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每日镜报》披露中共迫害法轮功恐怖案例(图)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四月十五日】英国《每日镜报》四月十二日在首页刊登记者Laurie Hanna关于中共迫害法轮功的独家报导。文章列举了中共迫害法轮功的两个恐怖案例,讲述了中共不希望外界了解的故事。其中的一名法轮功学员被非法劳教两年,而参与对她逮捕的秘密警察,与近日被西方媒体广泛谴责的“奥运火炬护卫队”同属一个部门。


英国《每日镜报》四月十二日首页

据这名法轮功学员安妮杨回忆,她当时正在准备晚餐,八个男子突然闯进她的厨房,把她从吓呆了的儿子面前拖走。这是她这个单身妈妈最后一次见到她的儿子。逮捕她的这些人是一直在监视她的(中共)秘密警察。

这个星期,当安妮看到奥运火炬在伦敦传递的混乱场面时,那群围在火炬两侧身着蓝色运动装的男子再次给她带来了心悸的恐怖。这帮人是(中共)武警中的骨干份子,和那天晚上抓走她的秘密警察同属一个部门。

被折磨的每天都想要自杀

既没有审判,也没有辩护律师,安妮就被宣判了两年的劳教。在那里,她被毒打和酷刑折磨得几乎到了想要自杀的边缘。

安妮的经历正是(中共)政权极力不想让你知道的故事之一。只是在她逃到英国后,安妮才能够公开的谈起,她在这个即将在今年八月八日起举办奥运的城市所经历的令人发指的野蛮迫害。

这次奥运火炬之行在伦敦、巴黎和旧金山都遭到了强烈的抗议,很多运动员、议员和人权活动家都发声谴责中共骇人听闻的践踏人权的记录。

在目前全世界都在聚焦中国之际,中共的当权者试图营造一种和谐的形象呈现给外界。但是安妮杨和梁文坚(另一位被监禁过的法轮功学员)讲述的却是那里截然不同的一面。

监禁她们的劳改营就在北京,而且就在奥林匹克运动馆附近。那她们所犯的“罪行”是什么呢?是她们的法轮功信仰,一种基于真、善、忍教导原则的修炼

法轮功被中共扣上罪名加以镇压。

那还是二零零五年三月的一天,四十五岁的安妮被抄了家。“八个男子在晚上突然闯进来,其中只有一个是穿警服的。”她回忆说:“其他人都是身着便衣。我觉得他们是国家安全部的人。”

“当我看到火炬在伦敦被一帮穿蓝色套装的男子保护时,这种场景把我带回了惊恐的回忆。他们是和搜查我家的那些人同一帮的,都是经过特别训练过的秘密警察。”

头发都变成了白色

“他们抢走了我的电脑和我的法轮功书籍。他们把我从我年仅十六岁的儿子身边带走,并且投入当地的拘留中心。”

“我无法见到任何一个律师,也从来没有听到提起法庭的事,四十天后我就被宣判到北京的一家劳教所进行两年的劳教。他们不允许我见我的儿子以及家人朋友。没有人知道我去了哪里或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但是安妮的噩梦才刚刚开始。

“在劳教所,他们剥夺了我所有的基本人权,”她说。“我们无法得到足够的食物和水。因为这种强制性的压力,没过多久,我的头发就都变成了白色。因为我拒绝放弃我的信仰,他们长时间不让我睡觉,洗澡和换衣服。”

“我被强迫长时间地并着双膝和脚坐在凳子上,还必须把双手放在下面和拉直脊背,并且不能闭上眼睛。我在那儿一次得坐上二十个小时,并且没有得到允许不让动。他们想要把我们整得崩溃掉。”

但是安妮的信念却从来没有动摇过。“每天我都想到过要自杀,”她说:“但是我的信念帮助我一次次的走出了困境。”

二零零六年九月九日,她在经历了十八个月恐怖的梦魇后被释放了。她说:“由于缺少营养,我的身体都是肿胀的。”

“警察还恐吓我说,如果我继续炼法轮功,他们迟早会再次把我抓起来。所以,我只好丢下我儿子、我的家人和朋友流亡到了英国。”

被数小时双手吊在窗户上两脚不能着地

自从一九九九年迫害法轮功开始,已经有超过三千多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其中很多都是被酷刑折磨致死的。还有很多人至今依然被关在监狱里,比如像在二零零零年因为法轮功受迫害向政府上访,而第一次被捕的会计师梁文坚这样的。

文坚和他的朋友被逮捕以后又被送进了劳教所。文坚四十四岁的姐姐简,家住诺丁汉,正在设法营救她的妹妹。她说:“文坚被告知将要在那里待两年,没有人通知她家里的任何人她被逮捕了。”

像安妮一样,文坚在当局的手里也饱受折磨。

“她被数小时双手吊在窗户上两脚不能着地,”简揭露说:“文坚的一个朋友因为绝食抗议而被强行灌食致死。劳改营里面发生的事情是远远超出你的想象的。强奸是一种常见的方式,女性被锁进充满性暴力的男囚室。”

文坚被关押了十四个月后放了出来,但是去年又再次被抓捕。

简说:“当便衣警察们闯进来时,她和她的丈夫正在办中国新年的晚会。他们所有人都被送进了劳改营,被劳教两年,也就是文坚第一次被劳教的地方。”

国际大赦英国负责人蒂姆•汉考克说:“文坚只是在奥运前夕成千上万无辜被捕者中的一员。并且并不仅仅只是法轮功被迫害。这就是中共政权不想让我看到的那一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