师尊归正了我偏离的航线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四月十七日】我和我的妈妈于一九九九年有幸成为大法弟子,那年我八岁。回过头看看自己和妈妈的修炼路程,是师尊一路呵护,才能走到了今天,在此,也想谈一谈我修炼的体会。

在“七·二零”之前,有过几个月的和平修炼时期,那时每个周末妈妈带我去参加小弟子班,我们一起学法,背《洪吟》,炼静功和身边的小同修互相切磋。那时年龄虽然小,法在我幼小的心里已扎下了根。也在那年,师尊把我的天目打开,能看到了许多另外空间的美妙的景象,到过了法轮世界,而且很短的时间就有宿命通功能,我看到了曾经有一世我是国王,妈妈是王子。我知道这是师父鼓励我,也更加坚定我和妈妈的修炼信心。

一九九九年“七·二零”,旧势力邪恶不顾寰宇的众生,不听从师尊的慈悲苦劝,执意迫害走在神的路上的大法弟子。不管旧势力的干扰和迫害,妈妈坚定的带着我修到了今天,但是这几年的修炼过程中我却差点迷失在人世间,是师尊归正了我偏离的航线。

在小学四年级时,我们全家搬到了现在居住的城市。在慢慢的成长的这几年中,我对学法不重视,师尊要求做的三件事虽然在做,但是没有用心去做了,我迷上了常人的电视、歌曲、游戏。妈妈经常和我切磋一起学法,看我这样也非常着急,我自己也知道这些是常人的东西,是要放弃的。但是一到常人的大染缸中我又不精進了,而且我的天目慢慢看不清楚了,而且眼睛的视力一直在下降。这种时而精進、时而懈怠的状态一直拖到去年,我看了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我泪流不止,师父的洪大慈悲更使我难过、惭愧,我辜负了师尊的慈悲苦度,我知道我浪费了许多救度众生的宝贵时间。

慢慢的通过学师尊的法,我意识到“有人说你好,你不一定真好;有人说你坏,你不一定真坏,因为衡量好坏的标准都发生了扭曲。只有符合宇宙这个特性的他才是个好人,这是唯一衡量好坏人的标准,这是得到宇宙中承认的。”(《转法轮》),当我下决心去掉它们的时候,它们害怕了,妄想诱惑我去认同它们时,我牢牢的记着师尊在《转法轮》中告诫弟子的法:“其实我告诉大家,他是没有一个正确的思想作指导,就想那么戒不太容易。作为一个修炼人,你今天把它当作一个执著心去一去,你看看你能不能戒的了。”就这样有了法的指导,我现在知道在走向神的路上应该奋起直追了。

今年我利用放寒假的时间里,多学法,多发正念,在一次发正念时,我的天目看到了当邪恶灭尽时,一束金光从宇宙深处打下,慈悲伟大的师尊出现在空际,万轮金光,佛光万丈,师尊用古话告诉我从新给我开天眼,望我好自珍惜 ,师尊又慈悲的用白话说在天上等我们回家。接着我看到了大法弟子随师下世正法的一幕:当师父送众神到了红尘路口时,都和师尊签了金光闪闪象圣旨一样的誓约,刚才还是一个高大的神,一走入黑黑的红尘中,就变成一个个小小的人。看到了这些,想起师尊的法“救度你们的众生、完成你们史前的洪愿、兑现你们的誓约吧!”(《问候》)。我知道这都是师尊在加持我,鼓励我。

今年我已经上初三了,功课非常紧张,接下去的几个月是初考,每晚上我做完功课已经很迟了,但是我没有被人观念所影响,发完十二点的正念,还规定自己学一个小时的法,第二天要很早去上学,但是精神却非常好,上课精神非常集中,学习效率也提高了。在学校里,同学也是我讲三退的对像。

今后我要学好法,用法来指导一切,发好正念,用神的一面去救度世人。我知道我还有很多执著心还没有去掉,还有很多有缘人需要我去救度。今后我会加倍努力做好三件事,绝不辜负师父的慈悲苦度,早日跟师父回家。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