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天目者所见在色欲上犯错的可怕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三月五日】一直以来都有修炼中的学员因为各种原因和执著而犯下错误从而给大法造成不同程度的影响,其实这些在正法没结束之前都是可以挽救的,师父也一直用经文来不断的纠正着我们,只有在色欲问题上师父的话说的很少,甚至是不愿意提及的,但是每次的语气都是极为严肃的,可是很多有这方面问题的同修依然不是很在意的,认为只要自己三件事做的好是可以弥补色欲问题上这个错误,这就是明知故犯。还有的是无法控制自己,象吸毒一样,犯后忏悔发誓再犯再悔反反复复。现在随着正法進程已经進入尾声,这个问题已经不能再拖了,我决定把自己另外空间看到的关于这方面的情况写出来,警示至今这方面还没有做好的人,务必悔改,不然就来不及了。不想过多的介绍自己,我是个年轻的女学员,一直是半开着修,在流离失所期间在色欲问题上犯了错误,从此另外空间干扰不断且越发可怕,下面是详细情况。

明知故犯罪加一等

其实在我还没出问题以前,每当我和异性有亲密行为的时候,我都会看见大批大批的小亮点在眼前聚集,随着我的行为的進一步加深而越聚越多,使我最终不敢逾越最后一步。我知道这些都是邪恶生命,如果我克制不住自己,它们就得逞了。后来,在我最终做了坏事的那一刻,我都看不到对方的脸了,只能看见无数小亮点连成一片了,那一刻,眼泪不自觉就流了下来。从此,另外空间迫害不断。在最初,我只是梦见自己从高山顶端掉入万丈深渊,周围布满各种奇形怪状的生命体拼命向下拽我,不让我上去,我大声呼唤师父的名字,只见乌云密布的天空顿时裂开一道缝隙,金光透过层层黑云射了進来,一只巨手伸了下来将我从烂鬼中拉出,醒来后我惊恐万分,知道自己犯下大错,急忙在师父照片前发下重誓,今后绝不再犯,请求师父原谅,但我并没有遵守自己的誓言,又在邪恶的诱惑下一错再错,我所见到的另外空间也越来越恐怖,直到变成了后来的每天晚上都要到地狱里遭受煎熬……

可以这么说,有男女关系问题的学员表面身体虽然没什么大的变化,但是另外空间的身体(不清楚是哪层身体)其实是在地狱承受的。如果让我来形容所见到的地狱,那就是恐怖和恶心,因为我的元神可以穿越空间,因此经常可以跑到那个在地狱的身体上去感受这一切。地狱一层比一层恐怖,每到一层都要受遍前几层的刑罚,我常遭受的刑罚是血池,火焚和锯刑。血池就是那层地狱布满血池,放眼望去满眼皆红,腥臭粘稠的血池中浸泡的都是生前在色欲方面有问题的男男女女。如果单纯的血池也不能说有多恐怖,恐怖的是那种感受,血池是冰冷透骨的,里面遍布着满满的腐尸和蠕动的蛆虫,被泡之人是要整个人连脸都泡進去的,因为血池里的断臂残肢过于可怕,我不敢睁眼睛,只知道蛆虫不断的从口鼻耳進進出出或是万虫穿身,极为恶心,但却动弹不得,因为周围的断手都在抓着我。类似的情况还有充满大粪的粪池、充满蛇蝎的虫池。锯刑,就是两个小鬼把我架住,一个小鬼拿巨大的锯条从头中间向下锯直至锯成两半,那感受是撕心裂肺的,我往往坚持不下几秒就疼的主意识离开那层身体,但眼见她还在那受罪的。火刑,好象炼钢一样直接把人扔進岩浆或钢水之类的东西里浸泡,人立刻就糊了。还有一种刑罚是把我扔進一个全是食人鱼的池子里,任由其啃食,直至变为白骨,漫长的痒痛钻心,让我恨不得马上死了算了。

