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四月二日】

一、幸遇大法,重获新生

我是一名教师,有过幸福的童年和快乐的少年,可当我刚刚踏入大学的校门对未来充满幻想的时候,不幸降临到我头上,父亲的突然病故,母亲的悲伤及与刚進门嫂子的不和,我的生活陷入了低谷。

结婚后,丈夫、婆婆、公公待我都很好,我的生活里有了一线阳光。但好景不长,婚后不到一年婆婆患癌症去世,五年后丈夫又得了医学难症──血液病,当时我们的孩子只有3岁。那时我最多的东西就是眼泪。周围的同事看到我既可怜又无奈。

当时我们学校有几位大法弟子通过学炼大法,以前的多种病都不翼而飞,实践证明了法轮大法的奇效。他们看到我丈夫病重,放不下治病的心,就劝我炼。“一人炼功,全家受益”。当时我由于受“无神论”的毒害,对“神佛”、“业力”等一概不信,但他们的慈悲感动了我,碍于情面,我去一位同事家听李老师的讲法录音带,慈悲的师父并没有因为我不信而放弃我这个满身业力的人,听法一个多小时后,师父就给我清理身体。我见证了大法的神奇。一九九六年六月二十四日,我走上了法轮大法修炼路,我永远也忘不了这一天。从此,我的人生发生了彻底的改变。我获得了新生,写到这,我的泪水又一次流了下来。

随着学法,我的心情逐渐好转。生活中,我既要照顾病重的丈夫,又要照顾孩子,还要承担繁重的教学任务,如果是一个常人,其中的苦可想而知。但我是一个修炼人,我不觉的苦,我没有把生活中的苦当作对自己的不公,而是当作提高自己的好机会。

自己在大法中受益了,我要把这么好的法告诉我的学生,逐渐的我家成了一个炼功点,每天下午放学后,都有学生在我家炼功,最多时达到二十多人。

这时的我再也不是过去的我,在家我照顾丈夫和孩子任劳任怨,在学校教学工作尽职尽责。每天都生活的很充实,我觉的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二、坚信师父坚信法

正当我沐浴在大法的慈悲中,一九九九年“七二零”,邪恶铺天盖地打压下来,经过一番思考,我确信法轮大法没有错,“真、善、忍”没有错。面对单位、家人的压力,我始终没有放弃学法炼功。

在以后的日子里,由于我们单位有的同修被绑架、抄家,我家成了同修切磋和资料的周转地。每当有师父的新经文,我就一份份的抄下来,给同修送去。有时同修来到我家看师父的讲法录像,有一次在我家看录像时,邻居打了举报电话,但邪恶没有来,有惊无险。我知道,这都是师父的慈悲呵护。在黑暗压顶的日子里,我凭着对师父、对法的坚信,过了一关又一关,跟斗把式的走到现在。

三、放下自我,救度众生

(一)、只要用心,处处都是讲真相的切入点

我是一名地理教师,我的体会是只要用心,处处都是讲真相的切入点,如讲“宇宙环境”“百慕大三角洲”,就引导学生认识另外空间,外星生命等,由“印度的铁棒”、“埃及的金字塔”,讲到史前文化。这些学生从来都没有听说过,他们很好奇,问我怎么知道的。我告诉他们“佛法是最精深的,他是世界上一切学说中最玄奥、超常的科学”(《论语》)的道理,从而学生懂的了,佛法是最高的科学。我还从雍和宫的“法轮常转”讲到现在的法轮大法的千古奇冤,从“乱砍滥伐”、“环境污染”、“泡沫经济”到政府官员的腐败,从“文化景观”引出“文化”的概念,接下来就是传统文化、民族文化,向学生介绍共产党是如何破坏民族文化的,很自然的把《九评共产党》介绍给了学生。这样再讲“三退”就容易了。

(二)、无私无我,圆容整体

二零零四年,由于证实法的需要,我建立了家庭资料点,在师父的点化、同修的帮助下,我很快学会了上网、下载、编排、打印。我是在职的,白天上班,做资料只好在晚上,开始时,能满足自己用。随着和同修接触的增多,要资料的人越来越多,特别是一些老年大姐同修,她们认为我家庭环境好,为人又随和,愿意和我接触。我觉的这是我在大法中修出的慈悲。我经常是下班一進家就打开电脑,一直忙一晚上,很多时候连吃饭都顾不上。把同修需要的尽量满足。在这种情况下,必须学好法,一般是我白天抓紧时间学一讲法,晚上做资料效果非常好。虽然我累了些,但想到能救更多的众生,值的。就这样,在这几年中,我晚上做资料,白天同修们拿着这些资料去救人,效果很好,有力的发挥了我们这个整体的作用。

(三)、摆正基点,心系众生

二零零六年秋,开始推广新唐人电视接收器,为了起到广告的作用,我家首先安上了。虽然我家是楼房,凉台有铁罩子,又是塑钢窗户,这些都影响信号的接受,但师父看到了我这颗为了众生的心,在师尊的加持下,电视信号非常稳定清晰,许多到我家看过电视的同修和常人纷纷安上了。对讲清真相起到了很好的作用,也对自己每天的晨炼起到了促進作用。

就在刚刚过去的十月五日,我得到了我们这里唯一的一张师父对澳洲学员讲法的DVD光盘,如何让其他同修尽快看到呢?这时一位同修给我送来了一个旧的DVD刻录机。我知道这是师父的安排。我非常高兴,坐在电脑前我才想起,我也不会安装呀,怎么办?这时我想我是大法弟子,无所不能,于是我和儿子打开电脑主机开始安装,在这之前,我没接触过机子的安装问题,结果弄了一晚上,也没弄好,我太着急了,生出了干事心,所以求师父也没管用。索性放一放。离开电脑,我和儿子去学法。

第二天早晨起来,外边下起了中雨,请人帮忙又不好意思,我就拿起雨伞去了他家,我看了看他家的机子(安有刻录机),回到家,先坐下来发正念,请师父帮我,然后再装,成功了,看着一张张刻好的光盘,我知道师父要的只是我们的这颗心,都是师父在做呀。“修在自己,功在师父”。

我的小资料点一直运转较正常,偶尔不顺时,想到师父、想到法,问题也就迎刃而解,我做的很不够,以后要更加做好三件事,不辜负师尊的慈悲苦度。

不当之处,同修慈悲指正。合十。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