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掉满足心,抓紧救度更多众生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三月四日】以前我讲真相、劝“三退”,总是要记着我劝退了几个人。当然只要他们愿意“三退”,我都是很快上网给发表“三退”声明。几年下来,算一算,经我讲真相、同意“三退”的人大约有五百左右了。渐渐我产生了满足感,心想自己属上班族,在私人企业打工,连周六都得上班。每天要学法、炼功、发正念,常人的工作还得做好,家庭各方面还得处理好,虽然和勇猛精進的同修比做的是差,可与那些没走出来的学员比,还算得上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吧。

由于以前曾被邪恶迫害劳教过一年半,回来后每逢所谓的“敏感日”,都会遇到来自公安局、派出所、六一零、街道等等不同方式的骚扰,它们知道我家电话和我的手机号,偶尔还打来电话询问我的近期情况,还曾上单位和家里查抄过电脑及抄过家。这也使我产生了“差不多见好就收”,“该平静平静了”,“别太显眼和突出了,讲得太多,如果让恶人察觉到,被绑架就不合算了”等等的怕心和错误想法。满足心和怕心,几乎让我停滞不前。

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对我触动很大。师父的话使我看到了自己的问题,主要是存在怕心、懒惰心,归根结底是私心。把讲真相、劝“三退”的多少当作是能否符合正法时期大法弟子标准而讨价还价的筹码,在有限的时间空间中,自己劝“三退”的人数不算多也不算少,等大法弟子圆满时,起码不能把我落下。我也别冒尖,免得枪打出头鸟,招来邪恶的再次迫害,就是想在保证自己在名、利、情各个方面的利益不受太大损失及身心不受到迫害的情况下救度众生。这些明显的都是旧宇宙唯私唯我的因素造成的思维方式和做事情的态度。自己的慈悲心、善心是打了一定折扣的,表面上讲真相、劝“三退”的事也在做,实质上根本没有修到无私无我,先他后我的境界,没有全身心的投入到救度众生、完成史前大愿、兑现大法弟子誓约的行动中。

当我深挖并看到自己思想意识中存在着的私的根源后,以后讲真相时我就只记着还有那些人没听到真相,没得到救度,而不再每天数着我退掉了几个人。我仔细想还有哪些人没有“三退”时,我想起来了,二姐一家二年前都明白真相,办了“三退”,可当时她的儿媳妇还没过门,没给她讲过真相。因为现在两家离的太远,我就给她发去一份讲真相、劝“三退”的电子邮件信,可信被退了回来,退回的原因是有政治敏感内容,被隔离。这时我才想起来二姐的儿媳妇在全国最大的网络公司上班,这封信会不会被她的公司举报,网络特务能不能查到我的IP地址等等,一系列担心又冒了出来……我应不应该放弃对她讲真相呢?

这时我想起了师父在《对澳洲学员讲法》中的法,师父的话敲醒了我,激起了我的责任感、使命感。怕什么!大法弟子做的是宇宙中最正的事,救人的事,邪恶怎敢迫害!于是我顺势拿起了电话,打通了对方的手机,对方听完真相后,高兴的表示退出邪党。

我的大学同学,是位高级将领的儿子。几年前得了脑溢血造成半身瘫痪。我通过我的同行,给他搞到了最好的治疗药物。他妻子来取药时,我边讲真相边试探着劝其“三退”,不料他妻子拉着我的手激动的说:“我家那口子一直念叨着上哪里去把××党退了,这回可找到地方了,赶紧给我们全家都办了吧,共产邪党是彻底完蛋了,太坏了、太黑了,罪恶滔天……。

有一位从欧洲留学回来的医生,前年我给他讲真相、劝“三退”,他却说:“我什么都不信,活一天算一天,死了两腿一蹬拉倒,共产邪党是不好,可它搞秋后算帐,层层专制,你不管用什么形式脱离它,它知道后往死整你,它就是这样整我父亲的。”前一段我从网上看到《读耶稣预言后有感》这篇文章,觉得这位医生在国外生活过,对耶稣应该有些认识,于是给他发去了此文。他看后不仅真心相信了“真、善、忍”大法,退出了邪团,从此还把我当成了知心朋友。

某研究所副所长,我们是同行,我给他发去讲真相的资料,他看后却说:“不就是法轮功讲的那一套吗?没啥用。”今年他们那发生了特大冰雪灾,我趁势又给他讲真相,劝“三退”,他听后说道:“看来你说的全是真的,好!好!我相信,我退,谢谢!”

我公司的一位女同事与本公司一男同事谈恋爱,后来她得病回了老家。有一天她突然从老家打来电话给我说:因为得病,那个男同事与她吹了。她想不开,说明天坐飞机回公司与那个男同事同归于尽。我了解这女孩的性格,敢作敢为,说一不二。可第二天她没来。晚上我打电话给她,她说:不去了,我想过了,大姐您都给我办了“三退”,相信大法的人都有美好未来,与一个虚情假意的人搭上性命不值得!

我已经十多年没回老家了,我的亲朋好友,大、中、小学同学、老同事、老邻居等等还有许多不知真相的,我一定尽快回去。想到还有这么多的人没得到救度,真是感到时间不够用,时间不等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