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海外华人的“爱国集会”看“四·二五”上访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五日】最近一段时间,针对奥运、西藏以及对西方媒体报道的不满,很多海外华人展开了一系列的游行、示威和集会,表达“爱国热情”,网络上也展开了关于什么是真正的和理性的爱国主义的讨论。一个值得人们深思的现象是,这些带有批评西方社会情绪的集会,却并没有在西方被禁止,参与的海外华人也不用担心会被西方政府秋后算账。而自认为是站在我们中国人立场,维护中国的国家利益的这些集会,却并不能在我们中国的土地上自由的举行。

这种看起来很离谱的事情,在我们大多数中国人来说,是很习以为常的。西方有自由,我们当然可以利用这个自由来批评西方,就该去美国首都的国会山广场上展示我们的爱国激情;而在我们中国没有那种自由,递上游行申请也很难得到许可,天安门更是敏感之地,去惹那个麻烦干什么。共产党是来自西方的幽灵,并非中华族类,谁都知道,恰恰是共产党不让我们去祖宗留下来的天安门广场表达爱国热情(中共安排的当然不算)。可是,被专制压抑得太久了,被强权威慑得太怕了,被一言堂灌输得太麻木了,我们华夏民族的子孙已经习惯了这种被中共这个外来幽灵控制的生活。

如果我们在自己的国土上不能自由的表达爱国情感,如果我们还不去抗议那个不允许我们展示爱国行动的中共,至少,我们的爱国是不彻底的。换句话说,去争取这种权利的行动,也是爱国的一部份,而且是应该受到我们中国人民格外尊重的。

一九九九年四月二十五日的法轮功学员万人大上访(“四•二五”上访),可以说,就是这样的一项伟大壮举。当时去的学员,大多不是血气方刚的年轻学生,而是经历了中共的各种政治运动的社会各阶层主流群众,他们是知道共产党的残酷无情的整人手法的,他们依然走出去了,去向政府反映多年来法轮功学员遭到的各种骚扰,去要求释放被天津警察无理抓捕的同修,去要求能够解禁并公开发行法轮大法的书籍,希望政府能给法轮功学员一个安定合法的修炼环境。

当时国务院总理出面责成国家信访办接待了法轮功学员代表,初步解决了问题。这次上访的和平落幕,让外界对中国政府刮目相看。但是,江泽民一伙随后利用这次上访大做文章,三个月后全面发动了对信仰“真善忍”的法轮功学员的残酷镇压,迫害延续至今。

这样一次中国老百姓自发的维护宪法赋予的信仰权利的举动,在中共长期的党文化灌输下,反而被一些人当作法轮功被镇压的依据,而且主动去帮中共寻找开脱的借口。

有人说,你到美国首都抗议,看抓不抓你。最近一些华人去美国首都参加了爱国抗议活动,结果呢,一个也没有被抓。可见,首都并不是个不可抗议的地方。

有人说,人家是有集会申请许可,你没有。谁都知道,在中国,你就是申请,中共也不会给你。中共不是总讲中国特色吗?上访就是中共发明出来的,上访是不需要集会申请的。

有人说,你围攻政府,哪个国家都会镇压。善良的人们站在那里希望政府出面解决一些问题,这叫什么“围攻”呢?如果真是“围攻”,肯定会威胁到领导人安全,估计当时就把坦克开来了,怎么过了三个月才来镇压呢?

有人说,我要是江泽民,也要迫害你。这就奇怪了,为什么一定要把自己比作坏人来推理呢?因为江泽民很邪恶,那他才干坏事。你不是他,你是我们善良的中国人民的一份子,干嘛要跟他看齐呢?

可悲的是,中共的媒体控制和一言堂的宣传,让人们不知道事情的前因后果,不知道九九年以前法轮功就已经遭到公安、宣传等职能部门的不公平对待,不知道为什么法轮功学员要去上访,不知道天津警察抓人的事,不知道法轮功的书籍和出版物在一九九六年就被禁止,不知道公安部内部早就策划打击法轮功……。

当然,中共更不让法轮功学员出来申辩。造成人们就觉得是法轮功学员突然要起来干什么似的,这样,就在老百姓中制造与法轮功学员的隔阂。同时,中共看到法轮功被孤立得还不够,竟然制造了天安门自焚伪案,开动全部国家宣传机器,利用传统文化被破坏以后留下的无神论土壤,大肆煽动仇恨。把法轮功学员抹黑成国家的头号敌人。

几十年来,中共的政治运动都要把被它迫害的人打成国家的敌人,所谓95%的人民与5%的敌人的斗争。这5%的人,不断的换来换去,但都是我们中国人民的兄弟姐妹。中国人民真正的敌人是谁?恰恰就是外来的共产党,就是不让人们去首都广场自由表达爱国热情的共产邪灵。

“四•二五”的精神,是我们民族抛弃恐惧的希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