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结束迫害

就营救过程中暴露的问题与同修切磋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二日】通化大法弟子王贵明由被绑架到被迫害致死,时间都不到半个月,可见今天的邪恶是疯狂到了极点。师尊在法中已给我们讲明了,常人社会中的一切与我们的心的关系。在营救王贵明的过程中和现在面对同修被迫害致死的情形,我们也同样表现出很多的人心。

在今天正法已经是尾声阶段,我们更应该成熟、理智清醒、站在法上用正念看问题。结束迫害。对于在营救同修与反迫害中,用钱买人、法律诉讼、以及在营救时有部份同修表现出怕受牵连的问题,谈一下我们的看法。有不当之处敬请同修慈悲指正。

一、用钱买人

在营救过程中,部份同修中存在着一个想法:找有能力的常人,花点钱,把人买出来。

我们今天是正法修炼,迫害是强加给大法与大法弟子的,师尊是不承认的。在今天我们是证实师尊教给我们的宇宙大法,而不是承认旧势力的所为,走的是师父安排的路,在反迫害中救度众生。大家都能认识到绑架大法学员是犯罪、是迫害,是应该正念否定的,可是勒索钱财同样是犯罪是迫害!如果不加以否定,那些个邪恶的因素还会干扰,还会绑架。恶人的目地就是为了利益。邪恶的因素也会钻我们认识不清的空子而继续利用世人迫害更多的大法弟子,毁灭更多的众生。

当同修被迫害去世后有一部份同修,开始埋怨说:如果当初花点钱把人买出来,人不至于丧命。

大法修炼是极其严肃的。在每一件事情上能不能用法衡量、用正念来看待,就是极其重要的!同修被迫害是我们整体上存在漏洞(也就是众多的同修包括你、我、他有一个相同或相近的执著),在某一个同修身上集中表现出来。迫害没有发生之前,大家如果能够冷静、理智的能把看到同修的执著当作修自己的一面镜子,及时向内找,用法来及时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并善意的、负责任的向同修指出,那么迫害可能就不会发生,因为没有适合邪恶因素存在的环境。当迫害发生时,如果大家能及时理智冷静的向内找自己,用法来归正自己的一思一念,也能及时的解体邪恶,清除迫害。

相反,如果大家在事情的表面上找出路,把大量的精力和时间用在了人中处事的方式方法和手段上了,想尽快了事,这样我们就走到了向外求的邪路上,从而错过了向内找、整体提高的时机,同时也不能形成圆容不破的整体,不能从根本上解体操控表面迫害的邪恶因素。所以我们越执著表面的事情,邪恶就越加强迫害,使结果变的更坏,从而动摇我们对师尊、对法的正信,也要消磨我们精進与坚修的意志。师尊在《淘沙》这篇经文中给我们讲了邪恶的干扰因素,要拉下去理智不清的学员,面对今天的形势,我们真得理智清醒,放下人的执著与后天旧势力强加给我们的错误观念。

有同修以师父都说了不是什么大错为借口坚持用钱买同修,不是大错误,但说明它对呀!不大的错误也不能明知故犯啊。师父从来都不强为我们什么,但师父告诫过我们:“目前一大批学员圆满和将要圆满了,人修成圆满,这是一件多么严肃的事,世间没有比这更殊胜、更壮丽、更伟大的事了。既然是这样,那么在修炼过程中,就必须严格要求每一个修炼者,而且每一层次的提高都必须扎扎实实的达到标准。”(《精進要旨》〈大曝光〉)那么师父说了“大法弟子要成就的那一切不就是从这当中走出来吗?那么要从一个人变成神,不就得这样走过来吗?”师父说了 “就得这样走”,能否扎扎实实的做到做好,这是身为正法时期大法弟子能不能听师父话、能不能走正路、能不能用正念证实法、能不能为宇宙为未来负责的问题啊。

以前听说过在我们本市有这样一位同修,没什么文化,不会说不会道,也没看有什么轰轰烈烈的壮举。当警察向其说给钱就放她时,她没有什么豪言壮语。当警察将钱数一降再降时,因为时间已经很久了,我记不清是当时还是过后,同修只说了一句:五毛钱也不给,我才不给邪恶输血呢!就这么朴实而简单的一句话,足以令天地动容!谁还敢迫害?谁敢迫害师父做主的弟子、堂堂正正走在神路上的大法徒?!这位同修一分钱也没给,毫发无损的回家了。我没开天目,但我相信,不仅她世界的众生,“警察”世界的众生都会落泪,会感谢和敬仰她,因为她没让警察对大法犯罪,从而给了他们获救度的机会。

二、诉诸法律,摆正基点

现在邪恶的表演很疯狂。从明慧网上也越来越多的看到同修与被迫害同修家属正念要人,从常人的法律这个角度反迫害、救度众生、营救被迫害的同修。大大的震慑了恶人、使众多世人明白了真相、营救了同修。但也有的同修及家属因此而遭绑架。结果不尽相同。

为什么同样的事情,用相同的方式方法来处理,会有不同的结果?不是常人中的法律有什么不同,关键是我们在做事时是人在做事,还是大法徒在助师正法。

作为一个刚正不阿的常人,依靠常人中的法律控告恶人、伸张正义、维护社会道德的公正、保护个人的权益,这没有错。可是作为大法徒,我们做这件事情就不能执著常人中的法律了。师尊在《用正念看问题》这篇经文中已经讲过:“邪恶的政治流氓集团对大法弟子根本就没有讲过什么法律”。而且今天做这件事情的目地也与常人做这件事情有着本质上的不同,在今天我们最大的一件事情是救度众生、证实大法、完成史前立下的洪誓大愿,采用的是纯善的方式,从常人的法律这个角度,揭露邪恶灌输给人的“炼法轮功违法”的恶毒的谎言和错误观念,从而使人们觉醒,认清邪灵恶党的流氓本性,因此能够接受真相获得救度。

