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从新走入大法修炼的学员的修炼体会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三月七日】我是九四年得法的老学员。当时由于开店,生意忙,文化低,没有认真学法,对法没有更深的认识。加上家人对我修炼不很支持,在“七·二零”大法被邪恶江泽民流氓集团镇压后我放弃了修炼。

师父不愿意丢掉一个学员。在我离开修炼后的几年中,师父经常安排同修来我店切磋。我知道大法是好的,是正的,师父教人重德向善,做到打不还手,骂不还口,做道德高尚的好人,而且一人炼功全家受益。同修去我店什么都告诉我,包括师父发表什么新经文了,大家如何讲真相,同修为了大法需要卖掉自己的金银首饰等等,听后很让我感动。这样就又促使我从新走入大法修炼中。没有大法书,同修帮助我请到了;没有炼功带,同修帮我找;没有录音机,同修帮着买;动作忘记了,同修就耐心的教我……。

不长时间,同修把我带到学法小组参加集体学法。开始读书很慢,读错的字也多,同修耐心的帮我纠正,通过集体学法后,思想境界不断提高,心性上来也很快,功也在不断地上长。开始学法时我得戴上老花镜,不久眼镜就摘掉了,而且读法的速度加快了,读错的字也少了,有时集中精力读书根本没读错的字了,看到书里的字还很大,这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师父。我也体会到师父说的,身体就是个小宇宙,心性多高,功多高,整体上来,整体下去,千真万确,在这里让我真心的感谢师尊和大法。

参加集体学法后,经常发现同修们好象在做着什么,我问他们,他们不肯说,因我刚走出来,有些事情人家不想让我知道。后来我总问,他们就告诉我了,是在发送资料救人。我要求一起去,他们不同意,后来在我一再强烈要求下,他们只好答应带我去了。后来又给了我二百多份资料让我自己发,因没经验又害怕,我用了几天的时间终于全送出去了。

后来学法组有变动,我就被一个女同修,也是一个老学员领到她家去学法。白天学法,晚上她手拉手的拽着我去送资料,把她备好的资料给我,让我发,每到住户门口,同修站一边发正念让我往门里边送。就这样我发资料的怕心一点点的没了,胆子也越来越大了,心性也越来越成熟了,这一关过的很容易,这与学法修心以及同修的帮助是分不开的。

从那以后我就与这位同修在一起从没分开,她走哪就把我带到哪,直到现在,同修什么事都告诉我,尤其是救众生的事,当我知道做真相资料用钱时,我就把我儿媳以前给我买的金首饰拿出来交给这位女同修,让她帮我卖掉投入资料点救人,这位女同修找到站长说明用意,交给了站长,后来站长交给同修,同修卖了一千六百元钱,全部交给资料点用。我家虽然开店,但钱财不让我管,老头不支持我修炼,钱财到不了我手,这样每逢过年孩子们给我的钱我就留下不花,用来做资料。由于家里人员反对的多,支持的少,大女婿是民政局的头目,经常对我家老头说:“我妈她们这些炼功人,整天做资料不得用钱,不得自己拿钱吗?”这样老头对我就更加严格了,老头经常给我提高心性的机会,我有时能把握好,也有过不去的关,但我修大法的心没有变。

我儿子在市旅游局当局长,每年过年这几天,都安排我和老头出去旅游,几年了就是这样过的,过年这几天总是走南闯北的,国内国外的走。尤其出去后看到外面的世界更加美好,经常看到那里的大法弟子公开在外面炼功讲真相,心中真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感受,同是一部法,一师一法一亿徒,人家能公开炼功讲真相,我们却遭到迫害,看到这些更增進了我对大法修炼的信心,对我日常生活中讲真相有很大的帮助。

修炼的过程,就是从人走向神的成熟之路。这几年中,我在做三件事中,由不会做到会做,由不敢做到面对面讲真相,劝“三退”。我利用卖货时机讲真相,不放过一个有缘人,只要進我店,我就给讲真相,劝“三退”。这下老头可不干了,天天骂我,说什么,啊,你吃共产党的,喝共产党的,你还骂共产党,你出去旅游不都是花的共产党的钱吗?等等。过后我告诉他,共产恶党干了那么多坏事,杀了那么多人,你不承认吗?我给他讲真相他不听,我把这一切对学法小组的同修说了,大家齐发正念清理他背后的邪恶因素对他的操控与指使,同修还发信邮寄资料挽救他。后来我明白了,其实他对大法的态度,都是我的心促成的,我能救外人,不认识的人,可自己家里人,身边的人救不了,有时还产生气恨,这不都是情在做怪吗?师父在经文(《精進要旨》〈境界〉)中说:“恶者妒嫉心所致,为私、为气、自谓不公。善者慈悲心常在,无怨、无恨、以苦为乐。觉者执著心无存,静观世人,为幻所迷。”从法中我知道任何一个执著都是一堵墙,都是修炼中要过的关。

白天在店里讲,晚上到学法点学法,结束后回家时边走边发资料,我们小组学法共五人,一名是个体养车户,一名是工商行职员买断下岗的(是受恶党迫害离开单位的),还有姐妹俩从事教育工作的。我们小组配合的很好,都能走出来证实法救度世人。养车的利用拉乘客的机会讲真相救人,姐妹俩用写信方式救人讲真相。

自从我走出来讲真相,学法修心,我的变化很大,精力很充沛,干什么都有使不完的劲,发真相资料上多高楼都不觉得累,同修给我不干胶我自己出去贴,不怕起早贪黑,只要能救人就行。自从同修给我真相图章后,我从没漏过一张纸币,一至二十元钱的人民币我都盖上大法真相,能救度众生的事我就做,没有人心和观念,就是做。面对面讲真相,只要和我见过面的人我就不放过一个人,每天都有“三退”的众生在我这留下姓名,有很多都是真实姓名。

在晚上做真相资料时,经常碰到干扰,记得一次我和同修学完法回家路上,我在路南,同修在路北,边走边往树上用按钉往树上按真相小册子,被一个烧烤店的男子发现,那男子边追我边说干啥的?我没理会他就往北侧走,这时北侧同修发现后,马上发正念,只听追赶的人说了声:“法轮大法好”,声音还很大。我和同修真为这个生命得救而高兴,这时我俩就進我们负责的楼区去做了。楼区对面就是派出所,每次不落的给派出所发真相资料。一次我们正做着,就听见从南侧走过来两个男中学生,边走边喊:“法轮大法好”。我和同修心里为他们高兴,高兴之一是这两个生命又被得救了;二是悟到这是师尊对我们的鼓励呀。我们每次都是在师尊的呵护下有惊无险的完成了我们的讲真相工作。

我再一次感谢恩师的苦度,弟子一定不辜负师尊的厚望,一定跟上师尊的正法進程。

谢谢恩师!
谢谢同修!

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