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法小组促使大家提高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四月十三日】我们的学法组成立至今已五个年头了,每个同修在法理上、心性上都得到了提高,在证实法中走出自己的路。在反迫害、揭露邪恶、讲真相救众生中都发挥一个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作用。

我们的学法组都是老年同修,文化低、学法少、后天形成的固有观念强,都知道大法好,但做不到静心学法,怎样修、怎样否定旧势力的迫害,怎样去证实法,法理不清不能在法理上悟法,再加上私心、怕心很重,很少同修走出来证实法,还在个人修炼状态中从感性上认识法,对师父的救命之恩感恩戴德。这种状态协调人看在眼里急在心里,想本地区整体尽快跟上正法進程,就得在法理上归正同修们的不正确状态,当务之急组织同修集体学法,学法是提高的有力保障。

根据同修居住区域分成学法组,以学《转法轮》为主,再学师父的其他讲法。一周集中一次切磋按《明慧周刊》找本地区本人差距,越找法理越清、越找差距越大。遇到问题在法的基础上找自己,找出执着心就去掉它、解体它。明白“整个人的修炼过程就是不断的去人的执着心的过程”,大家一起形成了学法背法、比学比修的气氛。

例如:甲同修没修炼前,她脾气大、好胜、得理不让人,她这些固有观念形成几十年,要不修炼她这辈子也不会改,自从学法她按“真、善、忍”修正自己时时事事要求自己。自己觉得已经改好了很多,参加学法组后与同修比差距太大了,按着大法的要求还没达到。她那只是常人之忍,随着学法的不断深入在法理上不断提高,往内找又发现存在很多执着心、自满心、显示心、争斗心等等。她深有体会说:有集体学法的环境我才找出自己的差距才真正的得到了提高。她从个人修炼状态中走了出来,跟上了正法时期对大法弟子的要求。

乙同修出现了严重的病业反应,脑血栓症状,四肢麻木、手脚不灵、眼睛看不清、全身疼痛难忍、不能進食、语言不清,但她的主意识清楚。当时她的家人要抬她上医院她不去,同修们知道后来她家发正念,清除干扰迫害,并告诉她全面否定旧势力的迫害,根本不承认它灭它。我是神不会有病。有师在有法在谁也动不了我,我只走师父安排的路,我是大法弟子,什么也干扰不了我。同修配合很好,仨俩一起每天到她家,不间断的发正念、念书。夜间放讲法碟。乙同修正念强,在师父慈悲呵护下,她一周后能说话了,在同修的帮助下炼了一套功法,逐渐增加炼功时间,很快五套功法都能坚持做下来了,也能自己看书学法了,身体一天比一天强,生活能自理了,不长时间身体恢复了正常。通过这件事,她证实了大法的神迹和师父的慈悲伟大!她所有的亲人、朋友都相信了大法,还有人走進大法。家人觉醒了,给同修提供学法环境。

丙同修得法前担任邪党的政治工作,多年深受邪党文化思想毒害,她虽然声明退出了邪党,也看过《九评》、《解体党文化》等书,可时不时的还说邪党文化的词句,同修立即给她指出来,让她立即解体另外空间邪党的邪恶因素。她反复学《向世间转轮》和师父的其他讲法,从内心真正解体邪党文化对她的毒害。

丁同修曾受过邪恶迫害被非法拘留、劳教,因她平时学法背法很用心,她从不配合邪恶,不管她在哪里,照常背法、炼功,讲真相,表现出大法弟子的慈悲对师对法的坚信。她不顾家人的反对和压力义无反顾的照常做好“三件事”,经常鼓励同修,我们下来就是助师世间行证实法的,有师在、有法在怕什么,放下自我救人要紧。

她见到资料不足鼓励同修建立一个小型资料点,解决缺资料的问题,并承担起资料点的任务。师父的新经文、明慧周刊、真相资料按时印发,给同修学法、揭露邪恶、救众生提供了有利条件。偶尔出现了错字会被同修严厉的指责(为了资料员的安全,同修都不知道谁是资料员只是对事不对人)。当她听后感到委屈觉得自己顶住家人的压力,克服技术上的难关吃了那么多的苦,付出那么多我无所求,出了错也不是有意的,也不至于遭到这么严厉的指责呀。自己静下心来学法她不但不怪大家,还感谢同修对大法负责、对自己负责,不管什么原因错了就该严肃对待。大法弟子做任何事都应该是最好的。

通过这件事对我触动很大,资料员同修们顶住压力排除干扰,不顾及个人安危,默默的在做大法的事,给同修们提供证实法的条件。我从内心向默默为证实法做贡献的同修们表示感谢。

学法组的同修都很珍惜这个学法环境,有这个环境,同修才能集中学法,切磋,出现问题及时归正自己,时时事事都在法理上悟,一思一念都不要放过,找出自己的执着,从本质深处改变自己才是真正的升华。

建议同修都组织学法小组,哪怕俩三人都可以,这是提高心性的好环境。

这是我这层次悟到的,体悟到的有不在法理上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