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前的弟弟来找我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四月十四日】我修大法已经十年了,一直是闭着修的。我什么也看不见,但我就觉的大法好,师父正。虽然有时不那么精進,但我信师信法的心非常坚定。前些日子,我做了一个“梦”,使我对“大法弟子”这一神圣的称号有了更深刻的认识。

那天是农历正月十四。吃完午饭我感到很困,因我从没有午睡的习惯,就不想睡,可是困的有些睁不开眼,只好上床睡下。躺在床上就做了一个“梦”,其实还不能叫“梦”,因为我的感觉非常的真实真切。

“梦”中一个人,在我身后双手抱着我的左胳膊,好象有一种依赖、请求的意思,又有一种亲切感。我乐呵呵的问:“你是谁呀?”他不说话。我又乐呵呵的问:“你不告诉我你是谁,我怎么救你啊?”他还不说话。我又乐呵呵的说:“我明白你的意思,是想让我修圆满了救你。行,我答应你,我修圆满了一定救你。”这下他说话了:“我是振亚。”我说:“哦,振亚啊。那振东呢?”他说:“振东转生去了。”我想看看振亚的模样,就侧过身去(其实我躺在床上的身体根本没有动)看他,只见振亚是一个十六、七岁男孩的样子。然后,我就“醒”了。

回想刚才“梦”中的情景,我很感动,感动于另外空间的生命对大法的期盼,对大法弟子的期盼,也深深感到作为大法弟子的荣耀和责任。那么,振亚和我是怎样的缘份呢?

一九六一年,我妈妈生下了双胞胎,一对男孩儿。爸爸取的名字:振东、振亚。当时正是“三年灾荒时期”,家里没有粮食,老大振东生下来没几天就饿死了,所以,我对振东没什么印象。老二振亚也只比振东多活了几天,可就这几天与我结下了这一世的缘。妈妈用一块红布缝个口袋里面装上草,就把振亚放在草口袋上。妈妈没有奶水,振亚饿的直哭。每当他哭的时候,妈妈就叫我哄他。当时,我才五、六岁。他一哭,我就蹲在旁边,拎起草口袋一角上下抖动哄他,嘴里还说着:“不哭啊,不哭啊!”可是没几天,振亚也饿死了。所以我成了我们家的“老幺”。时至今日,当我和哥哥姐姐说起这个情景,他们都不记得了。而我却记的非常清楚,偶尔还会想起,我曾经有过两个弟弟,那个小振亚──我曾哄过他。

这一世,他只做了我几天弟弟,也许他觉的和我的缘份太浅了,他也一定知道,只有大法才是生命走向未来的唯一希望,所以,他来找我,要得到我的认可,将来得到大法的恩泽。后来,我与同修谈起这件事,同修也很感动。另外空间的生命都知道大法好,只有人不知道。人啊,迷的太深了!

这件事令我感动,也令我惭愧。惭愧的是,自己修的那么差劲,还有很多做的不好的地方,有时还不那么精進。感动的是,我更加认识到了,作为一名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肩上的责任很重很重。我想我必须做好,为了生生世世和我结过缘的生命,为了世人!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