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找执著心的体悟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九日】许多同修说找不到自己的执著,修的很苦,我有几种找执著心的办法,说出来供同修参考。

一、最好也是最根本的办法,就是用法来对照。许多人不会对照法,我觉得最大的问题就是不能把师尊说的法当成是说自己。我用的办法是把自己摆在法中,把师尊讲的各个法都看自己有没有同样的表现,有,它是怎么造成的,我就很有可能是怎么造成的。

举例子说:师父在《转法轮》中说:“咱们讲个故事:《封神演义》中的申公豹,看姜子牙又老又没本事,可元始天尊让姜子牙封神。申公豹心里就不平衡了:怎么叫他去封神哪?你看我申公豹多厉害,我的脑袋割下来还能回来安上,怎么不叫我去封神呀?他妒嫉的不行,老跟姜子牙捣乱。”

个人认识,师尊讲的这个法点到申公豹是修炼人,我也是,我有没有看别人“又老又没本事”的心?有,我老是瞅一个同修不顺眼,我觉得他做事太笨,这就是执著心吧。

师尊讲的这个法点到我一点,我有没有觉的自己高明,了不起的心呢?有,那么,师父说他是开功开悟才引起的执著,我是因为做事成功引起的。我帮人有没有为私的目地?帮人讲条件、讲代价呢?这是第一种找心的办法,以法事事对照。

二、主动询问。每隔一段时间,我就主动的询问身边同修,最近看到我有什么心,哪些不足,我怎么做好。中国古代有句话叫,“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很多心,形成自然了,自己觉察不到,但是别人看得很清楚,中国古代明君都是虚怀纳谏的,我是主动问,广开言路。

三、以人为镜。我觉得任何矛盾本身,都不是偶然的,都可能与我心有关,所以,我把外,全用来看内。举例说:

看到两个人打架,是不是我也有争斗心?亲人在我面前情很重,难道我也这样吗?同修在我面前表现色欲心,一方面我有,另一方面是不是我有看重此心反感心的派生执著呢?

世人怕传看《九评》,我是不是也有怕,表现在不同方面而已。世人不关注《九评》,不珍惜生命,救度众生中,我是不是也没全心全力,也不把别人的生死放在心上呢!宇宙众生为了自己安全,不去参与否定旧势力的安排,我有没有保护自己的心。

这是找心的第三种办法,千变万化,以事为镜,以人为镜。

四、师尊说:“其实你们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为我为私的基础上的,你们今后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别人,修成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正觉,所以你们今后做什么说什么也得为别人,以至为后人着想啊!为大法的永世不变着想啊!”(《精進要旨》〈佛性无漏〉)

个人理解,师尊讲的这个法点“为我为私”。那么一切的表现,根本都是“为我为私”。如果不能具体说明此心是什么,就不看表现,直指私、我,一切用私、我来比照——同修说话不爱听了是不是私、我?与世人讲真相争对错高低是不是私、我?强调我的对是不是私?身体疼了,感觉的本身是不是私、我?等等,我觉得这是根本人心,直接到位。

五、我是流离失所的大法弟子,我当初被迫害的时候,由于同修的送信,连夜出走,一无所有。我是渐悟的,当时我问旧势力,为什么逼我失去了一切?旧势力说:“你有对这一切的执著,你执著什么,我们就让你失去什么。你执著于安逸,我就让你失去安逸;你执著于钱,我们就让你一无所有;你执著于情,我们就把你姐、姐夫抓進去,来去你情;你怕经书被抄走,我们就抢走你的书;甚至你怕被抓住把柄,我们就特意让你的真相资料被抄走。”我把它们都铲除了,因为我的提高,不能以伤害大法为代价,但是,这却提供了找心的一种被动的办法,就是假相来了,我能失去什么,我失去了什么。

举例说:同修到处散布我的不好,我失去了名利,是不是我有名利心?同修因为我的不足,居然发动半数人来找谈,是不是我怕人说?假相来了,我有失去生命的危险,是不是我留恋人中事,执著于生死呢?

当然,旧势力是不配考验大法弟子的,但是,不等于我们不用法来对照,不用相生相克的理来对照,归正不足是正法的需要。

其实,我们找不到人心还因为人有一个最大的要害,就是不敢正视,不敢触及,不敢承认。有同修说,我没有执著。没有执著,怎么能有让你产生执著的表现呢?还有就是,找心的本身是为了急于解决问题,这又是执著。所以即便是找到了,又因为对结果的执著而产生新的问题。

唐太宗曾经说过,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人为镜,可以知得失;以史为镜,可以知兴衰。《精進要旨》<再去执著>上说,“度人唯有求正才能去你们的执著心”。我认识到,真想去掉执著心,必须多学法、学好法,这样才有一个正确的思想做指导,才能在法中判断好坏对错。

以上是个人境界认识,引用师尊讲法部份还有更深的内涵,浅谈几句,谨供有关同修参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