溶入整体 红花绿叶都为法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四月十三日】很长一段时间,我感到自己不愿意和同修接触了,对于同修要我做的事也心不甘、情不愿的,眼中都是别人的缺点和不足,以自我为中心,希望同修们按照我的建议去做。最近发生的一件事让我彻底看清了那颗证实自己、坚持执着的心。当我勇于正视自己的心性问题,曝光它们时,我有了默默的配合同修的行动,也破除了旧势力妄想利用这些因素间隔我们大法弟子整体的安排,在证实大法中又成熟了一步。

事情是这样的:当地做《九评》的人非常少,我很着急,想起来有一位同修家中有一套设备,是以前外地同修支援给我们的,现在这位同修大姐住在另一个城市,只有双休日回来做资料。交流中我发现她听了另一位同修的建议,认为现在《九评》没有人看了,她就不想做了,每次回来后只是打单张资料。因为心性不到位,电脑、打印机也经常出问题,这样使当地《九评》的制作几乎完全停止了。我反复学习了师父的《对澳洲学员讲法》后,觉的她对师父要求的“广传九评邪党退”(《济世》)的认识上有问题。于是和其他人商量,等她回来就把设备搬走,我来做。

和同修商量后,他们都同意我的建议,让我负责和大姐谈,这使我更坚持自己,认为自己做的对。

在她回来之前,同修忽然紧急通知我,说有一位刚从外地回来的同修不同意把设备拿走。我就把心里的不满转到了这位反对的同修身上,猜想她可能考虑当初是我们鼓励大姐做《九评》的,现在是过河拆桥,这样会让大姐心里不平衡,这其中有她们两个人之间的人情等等因素,觉的她们都在用人心对待救度众生这件严肃的事情。

几天过去,我渐渐平静下来,我觉的我是为当地的整体考虑,希望把闲置的设备更好的利用起来,让它们在救度众生中发挥更大的作用,我的基点并没错,可是为什么遇到这种阻力?为什么我认为的“好主意”不被采纳?为什么听到反对的意见我心中忿忿不平?

“大家都抱着正念,协调上一定非常溶洽,什么事都会很快解决。争议中争持不下的时候要想到看看自己。有学员以为都是为了大法的事才争议的嘛,以此掩盖了自己的执著。做大法事的时候,你的争强心、你的自我表现心、你对自己的感情看重、你的威信受到冲击了等人心,也会掺在其中。”(《二零零三年亚特兰大法会讲法》)

任何事情的出现都不是偶然的,当我学习师父的这段讲法后,我开始向内找自己的心性问题。长期以来,同修都在说我们地区整体协调、配合的不好,我却没有把自己摆在其中,认真的向内找找自己在整体配合中的不和谐因素,而是一直以领导者的心态指挥着同修们做这做那,让别人围着我转,从来没有想去当“绿叶”,圆容、配合、补充同修做的事情;当同修提出几个协调人和资料点的同修坚持每周集体学法交流时,我也以自己有其它事为借口抵触;面对针对整体来的大大小小的干扰、越来越复杂的局面,想到的只是逃避、图清静,固守着自己对圆容整体的一点点所谓“在法上”的认识不放;对于一些自己认识到的当地证实法中存在的问题,例如曝光邪恶、营救同修等只是动嘴说说,却不想亲身去做,把困难和危险推给同修;等等。长期养成的争强好胜、只愿当“红花”不愿当“绿叶”的观念使我一直把自己摆在别人之上,这次的事不就是我坚持自己造成的吗?修炼人任何时候不是都应该以法为大吗?那个强烈的“自我”不是被旧势力钻空子,影响整体配合的借口吗?当我告诉大家“我们得找找自己的问题”时,我的问题才是配合不好的关键啊!

见到大姐之后,我已经不再有非得拿走电脑、打印机的念头了,只是想帮助她在法中认识到制作《九评》的重要性,让我吃惊的是:事情并不象我想象的那样,原来大姐已经认识到了,她也非常着急想尽快的多做一些《九评》,只是这个着急的心使机器一直不好使,才耽误了。我一边给她查看又出问题的电脑,一边在心里默默的说:“我决不能让邪恶干扰我们整体的阴谋得逞,我一定要帮助同修修好设备,让她继续做!”对自己心里那种烦躁不平、赌气要发火的东西发正念。

我从心里感谢师父让我在纯净的心态下做好最神圣的事,也更深刻的体会到师父讲的:“你们知道吗?只要你是一个修炼的人,无论在任何环境、任何情况下,所遇到的任何麻烦和不高兴的事,甚至于为了大法的工作,不管你们认为再好的事、再神圣的事,我都会利用来去你们的执著心,暴露你们的魔性,去掉它。因为你们的提高才是第一重要的。”(《精進要旨》〈再认识〉)

当我把打印机拿回家准备修理时,我感到了放下自我、溶于整体的愉快和轻松,心中那个坚持自己的念头越来越淡了。

如果大法弟子都甘当“绿叶”,把别人的事当成自己的事,默默的认真的做好,那么协调配合的一定会非常好,证实法中就会出现更多的奇迹!

以上是我的一点修炼体悟,请同修圆容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