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黑嘴子劳教所对我的迫害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三月八日】2007年4月3日上午我到一名大法弟子家串门,在中午11点多钟县国保大队长宋学娟带领7、8个恶警闯入该大法弟子家非法搜查,把大法书及经文非法抄走,并把我和这位大法弟子非法抓捕到国保大队。在国保大队宋学娟和一男恶警对我进行非法审问,两个多小时后他们知道我家住址,由第二派出所片警梁小文带领国保大队7、8个人到我家非法抄家,大法书和经文全部抢走。之后我和这名大法弟子被非法拘留15天,后又转看守所非法关押一个月后将我非法劳教一年半,押送到长春黑嘴子劳教所。

在黑嘴子劳教所我被分配到三大队,有一个叫申大队的在外面找两个帮教给我做所谓的“转化”,每天逼迫我接受洗脑、看污蔑大法的光碟,不让睡觉、不让坐,因长期罚站我的小肚子经常胀痛,这样折磨我半个多月,我坚决不决裂大法。有一天孙佳(管教)把我叫到管教室,她气急败坏的连喊带叫的骂了我两个多小时,然后把我严管一周,不让上食堂吃饭,下队劳动,继续隔离,派包夹监视限制行动自由。

八月二十日早上我看师父讲法,被金管教发现没收,之后我跟臧丽(管教)要,她不给。我十分痛心:把师父的经文损失了。我开始罢工,申大队找我谈话问我为什么不干活,我说因以前我患有肺结核、胸膜炎等多种疾病全是学法轮功后炼好的,大法是我的命,你不还我大法我不能干活,申大队听后气急败坏的骂我滚。紧接着臧丽(管教)把我叫到管教室,当时孙佳也在场,因为我不配合她们,臧管教大发雷霆,用拳头打我的头部,用脚踢、击打我全身还不解气,又用电棍电遍全身(包括阴部),右上胸电的破皮。我被打的遍体鳞伤,大队长席某说你回到车间必须完成生产任务,不许和学员说我们打你的事,晚上整个三大队同修纷纷写劝善信制止管教打人。

第二天臧管教把我叫到管教室,追问我回去的事,在她的逼问下我心跳过速,浑身哆嗦还抽。回到车间后我给所领导写信揭露她们对我的迫害,有一天在食堂我看到田所长,我就把信交给她,她知道是举报信后拒收。我又把信交给申大队,申大队看完后把我叫到管教室,在管教室我又犯病了,她们还给我加期两个月。大法弟子们知道后,于八月下旬三大队全体罢工,震慑整个劳教所,她们吓得上下出动,所里对外不许合餐,不许接见,怕走漏风声,对我们严加看管,逼迫写保证书。把坚定的大法弟子关小号、上抻床、加期,李亚娟上抻床一周腰部受伤还逼迫她走路。臧管教打我嘴巴子,打的嘴角流血当时我又犯病了,申大队和臧管教逼我到车间干活,干的全是脏活累活还给我加班加点,经过一个多月的时间,由于过度劳累我以前的肺结核等病全部复发,我写信要求所外就医,申大队领我到省医院检查,确诊是陈旧性肺结核、胸膜炎感染,她们怕传染就给我办了所外就医。

梁晓文  第二派出所片警  手机:13756726866
宋学鹃(公安局国保大队长) 手机:139433065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