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千万家庭的噩梦

中共制造的所谓“同一个梦想”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三月十六日】零八年奥运临近,中共不但没有兑现申奥时改善人权的承诺,却在全国大面积抓捕法轮功学员等正义人士。自去年年底至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一日期间,发生了1787宗法轮功学员被绑架案例。仅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五日一天,辽宁锦州、朝阳等地区就发生近百人被绑架的恶性事件;仅北京一地已有超过百名法轮功学员被秘密绑架。

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五日,辽宁绥中法轮功学员杨兆颖一家被当地公安绑架,并砸碎玻璃窗强行入内抄家。现在杨光武、冯柯兰夫妇,和儿子杨兆颖、女儿杨兆芳仍然被非法关押。

他们一家四口从九六年开始修炼法轮功,是远近闻名的好人。父亲杨光武在一家地产公司工作,对顾客热心周到,工作兢兢业业;大女儿杨兆芳是一个私人诊所的中医,她的医术和为人也常常被患者称赞;二女儿杨兆颖是当地英语课外辅导老师,她对学生认真负责得到家长的一致好评。然而这样善良的一家人却因为坚持信仰遭到了一次又一次的迫害和骚扰。杨兆芳曾在当地洗脑班遭受迫害。而杨兆颖遭到了三次绑架,她的未婚夫,法轮功学员薛新凯也被非法判刑7年,现关押在本溪监狱。

杨兆颖,一九九七年考入大连外国语学院。因为她严格按照“真善忍”的原则要求自己做一个好学生,在学校学习优秀,是老师和同学公认的好学生,深受大家喜爱。然而九九年中共迫害法轮功开始后,杨兆颖想让更多的人了解法轮功的真相,二零零一年她选择了到北京天安门喊出自己的心声:法轮大法好!然而就为这一句公道话,她遭到了非法拘留,学校也因此取消了她的学士学位。

二零零一年大学毕业后,她在大连一家日资企业工作,刚刚参加工作,就显示出了很强的日语翻译能力,得到了公司上级的好评。然而在二零零一年十一月九日,杨兆颖又一次遭到大连市中山区捷山派出所的绑架,准备将她非法教养。她为了避免迫害在走脱时从派出所的楼下跳下,导致粉碎性骨折,下半身瘫痪。当她被送回家中时,医生说她可能这一生都没有站起来的机会了。然而,她在家中恢复了学法炼功后,在没有接受任何药物治疗的情况下,她又可以站起来自己走路了,但一只脚仍然没有知觉。很多关心她的同学原来不理解她为什么要坚持修炼法轮功,但当他们看到法轮功创造的奇迹后终于明白了真相,并且支持了她的信仰了。

后来杨兆颖与大连辛寨子法轮功学员薛新凯相识相知,就在两人办好了结婚手续,准备办喜宴的前夕,二零零六年三月二十一日早,大连市公安局、甘井子区公安局、辛寨子派出所出动的二十多个邪恶之徒强行闯入他们家中,把薛新凯和他的母亲孙淑云非法带走。薛新凯的父亲薛金福幸好平安走脱,后来母亲孙淑云因为身体出现危险回到了家中,现在他们还在流离失所。

杨兆颖在《一个未婚新娘的自述》中写道:“中国成千上万的家庭有着相同的不幸──都是因为家庭成员修炼法轮功而被非法关押、造成家庭分崩离析,甚至家破人亡。当这些同样的不幸落到不同的家庭时,对每个家庭成员来说都是实实在在的痛苦。我尚未走入婚姻,就已经遭受了这样的痛苦。我更愿意相信每个人都很善良,更愿意相信他们的所为都是这个错误政策之下不得已的举动,更愿意让那些警察有机会了解更多真相,能从这场迫害中摆脱出来,给自己和家人选择一个美好的未来。”

在自己遭受着种种不幸时,心中还在想着别人,哪怕是参与迫害的人,这就是法轮功学员的胸怀。

杨兆颖是这样想的,也是这样做的。在薛新凯被非法判刑7年后,营口监狱曾经长时间剥夺家属的探视权。杨兆颖克服了自己身体上的不便,一次又一次长途跋涉赶到营口监狱,为的不只是找回探视亲人的合法的权利,更是为了那些狱警不要迫害善良,对法轮功犯罪,从而毁掉自己的未来。狱警终于被她的精神感动,在七个月后允许了薛新凯与家人见面。这也带给了这个饱受痛苦的家庭一些安慰。

然而长达九年的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并没有停止,灾难又一次降临到了这个苦难的家庭。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五日一天,绥中一地就共有九个修炼的家庭蒙受这样不幸的,其中夫妻二人范德振和杨小雪都遭绑架,家中只剩下几个月大还在吃奶的孩子。也是在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五日这一天,辽宁锦州、朝阳、葫芦岛等地区共有近百名法轮功学员遭到绑架,其中一人已经被迫害致死(朝阳市法轮功学员陈凤宝)。现在朝阳、葫芦岛被非法关押的学员有的已经绝食抗议了十几天了,生命垂危。

这次的辽西地区大规模绑架事件是中共利用“奥运”借口大肆迫害人权的又一个真实写照。“同一个梦想”的口号因此让人不寒而栗,因为中共的“梦想”并不是“和平、自由”的梦想,而是“绑架”“杀戮”的代名词。对于任何良知尚存的人来说这都是“一个噩梦”,对于任何有正义感的人来说,都不会赞成中共利用“奥运”迫害而玷污“奥运精神”,使所有中国人蒙羞的罪行。

希望海内外的正义之士共同制止对善良民众的迫害!呼吁立即释放杨兆颖和她的家人,以及所有被绑架的法轮功学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