在遭受以上刑罚时,无论发正念还是喊师父都没有用,并非师父不管,是有旧宇宙的理在制约着,一个修炼人造下这极大的罪业是要受惩罚的,也许有人会有疑问,我不是好好的活在世上么,怎么会在地狱里受刑?这不矛盾了么?古书上曾经多次记载过类似的事,就是某人元神离体后到地狱中看见了很多熟悉的人在受刑,但是受刑之人还活在世上,回到阳间一看,原来犯人在阴间所受刑的部位恰恰在阳间对应着相同的病患之处,但表面身体感受到的痛苦不及另外空间的万分之一。但我发现,在受刑之时,如能背法,就能一点点解脱并能向上一层一层地狱的突破,直至地面,就可以暂时不受地狱之苦,我记得有时我在地狱中的时候就背《论语》,结果身体一点一点升起来,急得其它的受刑之鬼都使劲把手伸出想把我拖下去或希望我把它们也带上去。但是往往人在地狱之中是很难想起佛法的,我也是,经常是背了一半就忘了,然后又掉下去。

我的世界(一)

有一次我回到了自己的世界,这时的世界只是被黑暗笼罩着,没有阳光,到处是灰蒙蒙的,但依然有很多很壮丽的建筑,但我只见到了几个众生,她们把我带到了宫殿,一层层大门打开我见到了美丽的母亲,她伤心的说:“你太让我伤心了,你的世界什么都失去了,只剩下你自己了。”说着忍不住的掩面痛哭:“你在天上的时候是那么的纯洁啊!”我顿时跪下心中万分难受:“妈妈,我错了。”接着我问:“那个人是魔么?(指使我犯色戒的人)”“是的,它是。它一直想害你,没害成就转生成常人了。”我又问:“我在没下界之前就有这方面的心么?”母亲:“没有,绝对没有。孩子,这种心等你以后明白了时你会觉得很肮脏的”。我说:“我明白啊,否则师父怎能再三警告我们这种事是绝对不可以做。妈妈,我还有机会么?我不能对不起众生啊,哪怕我消失了,只要能换回他们的生命,有什么办法能让死去的众生复活呢?”母亲:“你能这样想,还是有机会的”…… 尽管这样,在强烈的执着于情的心驱使下我依然没有改过,还在心情矛盾的犯着错误。

不久我又看到了另一个世界,那里有一半已经消失,还剩半个世界也在慢慢消失之中,天上灰蒙蒙到处是血红色的云,地上是血红色的河,有一个巨大的怪物游来游去,从一栋栋残余的建筑依稀能看出往日的辉煌,但现在已经没有人住了,因为所有的建筑都是黑色的,上面粘满了沥青般的东西和厚厚的蛛网般的垢污,整个景象极为恐怖,让人能联想到电脑制作出的地狱的景象,真是极为相似。有几个凉亭四角的小神像上也全是血污,整个世界只剩几个神还守护在那里,每天费力的刷洗着还没完全被污物覆盖的建筑,我心在滴血,我知道那么脏是根本洗不干净的,可是他们还不放弃……

我在那层空间的身体已经腐烂,动弹不得,里面还在淌着黑水,全是密密麻麻的虫蚁在啃噬,惨不忍睹,我躺在那里,泪水不断,旁边的两个神以为我在沉睡,正悄悄议论着:“她的身体还能不能恢复啊?”“不行啊,伤的太深了,而且她犯的是这么重的罪啊……”

我的世界(二)

