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自我、主动交心是消除间隔的关键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九日】我身边几名同修和另外几名同修形成间隔已有多年,主要原因是对方和开天目同修来往频繁密切,悟出一些东西不在法上,讲真相救度众生也不精進(这只是我的看法)。开天目同修每次来时,我心里总是生出一种警觉:同修呀,千万别悟歪了。在一起交流时,我总是先发言,谈如何讲真相和三退的体会,滔滔不绝,似乎只有我做的最正。当对方提出不同看法和认识时,我总是憋不住敲打几句:“这在法上么?这在法上么?”甚至有时搞的不欢而散。心里觉得对方离法越来越远。

这种状态持续了好多年,以至影响了我们整个地区大法弟子之间的沟通与合作。外地个别同修也知道我们地区大法弟子中有两种不同认识和状态,但谁也说服不了谁,一天天,一年年,间隔越来越大。同修之间经常议论的是:某某某又说了什么;某某某又在搞什么新花样……始终形成不了一个整体。有时我想,只要在大法中修,师父有的是办法改变他们。总有一天这些人会回头的。

有几次,在炼功时,面对师父的法像,想起同修没有跟上正法進程的状态,我不由心酸流泪。我在心里默默的跟师父说:“师父,这些同修不完了么,当正法结束时,他们怎么办?怎么办?”之后,我又向明慧反映情况。就这样,我一直想改变对方,结果间隔却越来越大。

看了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后,对我震动很大。我心里很酸,对照师父的讲法,我悟到自己差距太大了,我想,是该去这个心和改变这种状态的时候了。这时,我开始认真严肃的找自己。发现这些年对同修的怨恨和指责都是在衡量对方和修对方,并没有在这种状态中修自己。用维护大法的心做掩盖而没有提高上来。记得有一次,开天目同修又来了,当时二、三十人,我觉得这是一次纠正大家在法上走正的好机会。于是,谈了许多自己是怎样讲真相做三退的体会,意在引导大家跟上正法進程。当时几十人就都听我一个人讲,大家都静静的看着我,我想,你们为啥不讲?是因为你们没做啥,讲不出来。有一种在人之上和唯我独尊的欢喜和显示状态。

这种状态能带到天上和佛道神争斗么?我在冷静的找自己的时候,一下子看到了问题的关键恰恰是自己:证实自己,表现自己,强调自己,显示自己。这颗心还小么?看到这些问题后,我一下子似乎明白了许多和提高了许多。发正念时加上强烈的一念:铲除我和同修的间隔,让自己内心那些不舒服的因素彻底解体。尤其是过年前后,我又一次学习了师父在国外的部份讲法。心里亮堂了许多。师父说:“习惯上总是看别人的不足,从来不重视看自己,别人修好了你又怎么样?师父不是盼你在修好吗?你为什么不接受意见老去看着别人?却不向内修、找自己呢?”“每个人都在走自己的路,我们不能用自己的观念强加于别人。有了问题呢不要去说谁对和谁不对,问题出现大家要互相帮助,想办法解决。”(《洛杉矶市法会讲法》)

在不断找自己中,我的境界有了很大的突破和提高,以往把对方看重的那些事,在眼前变的越来越小,比重越来越轻,怨恨越来越淡。当我周围同修再谈起对方的一些“不足”的表现时,我立即强调说:“修自己!一定要修自己!要多看对方的好处。对方即便是常人,我们也要慈悲他啊。何况他是我们珍贵的同修。”我的改变也影响了周围的同修。

在放下自我后,我觉得还应该往前再迈一步:找他们面谈。我抱着一个真诚和善的心主动找他们交谈(这是我想了很久的事情),我想我必须迈出这一步。在这个问题上我必须要达到师父所要求的标准,不能再让师父操心。于是,我首先找到甲和乙。在谈了许许多多之后,我说:“过去,我一直认为你们错了,不在法上,一直在向外看,假如说你们真的错了,我做到了像师父说的那样用洪大的慈悲去宽容你们和理解你们么?这些年总是怨怨怨,不是像师父说的那样多看人家好处,少看人家不好处。眼睛总是盯住你们那点人的东西不放。几年啦,总是这个状态……。”

同修甲说:“我知道这些年你总是担心我们落下,其实,有些事不是你看到的那样。生命的不同来源之处有不同的特点,在人间表现肯定不一样。就拿讲真相来说,你是直来直去的讲,我是智慧的讲。只要有机会和场所我就讲几句。我敢说,当正法结束时,我做了我该做的……。”和甲同修相识十多年,今天才有更深层的了解。我心里感到很热乎。有一种说不出来的滋味。

“是啊,我们在自己的环境中做好师父要求做好的三件事,就是一个合格的弟子。不可能每个人都一样。”这时乙同修接着说。“我的店员都知道大法好,恶党坏。有的已经开始看师父的讲法录像。当同修有困难时,我们总是默默的在帮助。”并且讲了几个感人的事例……

正在交流时,丙同修来了(他是我曾经意见最大的一个)。我在诚恳谈出过去我对他们一些观念上的认识和现在改变的认识后,丙同修十分感慨。“其实这些年,我们三件事一直做的比较稳,也很充实。不象你过去的看法那样。如果你想改变我,而我又想改变你,其结果不但谁也没改变谁,反而隔阂越来越大。”接着,他举了许多讲真相三退的小例子。在听他讲期间,我忽然觉得,他这些年一直在心里理解我、原谅我和宽容我。在一些事情的认识上不直接和我顶,他祥和的表情和心态使我很受感染。他说:“我从没想过自己将来在多高位置,一切有师父安排。作为弟子一定做好该做的。我成立了一个小厂,不是想多挣钱改善生活,我的生活很简单。而是想有一个更多接触世人的机会能救度他们。”他的话打开了我许多心结。

既然同修做的这么好,那么为什么我(包括我周围部份同修)对他们看法那么大呢?静心思考有几个方面:

一、学法不扎实,没有无条件的找自己,找自己。其实,师父的法讲的很透,只是我们在学法时不对照自己。而是用法去衡量别人,这是修炼人之大忌啊。

二、常常把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放大看。而这种假相又不是对方的实质。看了后再跟别人讲,不修口而导致影响越来越大。不是象师父说的那样,遇事先找自己,然后善心帮助别人。对同修缺少真诚善良和宽容。(这是一种境界)

三、总是固守人的观念不想改变。其实,师父也多次讲过,同修之间意见不一致时可经常交交心。然而,我总是难以迈出这一步。

当我和同修们交流后,感觉心里很轻松。有一种境界升华的彻悟感。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