没睡。邪恶迫害的手段极其残酷,参与迫害的劳教人员都说惨不忍睹。

省里有一个恶警唐国防也来到方强劳教所,我向他反映了情况,没有任何效果,怎么能有效果呢?后来我才知道唐国防是个十分邪恶、十分阴险的家伙,他本身就是一个迫害法轮功学员的狂热之徒,开始的时候还以假善来伪装自己,到后来就亲自上阵了。这个恶人来了以后,又把我带到三大队的一楼,这层楼面是空的,在我被劫持来时,这层楼面共有两个迫害组,一个是迫害我的,另一组是迫害另一名法轮大法学员的。这次参与迫害我的恶警是周红标、还有一位“管教”是谷以利,还有一位姓黄的“管教”(也可能姓王),参加所谓谈话的还有其他恶警。参与迫害的劳教人员有四位,他们四人分成两组值班。到这以后就一直不让我睡觉了,但在后半夜有时可以靠床边闭闭眼睛,就是这个不让睡觉让人吃不消,但我仍然坚持着不向邪恶妥协。经过一段时间后,恶警又把我带到入所队,回到入所队,恶人也没有停止对我的迫害,只是程度小了些。

没隔几天,新的一轮残酷迫害又开始了,这次参与迫害我的人员有:从句东女子劳教所来的女恶警有郑琪慧、丁慧、周英,句东女所来的女“帮教”有三个。方强的恶警有周红标,另一位是谷以利,他参与了迫害,但不是狂热分子。方强的劳教人员有六人。省劳教局的唐国防也参与了对我的迫害。刚开始迫害的时候,每天只让我睡很短的一会觉,我向唐反映,唐说我俩同时睡。真是荒唐,你折磨我之后回去睡觉了,我怎么可能呢?

这一次句东来人总共搞了20天,其中有9天 9夜一点不让睡,恶警搞车轮大战,恶人还以各种方式折磨我,也不让我上厕所,也不让我休息,这9天是很难坚持下来的,人看东西都变形了,但是我还是坚持下来了。恶警周红标指挥劳教人员迫害我,说什么“上墙、拉直、烫平”,还安排劳教人员强行按住我的手,在师父的法像上乱写乱画,他还搞来了一只锣,让犯人在我耳边敲。

这次句东恶警来到方强劳教所对我进行迫害的同时,还从句东女子劳教所带来了一位女大法弟子高玉兰(音),听说高玉兰在方强劳教所也遭受了极其残酷的迫害。

句东恶警走了以后,方强的恶警又组织了一轮新的迫害,参与的恶警有魏红慧、陈金祥、潘育华,恶首是魏红慧,“管教”吴晋军也参加过。参与的劳教人员基本上是原班人马,调走了两个人,又来了一个非常狠毒的家伙。参与迫害的还有两个“帮教”。这次除了不让睡觉外,还经常往身上浇水,浇水的主要是劳教人员LLY,动手打我的主要是劳教人员LLY和CY,用针扎我的是劳教人员XY,恶警还强迫我蹲着进行体罚。

大约在03年11月末,恶警又把我从方强劳教所的三大队带到了句东女子劳教所迫害,去句东的恶警有魏红慧、王飞、陈金祥、潘育华,还有一个姓姜的“管教”,随去的“协管”是PBG,去的“帮教”人员有GYX、QDY、SJH。参与迫害我的恶警除了方强的恶警,还有句东的恶警周英(女),还有另外两个女的,参与迫害我的句东女“帮教”有SYH、SSX、HLZ、XJ等,方强的“帮教”GYX和QDY,方强的“协管”PBG也参与了迫害,“帮教”GYX是很积极的家伙。这次迫害行动,句东还有两、三位女法轮功学员同时遭到迫害,她们是刘承芝(音)、陈贺婷(音),方强的“帮教”SJH被安排参加了对句东女大法弟子的迫害组。后来我也听到SJH讲邪党恶徒对句东女大法弟子的残酷迫害。这次迫害的组长是方强劳教所的恶警王飞,副组长是句东女子劳教所的女恶警郑琪慧,在迫害中,一个女政委,可能姓刘,还有女所长,可能姓缪,也亲临现场。

