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掉怕心、讲真相的经历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三月三日】我是二零零一年十二月三十日得法的,当时邪党迫害的还很厉害,电视整天造假宣传。家里人坚决不让我学,我就偷偷的学法炼功。每次到我要学法炼功时,师父就安排我丈夫出去串门,我就趁他不在家时学法炼功,就这样将近一年多的时间,在不断的学法提高的过程中也知道这么做状态不对,可就是闯不过去,急得直想哭。

看到明慧网上同修讲真相的文章,就把其抄写下来然后背下来,可是让自己讲真相就是不敢,连对家人讲都不敢,家里有人时也不敢炼功。有一天,同修到我家取书,正好我丈夫在家,把我吓的书都不敢往出拿,真奇怪,他却很平静的说:快把书给人家,也没问什么就过去了。

又过了很长时间,到我学法炼功时间丈夫不出去串门了,给我学法炼功造成了障碍:不炼吧,怕自己掉下去,好不容易得到这么好的功法,失去太可惜了;炼吧,家里人不让没办法,就硬着头皮在丈夫面前炼功。这下可坏啦,丈夫暴跳如雷把我痛打一顿,我也没吱声就是炼功,也把他气的够呛。

从这以后,我天天炼功,天天挨打,自己也不知如何做才好。我就与同修切磋,同修说,你就把书拿出来给他看,我说那不行,他把书撕了怎么办,同修说不能,你就跟他说:“不许撕书,把这书给你看看,这部法可好啦,不象电视上说的那样,电视上说的都是在骗人呢。”

回到家后,我就把书拿给丈夫看,还真灵,他接受了,也不发脾气了。以后只要他发脾气或干扰我,就把书拿给他看,再说也是救他。就这样,他再也不发脾气也不反对我学法炼功了,而且也支持我学,我知道这都是法的威力和师父的慈悲。晚上我做梦就梦见有人推我往高处上越上越高,当然我知道这个人就是师父。

我经常学法、背法、炼功,当背到《洪吟二》里的“快讲”:“大法徒讲真相 口中利剑齐放”,就感到救人的急切,可自己只想在法中得好处,却不想为法付出,这是多么不好的心。我就下决心去掉这颗不好的心,当我想给人讲真相张不开嘴时,我就背《洪吟二》中的〈怕啥〉。

记的有一次我去买豆油,老板多找了我七元两角钱,我就想我是大法弟子,不能多收人家的钱,我要给她送回去,但是我不能这样给她,我应该给她讲真相,这不就是机会吗?当我给她送钱时,她说谢谢。我对她说:我是炼法轮功的,你不用谢我,要谢你就谢法轮大法吧,我们炼法轮功的人都是好人。这是我第一次对别人说我炼法轮功。

以后就开始对别人讲、跟朋友讲、跟家人亲属讲。有时有怕心,人心也往外冒,我就抑制它或清除它,以后越讲怕心越少,我知道讲真相的过程,就是去怕心,去爱面子的心,也是去掉情的过程,在讲真相救人的过程中锤炼的越来越成熟。

现在讲三退(退党、退团、退队),给很多常人做了三退。并广传《九评》,但我觉的自己做的不够,希望以后做的更好,救人更多,这都是信师信法才走过来的。

我在讲真相的过程中穿插讲自己在大法中如何受益,自己以前经常有病如腰痛,腿痛,牙痛,附件炎,食物中毒,气管炎,咳嗽了一个多月,还有被狗咬伤等等,这些疾病在学法提高心性后从没吃药打针,都神奇般的好啦。用自己的亲身经历证实大法。

自从看到师父讲:“大法弟子是各地区、各民族众生得救的唯一的希望。珍惜他们所做的,就是珍惜你们自己!”(《谢谢众生的问候》),一直到现在才知道正法的意义和自己的使命,救度众生是多么重要。

现在我抓住一切可以救人的机会讲真相,走路遇见陌生人讲;买菜跟卖菜的讲,有时主动到亲属家里讲;在电线杆上写“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退党退团退队保命”;往纸币上写真相,花钱的时候发正念,让我的真相钱起到救人的作用。凡事碰到人又没有机会讲真相的时候我就对着他们发正念,清除他们头脑中的共产邪灵因素,把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天灭中共、三退保命用我的功能打入他们的脑子里。

当我在我们村里讲的很顺利的时候,突然村子里传出很多对我不利的话。我想我说这些也都是对你们好,你们怎么这样,心里稍有一点不舒服,一句话就打入我的脑海里:“别管当朝缘中事 圆满回家万事通”(《洪吟二》〈得道明〉)。这是师父在鼓励我别泄气,让我继续做讲真相救度众生的事。

我刚学法不久不太重视发正念,有一天晚上我做梦,梦见缺胳膊少腿的一大帮人上我们家里来,对我说不進监狱的都不算修。我到同修家对同修说我做梦的事,同修对我说,可能是点悟你没重视发正念。以后我特别重视发正念,做好三件事。我感到信师信法非常重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