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最后的最后”想到的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四月十六日】最近二次看到明慧刊登的同修净莲写的体悟文章《最后的最后》(4月11日交流文章)。第一次看时,只是为文中所提到的同修着急,觉的怎么还会有这样的问题出现,好象与己无关。今天第二次看到,我突然意识到,我也应该向内找找了,我自身可能也有类似的问题。细想之下,果不其然。我所走过的弯路正是由于这种心引起的。这是一种干事心,说白了就是执著于我干了多少了,该歇一歇了,这样一种从自我出发,而不是在法上的认识,归根到底还是一种为私的人心。

我们来在这尘世为的是什么?是带着救度众生的誓约和使命来的,人还有那么多没救,怎么有理由停下救人的脚步呢?作为我们大法徒,个人圆满已经不是问题,只管去救人。如同当年的岳家军,我们就是一个个身怀绝技的将士,现如今虽直捣黄龙在望,却还有众多生灵在遭涂炭,贼首还未彻底伏法,我们能以大功即将告成为由停下脚步吗?元帅并未下令收兵,我们怎能自作主张?打个简单的比方,同修也许就很容易明白过来了。

回想自己修炼的过程,我一直处在一种起伏状态,精進一阵子,接下来就要停下来休息一段时间。就如同上学时,努力用功一阵,然后周末放个假,看看电影,听听歌,游玩一回,然后再用功。好长一段时间并未意识到有什么不对,后来觉的有些不妥时也未去深想,直到最后,被邪恶钻了空子造成损失,才痛定思痛正视问题挖这个根,但直到现在却还未能完全摆脱这种状态,还不能做到平稳的做好三件事。今天也许就是师父让我好好挖挖这个执著的根,从这种不正确的状态中突破出来。

在当时那个阶段,工作繁忙,但三件事也在用心的做,建立了个人资料点,最后大面积的做了一次真相,本来也安全无事,起到了应有的效果。但随后我就给自己放了假,思想上放松下来了,一段时间基本没怎么学法,大部份的时间用在了自己所喜欢的常人的执著上了。时而做点三件事,也流于形式,象应付似的。心已经在常人中,不在法上了。所以在一个完全是十分偶然的几乎不可能的小事上,我被邪恶抓住了借口,失去了原有的平稳的工作和修炼的环境,以致直到现在还处在生活上比较困窘的状态突破不过来。给讲真相救人带来了额外的难度。

我想,文中提到的同修根据天目看到的加上自己所悟,认为已圆满从而放下手头的三件事在家静修,其执著的根源与我这种情况是一样的,只是表现有所不同。是一种不易察觉的欢喜心、显示心、自满的心、干事心,很容易被魔钻空子。师父早就讲过,修炼一直到最后都不能停下脚步,都要不断的向内找,修自己这颗心。当遇到问题时,当有人(不管是常人还是同修)指出问题时,一定记住向内找,因为没有问题就绝不会有人来指出问题,这时千万不能对师父的法断章取义,用来掩盖自己的执著。同修,我们经常要问一下自己,我是站在法上、以法为大吗?还是以自己为大?换句话说,即使真的圆满了,我们所学到的也只是这无边大法中的一点点,这么伟大的法,趁现在为什么不多学点呢?多学点不更好吗?为什么会把书收起来呢?真的是当局者迷,建议同修可以举生活中或者历史的简单事例打比方,用简单的道理唤醒同修,千万别一直持续这种状态直到被邪恶钻空子,因为邪恶就是以毁掉我们为目地的。

到目前为止,我做的算很差的,但今天意识到,我在这个问题上也许会对同修有所帮助,所以就写出了自己的认识。愿同修尽快醒来。

个人体悟,不当之处请同修归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