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广晚会及拉广告的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五日】

尊敬的师父好!
各位同修好!

我是一九九七年底得法的。开始时不知何为修炼,如何修炼,直到一九九八年三月纽约法会听同修的学法修心的体会后,回来才开始懂得要学法,要修心。转眼十年多了,修炼过程中时而做的好时而做不好。但一直努力的想做的更好一些。

我在这里与大家交流一下这几个月来参与推晚会及在做大纪元广告中的体会。

一,辞职

去年九月,洛杉矶的晚会演出已确定下来,四场演出约二万五千张票,几乎是二零零六年的四倍。作为洛杉矶大法弟子,一方面我感受到了自己的重任,一方面又因全职工作的缘故无法全身心的去做我想要做的正法的事而感到非常苦恼。

我来美国十五年了,除头三年在实验室工作,以后的十二年不知何故做起了销售。其间有一份工作中,销售竟然做的很突出。最近这份工作已三年了,公司不大,十人左右,大法真相基本都讲了,似乎很难再进一步;同事之间相处日趋和睦,没有多少心性的冲击;经济不景气,生意很淡,我的工作变的非常的不忙;加上孩子上大学住校,我不需要像以前那样照顾他。

同修们多次交流告诉我师父对大纪元的要求和期望,大纪元要达到自负盈亏,经济上良性循环。让我感受到那是师父帮助大纪元走正修炼路,那是法的标准,是必须达到的。能不能做到做好是我们的修炼问题。也就是说,如果我全职做广告,只要我修好做好,我就能有一个正常的收入。因此,为大纪元做广告现在就可以成为我的全职工作。于是我准备提出辞职。我觉的我辞职不会给公司,我的家人,我的生活造成不良影响,我想我这么做就不属于走极端了。问题是想清楚了,可冒出的人心不时动摇我的坚定。我是这块料吗?师父有给我安排这样的修炼路吗?万一我做不好,我的生活怎么办?好犹豫的我怕自己悟错了。这时,一位同修与我交流。她说,师父的法已讲明了,现在不是你悟的问题了,是你敢不敢依照法的标准做的问题了。你在法中达到标准了,你各方面的路就通了,法中预备的一切就会在你做的过程中展现出来。同修的话让我醒悟,以前我认识了法去按法的要求去做时,是一种摸着石头过河的状态,是患得患失的状态,是要将人中的前路后路都琢磨好了才尝试着照法去做的状态,做的顺利就做下去,不行了还有后路可退。我看到了我对法的不够珍惜,我修炼的不够勇猛,不够坚定。

当我放下这些人心时,我顺利的辞去工作。其实是,只是换了个工作。

二,以媒体交换的方式找媒体赞助

媒体赞助是晚会宣传的重要部份之一。如何去做呢?听了旧金山做媒体赞助的同修交流心得以后,我大概知道了如何去做。我们没有钱,但我们有报纸和电视,这就是我们的资源,是我们的财富。在一个看似偶然的旅游展上,我遇到了多家少数族裔的媒体,有泰国的报纸电视台,还有菲律宾、日本的电视报纸杂志等。很快我们遇到了泰国报纸的主编。我拿出神韵晚会的简介,向他介绍我们是全球最大的电视媒体网络,我们的使命之一是促进多元化文化的交流和和谐共处,我们最近举办一个国际水准的纯正中国文化的演出希望与他合作。我们的演出不只是给中国人看的,观众是面向全世界各个族裔的,希望能够借助他们媒体的影响,将这个珍贵的演出带给他们的泰国民众,相信他们会喜欢。

我注意到他们也同样重视促进多元文化的交流与合作。看毕我们往年的演出剧照后,这位主编当时即表示会支持,让我再与他联络。几天后,我约见了他们电视及报纸的负责人,进一步商谈媒体交换的细节。我们为他们播放了晚会的简介,他们看得很专注,面部表情变得灿烂愉悦起来,他们似乎感受到了这台晚会的不寻常,很明显我们的晚会短片触动了他们的心灵。我们签下了合同,他们在他们的泰国电视网络几乎是每小时一次的播放了我们的晚会广告,持续两个多月,他们的报纸也持续为我们做半版彩色广告,宣传一直做到晚会演出开始。并且在演出前他们的电视台和报纸还为我们的晚会做了专题报道。

在首场演出时,我们邀请了他们媒体的相关负责人近二十人观看了演出,一致的评价是我们的演出精彩极了,是他们看过的最好的演出。

受泰国媒体交换的启发,我们又联系了其它族裔的媒体包括白人的地区性报纸。我们发现这些少数族裔及地方小报有他们特别的影响力,很多方面会起到是主流媒体达不到的效果,而且我们几乎不需花钱。

三,在做广告中救度众生

在决定全职做广告之后,我心底里怀着一种巨大的喜悦,因为我可以用谈广告的方式,去广泛接触社会的商业阶层,将真相福音传播给他们而兴奋。

我的第一位客户是一家自助中餐馆,他们是一家来自福建的移民开的,为人厚道和气,但对法轮功的了解却几乎仅限于中共邪党欺骗宣传的那一套。谈广告过程中逐渐将真相告诉了他们,他们一部份人接受了真相,并且付出三千元广告费来支持晚会的宣传。

打电话中仍然碰到为数不少的华人商家没认清邪党的罪恶,对大纪元报纸不接纳,救度的难度很大,认识到需要我们的销售队伍发出巨大的慈悲和不懈的付出。

四,在做广告中修炼自己

从一九九七年底得法至今已十年有余,没有矛盾冲击时,还以为自己修炼过的去。来大纪元工作的两个多月里,我的各种执著心被全面的触动,有时简直觉的就要过不去了,仿佛是四面楚歌。做广告的整个流程涉及到常人中方方面面的能力,而我自认为在常人中是个能力最不全面的人,做广告本身的难度加上心性上的考验同时降临时,我一度不知如何将下面的路走下去。我想到回原来公司去上班,可是又觉的没面子,并且有某种程度给大法抹了黑。加上执著收入上的减少,和家庭的经济负担,总之各种人心都翻出来,几乎被执著心带来的压力压垮。这时,我让自己冷静下来学法,用法来衡量自己的选择,意识到我所谓的难受和压力只是我的执著心放不下带来的假相,并非真正的现实。我反复默念师父的经文:万事无执著,脚下路自通。我不是感到没路了吗?那我就放下一切吧。随着我心态的改变,心头那份沉重轻松了很多,两个多星期以来几乎笑不出来的我又慢慢笑得出来了。回过头来,我认识到这些磨难不都是好事吗,失去的不都是坏东西吗?为什么要不高兴呢?现在,我感到自己刚刚开始修炼,非常珍惜大纪元这个修炼的好场所,同修之间比学比修,会使我们在修炼的路上突飞猛进。

谢谢师父!
谢谢大家。

(二零零八年美国洛杉矶法会交流稿)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