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正修炼路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四月十八日】我这九年修炼路,在师尊的保护下平稳的走到今天,心中常常升起无限感慨,有信师信法闯过来后的喜悦和感恩;也有过程中对自己的不足和不到位感到的遗憾。无论外在形势如何变化,师父给我们安排的都是最好的,但是我们自己要走正修炼道路。

我得法比较晚,九九年“七•二零”的突变,使学法不深的我惊呆了,但我意识到这是修炼过程中的考验,就在心里不断的坚定自己,我千百遍的问自己:十年八年不结束,你能坚持到底吗?如果工作工资没了,甚至要饭吃了,你能坚持到底吗?心底的回答是肯定的,能!这样的信心坚定了我在被抓中正念闯过来,但那一念给自己定的格也让旧势力钻了空子,给我带来巨大的经济魔难。我曾经六次被绑架,真的就是工作和工资都没有了,四年一分工资没发。记不清次数的挖地三尺式的抄家,现金和存折被邪党恶徒抄走掠夺,上万元的罚款强迫单位交,然后扣工资。邪恶曾悬赏五万元全国通缉我,参与的警察都疯了似的要在第一时间抓到我领赏,所谓的公安人员赶走了我家对门的邻居,强行住進邻居的房子,二十四小时监控我们,谁去我家他们就跟踪去查,院子里也是整天停着安全局的监控车。家里人出去了,警察就非法打开我家门,在屋里安装窃听器。先生没有修炼被抓也要给判刑,儿子没有修炼在外地上大学被传讯,女儿被非法判重刑。家里生活一下子跌到谷底,被邪党迫害的无法生存了。

零二年,邪党恶徒迫害包括我在内的五个同修,那四人被抓后都被打死了,其中有一人被抓的当晚就被打死了。抓我的过程就象惊险影片一样,所有的亲朋好友家都被搜查,汽车站、火车站、高速公路检查站,连省城的火车站都有警察监控,邪党人员把我照片放大到处贴。当时我在楼上看着好多警察在楼下跑来跑去的找我,在常人看来我是插翅难飞了。但我想到自己是大法徒,有师尊保护。我坐上挂着公安局牌子的车离开,去了北京,开始了四年流离失所的生活。

2002年北京的警察在街头随便叫住人当街就搜查,我在街头无处安身。去同修家,同修家被监视了。我仰天长叹,偌大的地球竟没有我的立足之地呀!这时接到嫂子的电话,告诉我哥哥在北京。到了那里,哥哥为我开了宾馆的房间,一住就是一年。当时我的全家人都被抓,压力很大。但我想我是大法徒,就听师尊的安排,我的心放下后儿子没事了,先生两个月后也从看守所出来了。为了生存,我们把家搬到省城,先生去了外地做生意。三年后我家在省城买了房子,环境比以前的还好。

在零二年时,市610头子(现已遭恶报死亡)不让单位发给我工资。由于怕心和正念不足,流离失所的那几年我从来没敢想工资的事,当时隐藏的想法是同修都被打死了,你还敢想工资?零五年我经济上非常困难,有一天发正念时突然一个念头闪现:我的工资应该还我。刚一想,耳边就有一个声音告诉我说:“没问题”。零五年底我回单位要工资,从610、公安局到单位一路神奇顺利。我和他们讲真相,他们明白真相后都三退了,还帮我办工资,工资一分不少的还我了。过程中的神奇事每一件都体现了师父慈悲的安排。

我单位是超万人的大企业,我是子弟学校的教师,学生多、认识人多。2000年单位50岁以下的全部下岗内退,我是其中一个,可是公布名单时却留下我一人,解释说我是炼法轮功的,要看着我。零六年企业学校都归市里,工资由几百元涨到两千元。当初下岗的那些人现在因工资没有着落还在上访,他们非常羡慕我能拿到正常工资,全厂的人都在传着我的事。

师尊说:“师父给你们准备好了最好的一切,但是你们得走到那儿!”(《二零零五年曼哈顿国际法会讲法》)我身边也有几位同修经历了经济的困难到现在的富足,我们深知这是大法赋予的。

我家族比较大,亲戚们都知道我的事,都说大法好,三退了。我的同学、同事、朋友、学生也都知道我的事,很多都三退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