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除隐藏在书橱里的邪灵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三月三十一日】连续几天,出现象感冒又象鼻炎的症状,鼻子不通气,老是有痰,头疼,我感觉这已经不是一个大法弟子应有的状态了。我发正念清除干扰,好一点,不一会儿又恢复原样,这样持续了好几天,单位里的同修也提醒我向内找。

就在我鼻子特别难受时,无意中我看到了眼前的书,一本中国当代散文方面的合集。翻开书,里面有许多中共邪党成员的文章,也有为中共邪党涂脂抹粉的文章,我撕下了一些文章,鼻子通畅多了。

中午下班的路上,同修说起她早就将单位的书橱清理了,我意识到我也应该清理清理我的书了。一清理才发现,原来还有那么多邪灵可以躲藏的地方。我是语文教师,我的许多备课本上一开始就写着要以“马××主义为指导”。我和同修切磋后发现理科的书中也有这样邪恶的话;听课记录上的听课内容许多是邪的,比如政治课的听课记录,即便不是政治课的,语文、英语课听课的内容也有带邪党味的,象毛的词之类的;我所保存多年的试卷上也多数有中共邪党用来迷惑人的“新中国”、“社会主义”等,我所保存的课本里更几乎是本本有共产邪灵可以躲藏的地方。每本书的前言里都有“X的教育方针”之类的话……

晚上,我清理家里的书橱。孩子现在上中学,小学课本还留着没卖(建议同修把孩子用过的小学课本全卖掉),各科书的前言里都有邪党字样,有关小学生的插图,大多孩子的脖子上都戴着邪恶中共的标志“红领巾”,孩子称它为“邪领儿”。许多书中有邪党头目的照片,连数学书的计算题都有上“少先队某大队”怎样怎样,音乐书中充斥着为邪党歌功颂德的歌曲,甚至美术书中选的学生的习作都要选一幅“邪党旗”。小学生的课外书也都不干净,我翻了翻,不少书中都有邪党党魁的内容。小学生的作文中也有歌颂恶党的。

属于我的书是我工作多年来买的。当代的作品,许多都是沾邪党边的,有好多变异的思想在里边,有的作品有太重的色、欲的描写……我一本本的翻着,大多撕掉了。对于每一本书我都检查了,发现连我上学所用的《古代汉语》课本,可笑的是在前言绪论里都提到邪党,《现代汉语》分析句子成份所用的句子也是有邪党因素在里面的。

装了几袋子的书,准备卖废品。现在,清理后的书橱感觉好看了,整个家都感觉亮堂了。开始撕那些书的时候我还有些舍不得,因喜欢而买来的书或者自己教过的上面还留有自己书写的一些东西,但现在那点舍不得没有了,那不是自己。

清理了书橱后,我的感冒症状没了,鼻炎症状没了,我又可以顺畅的呼吸了。

真的没有想到自己的单位和家里,竟藏了这么多不该让它存在的东西(包括马、恩、列、斯、毛的照片、图片)。早在二零零五年三月二十二日,大纪元就发表了《关于销毁中共书画旗徽等物品的倡议》,我当时也是把几本毛选集处理了,把毛的半身瓷象凿碎了。大纪元倡议“不给邪灵留任何空子”,可是自己竟这样大意,让邪灵继续存在了这么长时间。

如果哪位同修没有仔细清理过你的书橱的,当然不仅仅是书橱,应是邪灵可能存在的一切环境,希望不要象我过去那样大意,仔细检查您的书橱,真正的做到“不给邪灵留任何空子”。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