这是一次惨无人道的迫害,除了一直不让睡觉,不让吃饱饭,“帮教”和劳教人员还经常打我,还经常往我身上浇水,还强行下蹲体罚。GYX把我在地上拖来拖去,GYX往我身上浇水时,我只穿一件衬衫,还开着窗子,吹着风扇,每次都要持续很长时间,PBG也往我身上浇过水。恶警经常让PBG把我拉到水龙头下往头上浇水,而且是冰凉的水。GYX和PBG用金属棍打我脚心,那真是撕心裂肺的痛,人不由自主的大叫。当我十分虚弱的时候,恶警魏红慧还用电棍电我,电的部位是脸和脚,并命令恶人把我的手指放在高压电极之间,恶警魏红慧还让我把手放在电棍上,把我的手指都打坏了,电我的时候几个“帮教”也在场,电我腮帮子的时候把向娟吓的够呛。恶警郑琪慧和另一个方强的姜“管教”也曾用电棍威胁我。有一次王飞在场,我说上厕所,他不让,我就解在裤子里。

这次我在句东女所被迫害的时间有十五、六天(刚到的第一天和最后离开的那天不算在内)。除了到句东的第一天和离开句东的前一天我在床上睡了觉,其它时间就一直在一个房间里被迫害,恶警不让睡觉,这个房间是没有床的。在方强劳教所恶警曾经连续九天九夜不让我睡觉,这次在句东女子劳教所长达半个月不让睡觉。为了达到不让我合眼的目的,恶人们不断的折磨我,还往我头上、脸上浇水,往太阳穴部位涂清凉油(是不是也用了风油精记不得了),有时弄到眼睛里,还在我耳边敲锣。这种看不见外伤的迫害,足以见证中共邪党的狡猾和奸诈。

在邪恶的长期迫害中,我不能学法,在一次迫害中使我产生了不正的念头,认为再迫害下去会坚持不住的,就向邪恶妥协了,写了令人耻辱的“四书”,后来恶人又让说、写法轮大法的坏话,我做不出来,我又公开说“法轮大法好”,恶人又继续迫害我,恶警魏红慧又用电棍电我,我也不向邪恶妥协,直到离开句东女子劳教所。

回到方强劳教所,恶警又把我带到入所队,紧接着邪恶又马不停蹄地开始对我进行迫害,这次参加的恶警有丁加建、周红标,还有徐某,劳教人员有四名。这次恶人刚摆出迫害的阵势,我就向邪恶妥协了,可悲!可悲!可悲!

邪恶这次对我的迫害又持续了两个半月,真是灭绝人性,邪恶至极!因为我的不妥协,恶警还给我非法加期四个月,邪恶真是随心所欲、无法无天。

我向邪恶妥协后,恶警张莲生曾经以为我真的被他们“转化”了,就对我说了他们的内幕,他说他们这套整人的邪恶手段是从公安系统学的。恶警在我身上用了一系列的邪恶手段,我都不妥协,我这种不屈服的表现使他们想达到让我妥协的目的是没有信心的。张莲生对我说唐国防认为我可以被做出来。我想恶警对我的不断迫害一定与唐国防的这句话有关系,后来我产生了不正的念头,向邪恶妥协了,张莲生对唐国防非常的崇拜。

我对邪恶的迫害抵制的很顽强,所以我向邪恶妥协后,恶警也一直把我作为实行精神迫害的重点对像。邪党恶警邪恶至极,每天强迫所谓“转化”的法轮大法学员说和写污蔑大法和师父的胡言乱语,还极其邪恶的强迫他们在师父的法像上打叉,这对非常尊敬师父的学员是多么大的精神折磨啊。恶警们用极其残酷的手段制造假转化,为了欺骗世人,恶警还强制所谓“转化”的大法学员给单位的领导和当地“610”写假转化信。方强劳教所的恶警们从来都没有放松对我的迫害,我从劳教所出来那天,接我的人已经到了,才告诉我,没有让我提前把东西收拾好。

邪党的所谓“执法人员”,却干着非法之事,法律的尊严何在?我奉劝那些还在行恶的恶警、恶人,要真正的为自己和家人着想,尽早停止犯罪行为,如不悔改,上苍对你们惩罚的时日不远了!