三、怕心

有部份同修以自己学法不好、没有能力为由而退缩,其实是怕心,怕牵连到自己,也怕承担责任。首先肯定一点,这个念头是源自于私心,为私为我的,和旧的宇宙特性是相同的,而且这个以私为基点的思想,在思考问题时,总是围着“我自己”为中心,掩盖着“私”,有时自己都不能发觉,就象师父在《转法轮》中讲妒嫉心时所说“都形成自然了”。

这个思想念头的产生,有旧势力在我们思想中强加的因素,因为这个念头在发生时是不断的被加强放大的,个人认为当用大法的标准来修正自己时,这个思想的作用是间隔我们同修形成一个整体的作用,这也就是旧势力制造矛盾、進行迫害的借口,也是旧势力安排迫害的诡计。如果大家被这个念头带动,就会走入旧势力的因素安排的圈套内,把我们间隔开而不能形成一个整体。念头不正也就不能起到正念的作用,不能充份发挥正念的威力。也就起不到解体邪恶的作用。

怕心产生的另一个根源是我们没有摆正大法在我们心中的位置,没有摆正修大法的基点,表现出来的现象是怕警察等迫害大法弟子的人。

从高于人的角度来认识。我们没有明白正法修炼的内涵,一切干扰我们的因素都是不正的因素,一切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的生命与因素都是将被解体、清除、销毁的。因为宇宙中的生命是不能考验大法的。特别是今天我们在救度众生,更是不应该被干扰的。如果我们摆不正大法在自己思想中的位置的时候,没有真正发自内心的认识到修大法是正的,是神圣的,而不是嘴上说的。那么我们就是在亵渎大法,就是我们的不正的思想在被邪恶钻了空子,我们就不能从根本上做到理直气壮。还有一种表现就是我们的家人或朋友经常觉的我们不务正业,原因可能就是我们没有摆正修大法的神圣,没有摆正大法的位置。当我们做证实大法的事情时候内心上就底气不足。有偷偷摸摸的感觉,是自己的念头不正,没有无条件的修大法、同化大法,而是用大法为借口掩盖着自己的为私的根本执著。

从另一角度上讲,产生怕心的原因是邪党文化强加的一种变异观念的干扰,恐怖的迫害造成的。因为就是从中国现有的法律上来讲,我们修炼法轮大法,讲真相、传《九评》、劝三退也不违法,更谈不上犯罪。我们根本上没有对任何人和事造成伤害和破坏,而是被迫害者,那些迫害大法与大法弟子的人才是罪犯,无论是在法律上还是在道义上犯罪分子害怕才对。而邪党这些年来杀人的血腥恐怖统治,在这个空间给人形成了一种错误的观念:只要你说邪党不好就是犯罪,不管说的对与不对,都不行;不管邪党本身做了多大的坏事,犯了多大的罪,都不许说,说了就是犯罪。这就是邪党的犯罪逻辑。而我们讲真相、传《九评》恰恰就是揭露邪党的犯罪事实和罪恶的犯罪历史。这应该是最正的,揭露犯罪分子的犯罪事实,可是我们却被邪党的“犯罪”观念带动,按照邪恶的党文化的观念去思想,所以就怕。邪党的邪灵烂鬼也有借口来迫害,因为你自己都承认了是在犯罪。所以我们要结束迫害,首先要破除邪党文化的干扰。不走邪党文化的思想逻辑,按照大法的标准修正自己的一思一念。坚定的信师信法,而不是喊口号掩盖自己内心深处因邪党文化的干扰而产生的怕心、私心。

同时存在一种被错误观念带动的现象:人家(恶人恶警)不跟你讲理,你怎么跟它讲理?很无奈。这个错误的观念也是邪恶的因素强加的。如果我们大家也按这个观念来思考,那就等于承认了这个邪理,那恰恰就是中了旧势力的圈套,加强了这个邪恶的因素。同时被无奈的状态束缚,也是我们没有认清无奈的本身是什么?为什么会表现出无奈?

个人认为这里主要还是我们人的心没有放下,不能从法上认识我们所看到的现象大部份是假相,是旧势力为摧毁我们对师对法的信心和意志而故意在这个空间里制造的假相,这决不是师父安排的。我们能不能坚定不移的按师尊的要求做好,彻底否定迫害,这是非常严肃的问题。

例如我们在发正念营救同修开始时都很积极,用心。时间一长,没有达到人心所想要的结果,就懈怠,甚至于不发正念了。发正念使恶人遭报,但是没有表现出来,就产生了一个发正念没有用的念头。这些现象的表现、旧势力利用恶人的表演,就是要达到这个目地——让我们产生发正念没有用的念头和想法,强加给我们一种对恶人无可奈何的思想观念。其实是要从根本上动摇对法的正念与坚信。

迫害之所以能够发生,是因为我们不自觉的承认了旧势力强加给我们的邪恶的思想、不正的观念。如果我们能够做到师尊在经文《警言》中所讲:“如果你们人人都能从内心认识到法,那才是威力无边的法的体现──强大的佛法在人间的再现!”这场迫害的表演也就结束了。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