邂逅同修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四月十三日】经常象云游一样四处讲真相,会想起师父的一首诗《如来》:

带着如意真理来
洒洒脱脱走四海
法理撒遍世间道
满载众生法船开

体会到:当初正是师父不辞辛苦的救度我们,把我们带上法轮大法的正法之船。今天我们也应该象神佛一样无私无我,修身成佛,更好的救度世人。

一路上也会遇到同修,有慈眉善目的大娘,有老成稳重的中年男子,有年轻活泼的小大法弟子,也有清秀爽快的大姐。一句“我和你一样”的回答,一个了然于心的微笑,或一个双手合十的致意之后,我们又各自忙碌于各自的事情去了。却让我更添了正念和精進之心。昨天,又邂逅了一位同修,让我感悟良多。

我看到一位牵狗的大姐,就走上去和她聊天。几句话之后,她就笑着告诉我,“我都知道了。我已经三退了。我们是同修。”

同修相见,颇有几分亲切。我们聊了几句,看着她还养狗,我不由提醒她,“修炼人不能养狗啊!”

“是啊!我也知道,可是这是我儿媳妇养的。我因为这个事情也吵的不行呢。不过,它倒是帮了我不少的忙。我去做事的时候经常带着它。”

“可是,不杀不养,这是对我们修炼人的要求啊。”

那位大姐也点头同意。她告诉我,她这就是去取资料去,好象遛狗去,会更方便、隐蔽些。我和她又聊了几句当前的形势,她说她经常上网,都能够看到。

临走前,她又问我,“你姓什么?”

我如实告诉了她。她欲言又止,只说了一句,“明慧上倒是有我的名字。”我们就分手了。

我不由暗想,“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这位大姐还有点人心啊。修炼人不能养宠物,去做三件事要注意安全,为自己和别人负责,都要修口,而且还有点求名的心啊。真得多注意啊!”

可又转念一想,“为什么这几个问题都让我遇到了?看到了呢?我有没有同样的问题呢?是不是我有些执着,一直没有修掉,师父才这样点化我呢?”

不由反思自己。

最近,以所谓的关注国内外形势,更便于讲真相为由,经常上网,浏览各个网站。有的时候一看就好几个点。每天要是不上上网,看看信息,在论坛上发发言,就好象这一天缺点儿什么,很不舒服似的。尽管三件事也在做,书也在看,可是这是不是我的一颗执着心呢?一个让我牵挂不下,并未修去的执着心呢?我却总是以做三件事为理由,为自己做掩护。这个状况和那位同修有没有相象之处呢?修炼就是不断的去执着心的过程。我连这个爱上网、爱看新闻的执着心都修不去,又怎么能够走正救人、正法之路呢?

经常讲真相,有的时候觉的环境越来越好,形势越来越正了,人们都了解真相,认同大法了。值得欣喜之余,我们是不是也出现忽视安全的现象了呢?每天的四次发正念都在做,可是半夜的那次,我经常睡过去。只在那儿坐了一、二十分钟,没有发正念,就又躺下睡觉了。白天的发正念,也会出现思路不清、被干扰的现象。这些是不是都应该让我警醒、关注呢?

再说说我的显示心。求名的这颗心一直没有完全消去,有的时候表现出来了自己都没有注意到,更没有加以制止。法理悟的好象比别人好一点,劝三退的人数多一点,就不由的沾沾自喜了。给常人讲真相或者介绍大法法理和情况时,也不由的有洋洋得意、比常人都高的情绪在里面。最近一段时间写了一些文章,心中也颇有一些得意了。各个方面中都反映出我的求名之心,显示心。没做什么的时候,还反映不出来。稍微有一点成绩的时候,就发现这颗心真的是很明显啊。我所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什么?是为了显示自己,显示自己的能力吗?是在做常人的事吗?我们不是为了证实法,为了正法,为了更好的救度众生吗?我的能力都是大法所赋予的,我也不过是大法中一个小小的粒子。在博大精深的佛法面前,在伟大的师父面前,我也不过是浩瀚的宇宙中的一粒尘埃。做好三件事是我应该的,是千千万万年前的誓约和必然的安排。做不好,才应该让我感到惭愧呢。因为自我的心、私心太重,才让我无法摆脱后天的我,没有更好的做好我该做的一切。

而且,在看到同修的执着同时,我是出于什么心理呢?是圆容的慈悲心吗?还是旁观者的指责心?是善意的去加持吗?还是事不关己的审视?这其中的心性和层次立分高下。

总觉的自己修的比以前好多了,可是真正的向内找,向内修,审视到自己内心的深处,才发现我的心性离更加纯净的标准,离神佛的水平还差远去了。我要修去的执着还有很多啊。

在这里,再一次感谢师父的慈悲点化。我将“忍苦精進去执著”(《洪吟》〈登泰山〉),更好的去做三件事!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