在另外空间我们自身的五脏六腑也对应着不同的世界,而有色欲问题的学员,罪业最大的地方就是生殖器官,女性就是子宫。那里对应的世界也是很可怕的,我看到那里天上裂了个长长的大口子,滴滴哒哒的向下滴着鲜血,隔不一会就会有一场大地震,而我看到最多东西就是人的尸体还有很多怪物,活着的众生我一个都没见到,我不敢去想他们哪去了,我自责。整个世界到处都是破烂不堪,一排排难民营般的房子散落在各处,都被腐蚀的很厉害。残缺不全的建筑比比皆是,地上的血水能没过脚脖子。在走过一条暗红色的河流的时候,我的脑中突然浮现出她昔日的样子,是金黄色的,宽阔的河流,温暖极了,人会自然浮在上面的,随着她流动,光芒四溢,美极了,人们称她是母亲河。现在已经不能称其为河了。接着我遇见了蛇群,和它们打了起来,消灭了。再接着碰见了许多蝎子,再接着就是蜘蛛,把它们全消灭以后我已经累的不行了,伤痕累累。这个时候,突然周围的生物都不动了,表现出极为害怕的样子,我感到了地面的颤动,是脚步声,周围生物一哄而散,大声喊着,撒旦来了。随着脚步声越来越近,地面震的越来越厉害,我也莫名的有种极为恐怖的感觉,吓的躲到一个石头后,接着我看见了一个魔鬼,真正是西方圣经里描述的魔鬼,巨大无比,头上长着长长的螺旋的角,给我的感觉除了恐怖没别的了,我汗毛直竖,大气不敢喘,它好象知道了我的存在,到处找我,我吓的一动不动,最终它看见了我,向我走来,我吓的急忙出定,再用天目一看,那个魔鬼手里抓住了一个和我一模一样的我给绑了起来……

邪恶生命就如癌细胞般的在另外空间扩散着,所到之处生命全被毁掉,然后被它们寄生占领,这种情况只要有男女关系问题的人不悔改就会继续发生着。暂时没有被邪恶生命占领的地方那里的众生已经开始大逃亡。我曾站在没被污染的地方看向已经被污染的地方,看着很多怪兽住在一个大火山口里,它们在到处抓人,抓到男的就吃,抓到女的就给糟蹋了或喂蛇和蝙蝠了,我却吓的只能远远的躲着……

肮脏的空间场

在色欲问题上犯了大错以后,我总是梦见自己在粪坑的大粪里泡着,或是在厕所里打地铺,或是在厕所的粪坑里放满洗澡水在里面泡澡,可见这是一件多么肮脏的行为,不仅仅只限于道德方面,在另外空间的物质上也是如此。

在我自身的空间场,虚空中到处都是裂开的大口子,怪物就从那大量的涌進我空间场,地上到处都是污水横流,其它地方居然被一堆堆白色的大袋子挤满,都堆到天上去了,我一看到那些大袋子就立刻感到很恶心,马上就绕道而行。我从犯色戒起,就天天被各种各样的魔追,追上了就欺负我,我也打不过它们,心里难过的要死,每次喊师父,就能看见天上的乌云裂开个缝隙,万丈光芒照了進来,然后就是成片的神仙,天兵,师父就坐在正中间的莲花台上。我看到师父的表情,就是那种无奈、心痛、焦急交织在一起的表情,旁边的神很麻木,看着我被欺负,我知道一定有什么原因使师父不能救我,下面的魔还气我,说:你就别喊了,你师父是不会管你的。我心里那个恨啊,恨自己犯错,恨自己消极承受,恨自己让师父难过,恨那些魔欺负我,从那以后我也不喊师父了,我怕师父听了难过。

这次我看见一个长的象鳄鱼一样的魔向我追来,我再也不能容忍了,心里想的不是怎么逃跑而是怎么消灭它,决不消极承受了,难道犯了错误就永不翻身了么,我要清理自己空间场,决不任由它们欺负,就这样我和它打了起来,结果在打不过它时我不自觉的喊了师父,没想到,高大的师父真的从天而降,一挥手,魔就没了。我抱着师父嚎啕大哭,心里的委屈一股脑全都哭出来了,师父难过极了,深深的叹了口气,说:“孩子,这都是你自己招来的啊!”说完,师父盘腿坐在地上,把我的头放到他的膝盖上,用手从我的耳朵里把一条一条虫子向外拿,又从天目里向外拿出好多脏东西,边拿边说:“不要再犯错误了啊”!我毫不犹豫答应师父“永不再犯”,这时再看自己空间场上的裂缝一条一条的都合上了。