三、几点说明

1、“帮教”是指这样的人,原来修炼大法,后来被邪恶所谓“转化”的人。“协管”就是劳教人员,是恶警安排其做事的。

2、方强劳教所迫害我的警察有:王飞(四大队书记),魏云(四大队教导员),乔大队长(四大队大队长),魏红慧(四大队二中队队长),张莲生(四大队二中队指导员),潘育华,周红标,陈金祥,陈有龙,丁加建,谷以利,吴晋军,姜某,徐某。句东女子劳教所迫害我的警察有:郑琪慧,丁慧,周英,鸿某,王某。唐国防是江苏省劳教局的,他也参与了对我的迫害。在这里我想对参与迫害我的警察们说句话,中共整人的运动不断,每次整人时都是利用了一些打手,打手们被利用的时候,都得到了中共的好处,中共不给你们好处,你们也不会迫害法轮功。中共在每次整人时,都用造谣的手段欺骗百姓,明明是干了坏事还当成好事天天讲。在各种运动中被中共迫害的人为数众多,这些人可都知道中共的邪恶,为了欺骗这些人,中共又耍了一个花招,给这些被迫害的人平反,这种整了人再平反的做法不就是百姓讲的打个巴掌给个甜枣吗?这不就是掩盖罪恶的一种手段吗?能说把人迫害死了再为其平反就没罪了吗?为了掩盖罪恶,中共还有一个手段,那就是每次行恶后都要把自己干的坏事全部推到被利用的打手身上。中共发动了那么多的整人运动,中共才是罪恶的元凶,中共却说自己一贯正确,被利用的打手成了替罪羊,这是中共的一贯伎俩。不仅如此,为了装出正义的样子,中共还要拿打手们开刀,这种过河拆桥、卸磨杀驴的做法也是中共的惯用伎俩。所以我提醒参与迫害我的警察们,你们要为你们的长远考虑,不要再当中共的牺牲品。今天我揭露了你们的犯罪行为,如果你们不听劝阻还要继续行恶,你们就很难逃脱罪责,不要以为干了坏事别人不知道,被你们利用的劳教人员可都是知情人,当法律真正掌握在人民手里的那一天,那就是你们被清算的日子,请你们三思。

3、恶警在迫害我的过程中,被安排参与迫害和参与值班的劳教人员有:郭忠祥,吴宽红,马海军,袁勰祥,马宝东,王志刚,石永贵,陈雄杰,齐虎,袁中,周春荣,沈青松,杨军,闻龙升、张德进,居大春,华万林,陈一飞,吕立瑶、肖立、余道洋,薛耀,周洪林,王建勇,欧阳克顺,陈勇,李蓉菲,张锋,陈远祥,裴宝光,徐俊,曹士俊,还有几位名字就不知道了。这当中有七、八个人在迫害我时表现得很凶残,这里就不说出他们的名字了,其他人也都执行了恶警的意图,实际上也都参与了迫害。参与迫害我的劳教人员,不论是积极的参与者,还是被动的参与,我都能原谅你们,因为没有恶警的安排,你们就不会参与迫害,这里说出你们的名字并非想追究你们的过错,而是为了真实的反映出这个迫害过程。实际上,在我被迫害过程中,有很多劳教人员都是知情人,很多人都看到过我被迫害。参与迫害我的劳教人员,我虽然能原谅你们,但还是希望你们能认识到自己的过错,虽然你们是受恶警指使,但你们当中有的人可能是出于为了减刑,才很积极的表现自己。

