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背书的感悟谈技术和安全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日】近期看到明慧网上关于安全、技术及正念的文章比较多,也想谈谈一点认识。

我在背《转法轮》过程中,有一个体会,就是一个段落里的句子我是靠读熟和前后的关联来记忆的。但是,我发现一点,我是高级知识份子,按说对以文字阐述思想不是那么陌生,在背诵《转法轮》时,段落中的前后语句的连接,句子中的用词,我往往会“自觉不自觉”按照“自己的知识”来帮助记忆。

令我惊讶的是,背诵时我有时会丢字,或者用词替换,或者因定势思维而漏掉一句话。这些漏掉的字、词和句子,不经意中会以为还是能够表达段落的意思,似乎因为符合现代语法和文章的语言结构规范而不太在意,以为经书中就是这样的。从背诵《论语》起就发现了这种情况,所以,我每背诵一段都要逐字逐句的对照,每背诵一节,也要每个段落的对照。

背会了一段内容,纠正了错漏的现象,过一段时间再背诵相同内容时,又可能会错漏别的字、词,为此又加强背诵。这样下来,我体会到我丢的字、词、句,在句子、段落中绝不能缺少,替换的字、词也绝没有经文中的字、词更能表达那一句、那一段的法理。

我这不是以萤火之光来窥视最洪大的大法,而是在这里向内找,以一个大法弟子的角度来体悟大法经文中从遣词造句到其中所蕴涵法理的层层法的表现,并在这之中感受到自己被归正、被洗净,以及本体与功的演化和提高,心中涌动着种种无以言表的对师尊、对大法的浩瀚感恩,那种种感动萦绕在整个生命之中,在极微极洪处。

刚开始读法时确实遇到感到拗口的文字,有的地方也觉得换气不畅。当我以谦卑的姿态背诵经书后,再读经书时就感到琅琅上口。现在,以一个大法弟子归正了的生命来读法,真真体会到师尊的经文是最玄奥、最美妙的,把我丢的字放進去,我体会到那里的功才细腻,否则我只浮在最表面、最粗浅上;换回师尊用的字、词,一下觉得闭塞、淤积的地方开了,别有洞天,其它任何一个词也无法代替;补上失落的句子,生命里的洪观上的大穹也圆容着不同层次和不同世界,不偏不移、不遗不漏。

以读书的方式看经文,哦,看过了,知道是什么意思了,这样的读书是深入宝藏地而空手回。以真修的虔诚、卑微的处下状态,象水,来学法,一字不漏,一词不差,一句不失。拗口的,原来是自己思维中有不好的观念;气不顺、息转不过来的,源于自己那个世界混浊不明、那个空间曲折不畅。少的字、词、句,往往不是一次就能够背住记牢的,毕竟那是自己大穹中缺失、不圆容的,学法修炼就是以法轮大法来归正一切不正的,修补一切不够智慧、不够圆容的,重铸圆容不灭的自己,再造更加美好的新宇大穹。

知识份子好讲理,不喜谈事,但是不少同修也有某种类似的喜好,而《转法轮》中师尊讲了许多事情,内中大有奥妙。

听某地区的大法弟子说,有位大家都认为法理清晰的同修考他,问用一个词来概括《转法轮》,如果有这个词的话,这个词是什么?我心中一跳:大法岂能是一个词一个字能概括了的?别说是人间的字,就是动这个念也是有违大法弟子的本份,都是不该的啊!交流中我们常常感到人间的词难以说清心中的领悟,我们搜索枯肠寻找恰当的语句,当我们另找词句还表达自己的认识时,千万要警惕不要用自己的一个词、一句话来概括师尊的某段讲法,或用新词定义师尊已经阐述的法,更不可用一个词、一个字来涵盖某部师尊的经书。

话回到前文,前面提到同修关于正念、安全、怕心、技术的交流,我感到正念不只是不怕,安全也不只是为了不出事,我们的技术更不是常人的技术,物质与精神是一性的。我们都知道,可是我们都曾经被恶党的党文化从小毒害过,我们也是从不够圆容不够智慧的旧宇宙中来的,这种割裂整体看事情的顽疾使我们学法时,丢字、落词、少句,这样我们对以上名词的认识不免偏颇、不免肤浅,虽然我们也觉得悟到了理,但是正法進程要求我们对大法的认识可是要比这精深、圆容啊。

我认为近期各地迫害频繁发生的原因还是在于大法弟子,整体上学法不足造成的。在此抛砖引玉,望同修们不吝指正。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