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显示心谈起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四月十三日】《西游记》中对孙悟空拜师学艺有这样一个章节:孙悟空要跟师父学些本领,师父先后几次提举各种“术门之道”,欲教授悟空,但孙悟空为求得脱俗超尘的修炼真谛,心思不为所动,最终凭他的灵悟之性,博得师传真术,独自学得七十二般变化和游驾“筋斗云”的本事;忽一日,众徒云集在松树下捧逗悟空,央其变作一棵松树,给大伙看看,悟空架不住众人之喧,于是,就在众目睽睽之下,念动诀语,摇身一变,马上变做了一棵松树,引来一片嚷笑喝彩之声;此举惊动了师父,师父问清原由后,对悟空门前的卖弄做作,好一通厉声训教,并了断师徒之缘,断然拒绝继续再教其法术。

年少时看《西游记》,每次读到这些,既为孙悟空能明晓“三敲脑门”的盘中暗谜之灵性所钦佩,但也为他在人前的卖弄显示,自断了有望造化于更高更深的道行而深感痛惜,并在内心暗自感叹悟空的师父有些“不近人情”,还推而广之的想到,如果悟空没有当初贸然变为“松树”的卖弄枝节,是不是可能会学到更多更大的本领,以广益于此后路途茫茫而又充满艰险的西天取经之路。

走入大法修炼以后,十几年来,身心在法中一天天的迅速改变着,许多当初一直百思不解的疑惑,也渐渐的从大法修炼的法理上,豁然得到了诠释和解读;现在回看自身修炼,以法对照和查找不足及执著心,我清楚的看到,修炼中自身也时常表现出许多显示心,如:交流时,只顾侃侃而谈自己对法理的体悟,潜意识中认为自己悟的高,悟的好;不能耐心的倾听同修的切磋,有时甚至武断的打断同修的交流,而把自己的见解强加于同修之上;在一些证实法的项目上,处处觉的自己的做法和想法是最全面,最完整,最应该来做的,容不得進一步商讨和变更;觉的自己投过一些文稿,就不分环境场合,向同修大谈自己写过什么文章,哪些被明慧列为推荐文章,哪些被选入周刊,哪些被转载等等,说话语气虽然看似文静平和,但证实自己的显示心和求名心,我内心清醒的觉察到已经奔涌而出了;还有,同修提醒我手机的安全使用,但在同修面前有时我却很不在意,以显示自己没有怕心;一次,我用手机与一名同修约定在某处见面,我们坐定后,都已明显警觉到周围的异样,只好自然的匆匆散去,改换了另一种方式交流。

由此看来,自己不注意时时从法上修去显示心,在正法修炼中,对同修,对自己,以致对整体,都是贻害无穷的事,而且这种显示心,时常伴随着欢喜心或妒嫉心,隐藏和附着在证实法中的方方面面,日久形成一种复杂的观念和执著,而又不易察觉和分清,我个人认为,如果说妒嫉心不去终不得正果的话,那么在修炼中显示心不去,长此以往,则极易会使修炼者毁于一旦,或功亏一篑。这样看来,显示心的膨胀,无疑是修炼者的大忌,所以同修看到这些苗头后,都要及时善意的指出来,为了我们相约而来的使命,为了整体证实法救度众生,也为了使法少受或不受损失,我们都要互相提醒啊。特别是正法已到了最后阶段了。

其实,针对不同表现形式的显示心,以及给修炼带来的严重后果,师尊在法中早已专门为我们做了明确的开示:“不管出现什么情况,一定要把握住心性,只有遵照大法做才是真正正确的。你的功能也好,你的开功也好,你是在大法修炼中得到的。如果你把大法摆到次要位置上去了,把你的神通摆到重要位置上去了,或者开了悟的人认为你自己的这个认识那个认识是对的,甚至于把你自己认为了不起了,超过大法了,我说你已经就开始往下掉了,就危险了,就越来越不行了。那个时候你可就真是麻烦事了,白修,弄不好就掉下去,白修了。”(《转法轮》〈显示心理〉)

对师尊的这些讲法,我已铭记在心了,并决心时刻遵照法的要求做正做好,因为修炼是宇宙中最大的事,也是最严肃的事,所以就一定要多学法,真正把法学好,不断破除修炼中的一切执著,在正法修炼的道路上,一步步走的更稳健,更纯正,更辉煌。

一点体会,其中偏颇或不妥之处,请同修多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