4、恶警在迫害我的过程中,被安排参与的“帮教”人员有:权大勇,王宾盐,高益新。苏俊浩也被安排同去了句东女所,他没有参加对我的迫害组,但也目睹了邪恶对我的迫害。句东女所参与迫害我的“帮教”有向娟、唐彩英,朱某,胡丽珍,胡世霞,孙永红。这当中有的人迫害我,可能是出于被动,有一个人表现的就是主动参与迫害了,表现得很邪恶、很残酷,这里我也不说出他的名字,但希望此人能反省自己的过错。不论表现的是主动参与,还是被动参与,我也不计你们的错,因为你们也是受恶警安排的,说出你们的名字,也是为了真实反映出我被迫害的过程。

5、此文我揭露了在劳教所恶警对我的迫害,我没有提及把我送到劳教所的相关部门和人员。中共通过政府打击法轮功,政府安排了某些人打击法轮功,我能理解这些人的处境,所以我也能原谅把我送到劳教所的有关人员,在此只是想对你们说一点,中共迫害法轮功是非法的,参与了打击法轮功就是做了错事,可不要以为这是政府让我干的,我没有责任。如果说以前你们不了解法轮大法真相,还能让人理解,这么多年过去了,希望你们能了解迫害真相。在此我举两个例子,我在方强劳教所被迫害时,一个被恶警安排参与迫害的劳教人员不肯动手,恶警就把他调走了。另一个被安排参与迫害的劳教人员私下对我说,当别人打我的时候他只装装样子,后来确实这样他没有打过我。举这两个例子,就是想说明事在人为。在这里我想对政府某些职能部门的朋友说一句:法轮大法是正法修炼,无比的美好,为了你和家人的平安,请你们不要参与对法轮功的迫害,因为善恶有报这是天理。

6、我听说有的单位领导也参与了对本单位大法弟子的迫害,在这里我也想向这样的领导说句话,大法弟子都是修炼“真、善、忍”的好人,请你们善待大法弟子。中共邪党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是天大的罪,不论你们出于什么样的想法,如果你们做了不利于大法弟子的事,实际上就是帮了邪恶的忙。中共邪党迫害大法不择手段,向大法弟子的工作单位施压就是其中的手段,正如我上面举的例子,不顺着邪恶的思路走,邪恶就没有办法。我也看过这样的例子,有人善待了大法弟子,他的官运出奇的好,有人善待了大法弟子,他的生意越做越大。相反因参与迫害大法弟子而遭报应的例子也不时的发生。有人为了暂时的利益陷在中共的圈子中,我请你们关注一下即将发生的大事,那就是天灭中共。在天灭中共时能保住性命,是此时最应该关心的大事。

7、在我被迫害中也有关心和帮助我的人,在这里我要对这些善良的人说句话,谢谢你们的关心和帮助。为了你们能有美好的未来,请你们记住“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我再告诉你们一句天机“天要灭中共,退党、退团、退队保平安”。这也是我想对所有善良的人要说的话。

8、信仰自由是一个人的基本权利,可是中共邪党却反对人们信仰法轮功,它们花了巨大的代价非要“转化”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都是按“真、善、忍”做好人的人,要往哪里转啊?如果不肯“转化”,中共邪党就以种种罪名进行迫害。我曾被强行两次参加“转化班”,第一次是40天,中途不能回家。第二次被迫参加“转化班”,我还不“转化”,中共邪党就将我拘留然后劳教,所谓的罪名是“扰乱社会秩序”。言论自由也是宪法赋予人们的基本权利,当中共邪党动用所有的媒体给法轮功造谣时,却不让法轮功学员讲真话,我给某些人写信谈了我对法轮功的认识,就以“扰乱社会秩序”罪被劳教,天理何在?国法何在?中共邪党用所有的媒体给法轮大法造谣,欺骗了众多的世人,也使一些被欺骗的人仇视法轮大法和法轮功学员,为了世人能了解法轮大法的真相,也为了维护法轮大法和法轮大法学员的名誉,我们谈谈自己对法轮大法的切身体会,何罪之有?

9、句东女子劳教所在江苏省镇江市。以上提到的姓名有的可能有误。

(修改稿完成于2009年5月11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