坚定正念 救人更多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四月二日】我是一九九六年修炼法轮大法的,我坚信师父,坚修大法,在师父慈悲的呵护下,在迫害的八年多时间中我平稳的走了过来,在此向师父汇报我的修炼体会。意在与同修们交流。

开始修炼时使我受到了巨大的震动,之前我是脑血栓患者,已一年多了,脑血管堵了二十二公分,接连住院半年时间,出院后语言不清,经常休克,伤风感冒每次都落不下。还有先天性心脏病,这样一个病包子,修炼不久百病全无。我倍感大法的无限美好,同事们看到我的巨变,也感到了大法的神奇。同时我遗憾自己修炼太晚了,更渴望世人也能得到这万古不遇的大法。我求师父帮助我,让我们单位更多的人能够得法修炼。于是我带着师父的讲法录像带,找到我单位工会主席,要求在不忙的时候让办公室的人听师父讲法(办九天学法班)。这样先后有几十人走入修炼。

一、洗脑班破产

迫害开始时层层办洗脑班,我成了那一方的重点人物,单位邪党书记各部长十多人给我一人办班,在这样的精神重压下,我心里想就是打死我,也不能有丝毫对师父、对大法的不敬。有了这一念,我的心非常平静,单位邪党书记说:“你谈谈对取缔法轮功的认识。”平时不善言表的我,此时的话象开闸的潮水奔涌而出,句句确切到位,从得法个人身心受益,同时节约医药费几万元,还有几十位同事得法修炼的身心巨变,为单位多创效益,给国家和单位带来了无计其数的好处等等,宗宗件件见证大法的无限美好。这一场别开生面的专题报告,使前来给我办班的人,个个目瞪口呆,静静的听了几个小时,令他们受益匪浅。中午时谁也无话可说,恭敬的让我回家了。事后我都为自己当时的言谈而惊叹,是师父和大法开启了我的智慧。

过了几天,邪恶又不甘心,促使有关人带两辆轿车,来我家中给我办班,还想把我抓走。我一直以修炼人的心态,用自己的亲身经历向他们证实法。当时仅一岁还不会说话的孙子和我在家,当来人要带我走时孩子就大哭不止,他们一走孩子立刻就乐了。

他们那段时间多次到我家中骚扰均没得逞,而在我家中师父的法像一直在显赫的位置上摆着,谁也没敢动。

二、天安门前证实法

二零零零年一月十六日下午,我在天安门前拉条幅证实法,警察抢走了我的条幅却把我丢开,把其他同修一个个推上警车,最后向车上的人问那个男的(我)哪去了,其实我就在那站着,是师父不让他们看到我,那是佛法无边啊。接着多日,我住在北京接待一批批来京证实法的同修,协助食宿,在一起切磋,以利于其他同修到天安门前证实法,使众多的人见证了大法好。在师父的慈悲呵护下,我安然无恙。

三、警方“主动”保护我

二零零三年四月的一天清晨,我们集体发真相资料时,被警察发现,警察开着警车疯狂抓人,我看见有两位同修被推上警车,我立即奔向警车,想设法营救同修,可马上被两个警察抓住了,恰巧警车司机打开车门,一脚向下迈,侧着身子说:“叔,你锻炼身体啊。”那两个抓着我的警察立刻放下我,上警车走了。这刹那间戏剧性的变化,使我内心无比激动。其实我从未见过那个司机,是师父无所不能,就看弟子的心啊。

同年还有一次,当地公安局、派出所、六一零多人把我从关内老家抓回来审讯我,只因为同修在劳教所被迫害的承受不住,说挂条幅撒传单是我组织的。警察暴跳如雷逼我承认,他们疯狂的拍桌子,踹凳子,大喊大叫,简直象天塌了一样,逼我骂师父骂大法,威逼恐吓让我说出实情。我心里想一个字也不能告诉他们,就算把我打死在桌子底下我也不能配合他们。就坐在那乐呵呵的跟他们讲真相。我心中牢记师父的教诲,对人要善,我始终面带笑容的给他们讲真相。引用古典神话小说《西游记》里面的妖魔鬼怪,因果报应,善恶有报的故事,就这样滔滔不绝,出人意料的讲了一下午。警方什么都没得到,其背后的邪恶因素却被解体了,最后办案的警官为难的说:“这个事怎么了结呢?那你就写个保证吧。”没等我开口,六一零头子说:“他早就写过了。”事实上我从未给邪恶写过一笔字,是师父的洪大慈悲使我又一次化险为夷。

这些年来,我就这样的一次次有惊无险,越走越平稳,救度无数的世人。真相传单、小册子和《九评》不断的经我手做出来发给世人;经我们手流动的纸币都要让它成为刺向恶党的利器,不让它白白的浪费,我们地区的同修基本上都能让真相纸币成为大法利器;在同修被绑架非法关押迫害时,我多次不顾个人安危,到相关单位去要人,大多收到了好的效果,有利于救度其身边的人;我的亲友、邻里、同事经我劝告基本三退,现在我劝退越来越顺,逢人就讲,不能让有缘人就这样白白的走过这千万年的等待。

由于我的环境基本稳定,有利于同修在此经常聚会切磋交流,从而更有利于我们整体配合、整体提高、整体升华。这一切的得来是大法的威力,是师父慈悲苦度的结果。我要更加努力的做好三件事,按照师父的要求去做,“效率更高、影响更大、救人更多”(《美国首都讲法》),完成我们的使命和责任,抢救一切可救之人,让师父放心!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