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报纸中的一点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五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想与大家交流一下自己在发《大纪元时报》时的一点体会。

去年年中,洛杉矶地区为了扩大大纪元时报的影响力,更好更有效的救度世人,大纪元时报的同修决定每个周末都手发报纸给各个商户,以便拉到更多的广告客户,使大纪元的经营达到良性循环,成为第一大中文媒体。

这个项目开始时,很多同修都被分配负责发报给自己居住地区的商户。我被分配每周和另一位同修一起发二百份报纸给我们地区的商户。我们挨家挨户一份份的发,刚开始觉的还可以,到第三个星期,一些同修就不再参加这一项目了,觉的这样很费时间,也看不到什么效果。我也觉的很费时间,二百份报纸需要花三个小时一份一份发出去,费时费力,太辛苦。

这个念头一冒出来,就意识到不对劲儿,这不是惰性吗?既想救人,又怕费劲儿。我是大法弟子,这时还有这种想法,真是太自私了。大法弟子现在最主要的就是救人,人们看大纪元报,不就是被救度吗?想起师尊的慈悲苦度,想起大陆大法弟子在那样邪恶的环境下放下生死讲真相救人,还有海外的同修们为了抑制大陆的邪恶,长期承负着众多的项目,很多同修放下了人世间的一切,在助师正法,自己却连这小小的事都不想做,真是太差劲了。

同时我也意识到自己只是在道理上明白该怎么做,知道什么是自己的责任,但内心深处还是麻木,不是发自心底的、迫切的救度被恶党毒害的世人。私心还那么重,怎么会出慈悲心呢?看到自己的差劲儿,知道修炼不是一着急就能达到法对我们的要求,只有按照师尊的话去做,才能归正自己,更好的救度众生。就这样我一直每周给商户发报纸,直到现在。

另一个阻碍就是,给华人尤其是大陆人发资料有些“怵头”。记的恶党活体摘除器官事件被曝光后,我在香港广场发资料,引起了众多大陆人的围攻。他们都是被恶党毒害的,说出的话一点不讲道理,完全是恶党那一套。我那时感觉中国人简直太难救了,可师尊讲法中说:“他们敢于这样下来,那就是抱着对大法的坚定的信念,他们认为正法必成。法一定能度了他们,大法一定会成功,(热烈鼓掌)正法一定会成功,所以他们才敢冒着天胆来到人类。……面对这样的生命,我们就得去做,就得去救。”(《美国首都讲法》)还想起师尊说的一句话:“谁怕谁啊”。

每次发报我都告诉自己要展现大法弟子的风貌,把美好带给他们。每到这时,好象就会進入一种状态,脑中的坏思想,心里的执着好象全被抑制住了,内心平静而喜悦,一心就是要救对方。我笑着走進一家家商户,递给他们报纸说:“下午好,闲下来看一看。”很多人好象被我的喜悦带动着,也非常高兴的说谢谢。

当然也有个别的人,对大法和大法弟子持负面认识的。有一次我给一家手工作坊发报,店主是一个香港人,生硬的说:“我不要,都是法轮功的。”我笑着问他:“法轮功有什么不好,要是不好,会有那么多人炼吗?其实炼法轮功的都是好人,是中共在迫害这些好人。”他不耐烦的说:“好了好了,我忙着呢。”我想这不是一时半会儿就说的通的,我继续发其它商户。一周后,我又发到他那里,就象什么也没发生过一样,笑着对他说:“拿一份看一下吧。”他还是生硬的拒绝不看。我只是对他笑笑,就离开了。又到下一个星期,我还笑着问他:“拿一份看吗?”他还是不要。接下来一段时间都是这样,我想:“一个不动就制万动”(《美国中部法会讲法》)不管他是什么样,我还是该怎么做就怎么做。一次正赶上他没有客人,可他却说:“忙着呢,不看,你们法轮功搞政治。”多数在海外的华人受到恶党混淆是非的洗脑,把恶党混同于中国,把对恶党的揭露说成是不爱国。我仍然笑着和他说:其实共产党不是中国,中华民族五千多年的历史,共产党才几天,况且也不是我们中华民族的产物。”每次我都不说多,但我知道每次都能对他有所触动。

我一点没灰心,每次到那里就象第一次一样。有一次,他正好有客人,我照例递给他报纸,他这回没有拒绝,接过报纸,可随手就象扔垃圾一样扔到了柜台底下,这回我态度严肃的说:“你如果不看就还给我。”他把报纸捡起来还给了我。去年年底,他开始接受我们的报纸,可不知他是不是认真看了。新年过后,我看到他愁眉苦脸的坐在柜台外边,我问他怎么了,是不是哪儿不舒服,他说牙痛得不行,痛了一夜,快忍不住了。我劝他先去看医生,然后回家睡一觉,好好休息一下,别太辛苦了,自己要多保重。他很感激的冲我点点头。上周我去送报,他看到我就主动的和我打招呼,高兴的拿报纸看了,我知道他在改变对大法和大法弟子的看法。

从这个经历中我体会到,不管遇到什么人、什么事,都不要怕。师尊讲法中说:“遇到问题不要绕开”(《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在讲真相的过程中,如果基点是为对方着想,理解对方的感受,就会避免只是按照自己的感受去讲,这样世人会更容易接受真相,同时也展现出大法弟子的风貌。

在发报的过程中,会遇到很多事情,时时都离不开讲真相,有的人因为接触到了真正的大法弟子,从而消除了以前遇到假“法轮功学员”时造成的负面想法,转而支持大法弟子,还主动提出要在大纪元报上做广告,还有很多人,每到周五已经习惯性的在等大纪元报纸,有时我有事请别的同修替发一周,他们还会问我到哪里去了,为什么没来发报。渐渐的我和商户逐渐的熟悉了,不知不觉中广场内的环境也逐渐的好了起来。

以上是我发报中的一点体会,写出来和大家交流。如有偏颇,请同修们慈悲指正。

谢谢师父。
谢谢同修。

(二零零八年美国洛杉矶法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