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借奥运迫害法轮功及掩盖招数种种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五日】历史上,群体灭绝犯罪往往是通过战争、集中营大屠杀等方式达到消灭一个种族或特点团体的目的。而中共自九九年以来对法轮功信仰团体的迫害,不同于以往的群体灭绝,一方面,以“根除”为目的的迫害一直在持续;另一方面,由于中共的全力掩盖,使人们看不到在暗中进行的迫害的残酷性。

中共有步骤、系统的实施群体灭绝

八年前,当时的中共党魁江泽民出于对法轮功创始人的嫉妒,叫嚣“三个月内消灭法轮功”,并发动了一场全面迫害。

早在二零零一年二月,北京申奥的最后阶段,路透社报道,当中共申办二零零八年奥运会进入到最后阶段时,反法轮功的运动在不断升级。文章引用新华社的报道称,一百一十个团体,二百七十一个个人在“消灭法轮功”工作中表现突出,受到表彰。

二零零一年一月二十日,“六一零”头目罗干主持了全国“严打”会议,指示地方官员要多逮捕,并从严从重判决法轮功修炼者。之后每年的“严打”都将法轮功作为第一个对象。

在二零零五年,中共公安部副部长刘京受命在北京奥运开幕前“消灭法轮功”,并向全国公安部门下达指令,要求落实这一行动计划。

零七年三月,中共前公安部长周永康,再次向全国下达了新一轮严厉打压法轮功的命令,紧接着大陆许多地区连续发生大规模抓捕绑架,加重迫害法轮功学员的恶性事件。

从密令到流氓绑架

迫害的非法性,决定了中共不遗余力的掩盖迫害。最典型的方式是下达命令是通常是口头传达,或通过密令的方式。一方面,掩人耳目,让外界感觉不到迫害的存在,另一方面在暗中维持迫害。

例如,今年二月十九日,中共以“中央政法委员会”的名义,秘密发布了一份题为“关于切实维护社会稳定,确保北京奥运会安全的工作意见”的文件。此文件随即下达全国四十个省级“政法委员会”,以及“省委防范和处理邪教问题办公室”。

该文件要求在二零零八年三月到九月间,以“为奥运会成功举办营造良好的社会环境”为名,命令“集中时间、集中人力,组织开展纠纷矛盾排查化解专项活动”,特别强调“严密防范、严厉打击”法轮功。

早在去年五月,中共就以“为了更好地迎接2008年奥运会顺利召开”为名发出机密通知,要求“严厉打击非法组织”。打击对象包括“三人以上聚众集会不听劝告”者,方法是对“非法组织的组织者”和“法轮功修炼者” “予以先行抓捕后补办手续”。这些密令事实上都是对宪法的公然对抗。

去年五月二十三日,中共辽宁省朝阳市委和朝阳市政府联合印发二百九十份机密文件(朝委办发〔2007〕21号) “市委办公室市政府办公室关于印发《朝阳市治理“法轮功”等×教反动宣传活动的工作意见》的通知”,继续维持对法轮功的迫害。该文件发放到各县、市党政部门及市直属各单位,各部门被要求用开会、学习等方式传达。

往往伴随这些密令的是肆无忌惮的非法大抓捕和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的上升。根据明慧网来自中国大陆各省的消息,据不完全统计,截至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一日,从去年年底开始发生的非法抓捕法轮功学员案例一千八百七十八宗,发生在中国大陆二十九个省、市、自治区。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案例剧增。

最近,几例迫害致死案例很典型。二零零八年一月二十六日,北京法轮功学员于宙、许那夫妇在开车下班途中被邪党警察拦车绑架,当即被劫持到北京市通州区看守所。二月六日,家属接到通知,赶到北京清河急救中心看望于宙,家属赶到时,四十二岁的于宙已去世,尸体被用白单覆盖,面部还戴着呼吸罩,腿部已经冰凉。家属询问死因,医生说绝食,又说是糖尿病。家属说,于宙身体健康,根本就没有糖尿病。

零八年三月十四日晚九点钟左右,湖北省武汉市武昌区法轮功学员张纯在武昌中南二路贴迫害真相的粘胶,被恶人绑架。几日后武汉七医院突然通知张纯家人去医院领尸,声称死因为“脑溢血”,而且要马上火化。

