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三个女孩的故事》之后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四月十二日】那三个在邪恶黑窝中得法的女孩(《三个女孩的故事》见:http://minghui.org/mh/articles/2008/4/10/176205.html),从看守所对她们的迫害中走了过来。而大法弟子们的整体配合,也使得邪恶再不敢轻易动大法弟子,新学员的炼功、发正念的环境,真的开创出来了。让我们一起回过头来,看一看这条走过来的路吧。

作为老弟子,我们在证实法的过程中,因为被邪恶钻了空子,我们被绑架并非法关押于看守所。那么,在邪恶黑窝中,我们一方面要找出自己的执著并去掉它,另一方面我们要向世人讲清真相,劝三退,尽量的去救度众生。当然,在黑窝中,我们首先要开创出自己不受邪恶干扰的炼功、发正念的环境,在师父正法洪势下,到了现在这个阶段,其实邪恶黑窝中的邪恶因素已经少之又少了,它们再没有能力象最初的那样对我们進行强制迫害了。所以,在整体形势下,我们比较容易的保证了自己的炼功、学法、发正念不受干扰和迫害(当然,在这一过程中,大法弟子的正念仍然至关重要,如果有怕心或者有维护人的观念存在,很可能就无法突破开创出我们需要的环境,毕竟,邪恶是不会主动的叫你公开炼功的)。

在向世人讲清真相以及洪法的过程中,我们发现有很多的有缘人都想要修炼,那三个女孩便在其中。对这些有缘人我们应该怎么对待呢?有的老弟子采用的方式是让她们出去再炼,既不教她们动作,也不把师父的法背出来给她们,在这些老弟子的观念里,她认为在看守所里教人炼功一定会被邪恶迫害,她不想惹麻烦。我们认为这种认识没有在法上,甚至无意中符合了旧势力的安排,障碍着众生得法,而且这种认识有怕心,维护的是自己。那么我们认识到,这些有缘人也许正是在外面的环境即使遇到大法也不想修炼的人,但她们又是应该得法的,所以有了这样的机缘。作为老弟子,我们遇到了她们,既然她们想修,我们就得教她们,还得教好她们,不仅是要让她们学会动作,更重要的是要让她们能够真正明白法理,才能使她们在修炼的路上坚定的走下去。

在引导新学员修炼的过程中,我们也看到了自身表现出来的一些人心,比如有的时候缺乏耐心,有的时候会觉得新学员牵扯了自己很大部份的精力,妨碍了我们发正念、学法,但是我们能意识到自己的不足并改正。在邪恶黑窝中,老弟子带好新学员,起的不也正是辅导员的作用吗?新学员在修炼过程中表现出来的人心,不够精進,跟我们当初在个人修炼过程中的表现有什么差别呢?作为老弟子,师父给我们个人修炼的时间。而这些新学员,她们是个人修炼与证实法同时一起来的,我们不能因为她们一时表现上的不尽人意就失去耐心啊!实际上,这些新学员在得法后,表现出了很多可敬的地方。有的直接跟管教讲自己修炼后的改变,向她们讲大法真相;有的正念很足,在调到新监仓后直接跟管教说她要炼功,让管教不要干扰;有的在面临来自看守所和家人的压力中,正念正行走了过来,堂堂正正的修炼着;有的利用着自己便利的条件,默默的为大法弟子之间的联系交流提供着各种帮助,她们都非常了不起。

针对那三个女孩的定镣迫害发生后,我们从整体進行了思考。首先,我们要检讨自己、找自己在迫害发生时有什么心被邪恶钻了空子,尤其是那三个女孩。通过和她们交流,我们引导她们多找自己的执著,同时让她们在迫害中坚定正念。针对这次迫害,我们向主管此仓的管教递了讲真相的信,并要求见所长、驻所检察官。

师父讲“哪里出问题,哪里就是需要去讲真相了”(《二零零三年元宵节讲法》)。看守所的管教、所长、驻所检察官,对新学员炼功進行迫害的一个借口就是:她们不是因为法轮功進来的,她们犯过罪,不配讲真善忍。在跟她们讲真相的过程中,他们也在极力回避迫害大法的这个问题,讲话也很谨慎,很显然他们不敢再堂而皇之的大谈迫害大法了。但是,我们坚持他们对新学员定镣就是在迫害大法弟子了,这些新学员虽然不是因为修大法進来的,但她们既然在这里开始修炼,而且是因为炼功被迫害,那就绝不允许。同时,我们也让这些人明白,新学员的炼功环境,同样不能干扰和破坏。

对这三个女孩的迫害已经结束了,她们在这过程中去掉了很多心,在法理上的认识更加清晰、理智,而邪恶想利用对这三个女孩的迫害阻止其他人炼功的目地也没有得逞,甚至更多人走進了修炼中来,许多常人也在默默的助大法弟子一臂之力。而我们大法弟子的整体,在这个过程中,互相配合,根据各自所长,共同向参与迫害的人讲清真相,尽量的救度他们。通过这种方式,我们在这个邪恶黑窝中,和新学员们一起开创出了我们炼功、学法、发正念的环境,我们从迫害中用正念走了过来。

我们在这里一天,就要尽量做好一天,邪恶黑窝中的锤炼,不是我们想要的,也不会承认,但我们却会更加成熟,让我们更加精進!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