众神与众生的态度

记得曾经看过明慧网刊登的一篇文章,写的是许多邪悟者的众生祈求大法弟子救救他们的主和王,无论他们的主和王做错了什么,他们依然在等待着。那么对于在色欲问题上做错的学员他们的众生是什么态度呢?也许你不相信,但我从众生的眼里真的看到了愤怒和鄙夷,他们看到我后都是远远的避开,甚至连很小的孩子都不愿靠近我,就好象我有传染病一般。好一点的是无奈的表情,有一些是很气愤的,有的是鄙夷的,我能感受到他们在为我的行为感到羞耻的,我看到他们则是羞愧无比的。

众神的态度是什么样的呢?我从做了错事后在另外空间曾经经常被色魔干扰,围着我不放,我挣扎着,突然天上金光大作,照亮了四周,众魔立即停下手望向天空,我趁机跑向了金光,天上降下一无比美丽的仙女,扔下来一个长长的水袖,飞到我手上,把我带向天空,我缓缓升起,下面的魔依然不放在后面猛追直至跟不上我,我很沉,升的很慢,也不知道飞了多久,感到飞了很高很高了,终于停了下来,然后我看见了天门,门口有好多天兵天将,还有一个中年的女仙我一见就知道她是小仙女的母亲,她看上去雍容华贵,但脸色很不好,她指责着那个把我带上来的小仙女:“你怎么把她带回来了?我是不会让她進来的。”接着我看到小仙女焦急解释着什么,原来我在天上时曾经是她的好朋友,但现在她的母亲怕我污染了她家,说什么不让我進去,我顿时心被刺痛,委屈、羞愧齐上心头,虽然我做错了事,但我有自尊,怎能再让别人再为我受指责,我豪不犹豫跳了下来……

迫害

对于色欲问题上犯错的学员旧势力是想尽一切办法迫害的,它们在另外空间有个大网,专门找这样的学员,网住了以后就加倍迫害。它们的理由就是他(她)犯了宇宙中最重的罪,而且没有悔改的意思,所以它们有权处置,特别是对于在师父照片前发过誓不再犯而又犯的学员,它们恨不得将其迫害死。

有的时候它们真的就要把一些学员的主元神给拘住,想使他(她)的肉身死亡,但都被一些正神给拦住了,我就遇到过这样的事情,一个巨大无比的魔鬼手里拿着巨大的刀,一付要置我于死地的样子,旁边的神告诉我快跑,接着拉住我就疯狂的跑,眼看被追上时候就会出来一个仙女挡在我面前,结果被魔鬼砍死,结果我看见地上到处都是为了救我的人留下的残肢,都是很美丽的仙女,我就想哭。象这样被追着迫害的事情我总遇到,都是在其他的神的帮助下躲开了,起初我不明白为什么对于这样的迫害我只有躲开的份而不能主动清除它们,后来一些神告诉我如果没有悔改,没有公开,它们就有借口迫害,而且会愈演愈烈的。

以上仅仅是我看到的一少部份,其实还有许多更可怕的事情我没有讲出来,因为我不知道怎么去形容,也不知道怎么解释,总之不象我们表面理解的仅仅是要去掉色欲之心那么简单,无论是在表层或是另外空间所造成的破坏都是巨大的。

最后我想说的是,对于色欲这件事情我们真的要重视起来,无论是旧势力还是正神,甚至是众生都认为这是可耻的,是宇宙中最重的罪。在《洛杉矶市法会讲法》中师父也讲到了这方面的问题,语气也是很严肃的。有过婚前性行为的和婚外恋的学员一定要马上停止、马上悔改。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