黑龙江省木兰县大法弟子贾艳(女)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六日与另三位法轮功学员到木兰县东兴镇七屯发《九评共产党》,被当地林业派出所以姜树臣为首的恶警绑架,十二月十四日被劫持到铁力市林业公安局行政拘留所关押迫害。三个月之后,二零零八年三月十六日,家属被通知贾艳死亡。

他们都是近期被绑架,之后很快被迫害致死的。

责任书与暂住证

据《法制晚报》报导:北京警方从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二日起开展代办暂住证服务专项行动,在全市范围大规模核查流动人口的身份证件,要求所有外地来京人口必须办理暂住证。警方声称,这次名为“依法登记办证,共创平安奥运”的专项行动将持续三十九天,目的是要全面掌握北京流动人口的底数,为奥运安保创造安全和谐的治安环境。

最近,从国内传出一份“来京人员信息登记表”(附图),这张登记表要求,外地来京人员登记详细个人信息,包括姓名、年龄、身份证号码、政治面貌、家庭住址等等。

高精度图片高精度图片
“来京人员信息登记表”

所谓“暂住证”或“信息登记表”说白了也是为进一步打压法轮功在铺路。因为中共迫害法轮功学员九年间,陆续把绝大部份法轮功学员记录在册;迫害导致大量法轮功学员流离失所,他们要么已经拿不出身份证明,即使有身份证明也会被恶党在持有的“黑名单”上查出。所以,这种所谓“暂住证”的方式其实是一种变相的大盘查,大搜捕。

如果实施“暂住证”还不能构成恶党迫害法轮功压倒性证据的话。那么,各地各级政府、企事业单位被强制签署的责任书里则明确的提出了针对法轮功。北京市工商局局长张志宽三月五日与辖区内二十五个区县、专业分局相关负责人签署了《维护首都经济秩序 实现平安奥运目标责任书》。责任书承诺:全面落实维护首都安全稳定各项工作,全面完成奥运市场秩序保障各项任务。

这份要求北京各工商单位、部门领导签署的责任书称:“实行领导班子成员分工负责制,领导班子成员要明确包片责任的具体单位和部门。要层层签订责任书,明确细化工作责任,确保把维护稳定和市场秩序保障任务、措施分解落实到各部门、各岗位,全面实现各项工作目标。”

责任书将法轮功作为“严整、严防、严控”的“重点人员”,要求“加强教育转化力度,一时难以解决的,要采取有效控制措施,落实管控责任。”所谓转化,就是让法轮功学员放弃信仰。

如果“暂住证”、“登记表”是对外地法轮功修炼者的一种监控手段的话,这种“责任书”就是对本地学员迫害的实施。

因为对法轮功学员传播迫害真相惊惧万分,所以中共恶党采取强制性的方式让法轮功学员屈服、放弃信仰。

利用不明真相的人参与迫害

中共启用悬赏和告密(所谓“举报制”)用物质利益诱惑不明真相的人参与迫害。中共利用悬赏系统——所谓“有奖举报”,奖赏向中共提供法轮功情报的告密者人民币五百到五千元。例如辽阳市公安局的网站上公开张贴“有奖举报”通知,让人们举报法轮功学员,以此获得五百到五千元的奖金。

就连北京的出租车司机都被强制要求“严密防范”法轮功学员, 并提供举报电话。

据来自北京的消息:零七年中共邪党十七大和所谓“好运北京”期间,北京“六一零”在各党政机关要害单位,聘用了一些不明真相的离退干部搞监视、举报讲真相的法轮功学员。并声称:要想劳教你,不需要证据,他们带本书或两张纸(指法轮功书籍或真相传单)到你家去,说是从你家抄出来的就够了,只要有一张资料就可将你劳教。

此外二零零七年十二月十九日前后,中共动用网络特务,利用信箱、论坛等非法窃取法轮功学员的私人信息,并据此绑架了一批北京地区法轮功学员。

中共借奥运之名实施群体灭绝、掩盖迫害的方式还有很多,因篇幅所限,本文只举了几个典型的例子。曝光迫害真相是为了让世人看清中共的本质,让罪恶无处遁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