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次跌倒,师父两次慈悲点化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五日】我是一九九六年得法的老弟子,说来惭愧,这一路走来跌跌撞撞。在修炼这条路上自己象个顽童,如果不是师父的慈悲呵护,真的走不到今天。

刚开始得法时,凭着对师父、对大法的信,从做好人开始修炼,每天早上给大家拿录音机炼功,保管大法资料。晚上把同修请到家中一起学法炼功,看录像。有时家中多时有五十多人,平时也有二、三十人。为了给大家创造好的修炼环境,尽管在单位工作很累,下班后也要把家收拾好让同修在这里学法炼功。其实当时做这些也有为私的因素,一是自己不愿去别人家,二是给别人个好印象,让别人说自己好。尽管是这样,师父还是鼓励我给演化出了神的状态。

开始打坐时,腿盘不上用布带捆上也坐不了多长时间,可是过了不久,有一天打坐时腿疼十分钟后,我的双腿就不知哪里去了,那种舒服的感觉是无法用人间的语言来形容的,我心想,不怪人都愿当神仙,这神仙的感觉真是太美妙了,因为我不知道是师父鼓励我给我演化的,我以为人人都这样,所以我起了欢喜心后就没有了。

由于自己悟性不好,再加上邪党的迫害,给我和其他大法弟子造成间隔,那时虽然法也在学,但没有了交流的环境,总是提高不上来,被旧势力抓住漏洞迫害还不自知。在求名心的作用下,为了证实自己是大法弟子,重活、累活抢着干,经常是累的精疲力尽,工作是越干越多。就在这样的状态下,身心疲惫,在正念不足的时候,家人也出了问题,我的女儿两次被她男朋友差点掐死。心中也知道是有因果关系,但还是放不下,被情干扰的不能自拔,一度处于常人状态。旧势力抓住了我对名、情的执著迫害我,我的身体出现了不正常状态,弯不下腰。经查身体内长出一个囊肿,长的挺快,弯腰时很憋气,这时我想怎么办哪?我已心力交瘁,没有了正念,心想时间长了会把我拖垮的,另外,我在医院工作,我的同事都在看着我,我不能给他们造成一种法轮功学员有病不让吃药、不让治疗的误解。我选择了用人的方法做手术治疗。我心中跟师父说:师父啊,这次关弟子没过好,我要手术拿掉它,好快点恢复,正常后再抓紧时间炼功学法跟上。

就这样我做了手术。术后由于止血药过敏差点丢掉性命。就在我没有血压和脉搏的时候(后来听大夫说的),我就觉的我的身体在快速的向一个黑暗的深渊往下掉,我心中害怕赶紧喊师父救我,后来我明白过来的时候,大夫在抢救我,我知道是师父救了我。术后的十几天我就开始炼功,一次发正念我心想让我的功能从我的手掌发出去,我一立掌就从我的右臂涌下来一股强大的力量从我的手掌打出去。这股力量太强大、太神奇了,涌的我都有点要把握不住,这股力量无法用语言来表达,只有经历过的人才知道那种感觉。我知道师父是为了鼓励弟子给弟子加持,让弟子更有信心再从新站起来跟上正法修炼的路。师父太慈悲了,不愿落下一个跌倒的弟子。

在一次送真相资料中,我们一行四人分成两组,我和另一同修已发完资料,另一组两名同修一直没有出来,当时我的感觉就是同修出事了,但是怕自己的感觉不准没有说出来。回来后,自责的心理,加上怕心一股脑都翻上来了,心一直平静不下来。为了放松自己紧张的心情,又为女儿婚事操心,为给女儿找合适的对像,在常人的指引下给女儿算命。其实自己也觉的不对,但是我想赶快让魔难快点过去,我还是接受了。回来后,我的耳朵就开始痛、红肿,后来就头疼,剧烈的头疼每天24小时不间断的疼,那时真是生不如死,后来又引起面神经炎口眼歪斜,整整27天已经起不来床了。我知道我是拿师父的慈悲当作儿戏了,不敬师不敬法,把师父的慈悲点化没放在心上,被旧势力抓住把柄往死里害我,所以自知错了也不敢求师父。

后来同修知道了我的事,来到我家领我学习师父的新经文,鼓励我闯过难关,坚信师父、坚信大法。那时我连坐起来时间长了都不行,心中真是急恨交加,知道自己这一跤跌的好重。虽然我的肉身被迫害的很严重,但是我不能任凭旧势力彻底毁掉我,我要发正念解体邪恶。

一次发正念我刚一立掌,我的身边立刻出现一群仙女,但是仙女的数量不多,和我一起发正念,我真是又惊又喜。我的眼泪流出来了,心中自感对不起师父。

我写出来这些目地是让那些新老同修在遇到类似我的情况,不要再走我的路,同时也想告诉同修犯了错,跌倒了别趴下。不要消沉,要正确对待,正视错误,不再犯错,正法路上再精進。

师父是慈悲的,但是大法同样是有威严的,千万别把师父的慈悲当儿戏,要敬师敬法,做好大法弟子应该做好的事,讲清真相,救度众生。

层次有限不当之处请同修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