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七年的资料点生活谈我的修炼心路历程(三)


【明慧网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六日】[编者按:正法时期大法弟子,很多人都在默默的兑现着自己久远前对师父的承诺。这个兑现的过程虽然有时会很艰辛曲折,但这些艰辛和曲折何尝不是承诺的当初自己明明白白看到而甘愿承担的。相信我们资料点的同修们将来回过头来再看这段经历,会有与今天截然不同的轻松感受。同时,在世间,资料点可以说是一个很大的存在,是我们大法弟子整体工作中默默无闻却不可缺少的存在,资料点的工作状态和资料点同修的修炼状态,不可避免的直接关系到各地区整体讲真相证实法工作。希望此文的发表,有助于资料点同修得到同修们更多的正念支持从而转入更好的状态,有助于资料点更健康的运作,大家一起更好的完成大法弟子的历史使命。]

(接上文)

真相资料上的“等”和“靠”

在大约二零零五年某一地区的同修中曾经有过这样一件事。资料点上的同修把部份护身符的塑料壳和已经打印出的小画面送到了家里的一位负责人那里。可是这位家里的负责人说:怎么这些东西不一下子做出来呢!那么他们(指资料点的同修)干什么,再说人家也都是拿出钱来了。这位负责人的意思是:这些工作就是应该外面的流离失所的或是资料点上的同修来干。但是这位负责人说的“再说人家也都是拿出钱来了”这句话我实在理解不好,也许她认为那些拿出钱来的同修就可以代替做证实法的工作了吧,或是认为自己拿出钱来在“供养”着那些做大法工作的同修吧。听听这些话,资料点上的同修心里真是不知说啥才好,难以相信这是一些出自于我们大法弟子口中的话。

资料点上的同修时间往往是很紧的,赶出真相资料后还要亲自送到家中同修的手中。但是往往在寒冬腊月站在风雪交加的马路旁等出来接资料的同修要一、二个小时的等。家中那么多的同修就是切磋一下如何来接回自己的真相资料都难以达成共识,相互推却。可是那个亲自干出来又亲自送上门来的同修,迎着刺骨的寒风,心里是一种什么心情,没人想过。但是当资料点同修实在是忙不过来、提出来让家中的同修来取的时候,看到家中同修脸上的那种难看的面容,资料点同修又是何等的难过。好象所做的这一切都是给资料点的同修干的一样。当资料点的同修出来的稍晚一点,看到接资料的那位同修的脸上满脸的不高兴,资料点的同修真的不想为难你们,恨不得自己有分身之术,一种难以形容的心酸与无语。

有的同修很勉强的成立了家庭资料点,可是别有什么问题还好,一旦有了什么意外或是被邪恶迫害着了,那股子怨气一下子就发泄到你的身上。言外之意,这一切都是你让干的,都是你给促成的。任何事都不是偶然的。为此,资料点的同修以后不妨真要好好想想,修炼提高必须发自内心,真不想修不想干的,我们还真不能掺入硬往上提的因素。

特别是一些本身就不是自己真的从内心从法理上提高上来的同修,这样你即使帮他建立起来了家庭资料点后,那么你就要负责打点一切家庭资料点的所需。从购买电脑、打印机,到纸张、墨水、碳粉、打印纸、不干胶,塑封膜、压膜机、裁纸刀,刻录机、光盘,小的到订书机、钉书钉、自封袋,等等这一切你都要负责。除此之外你还要负责所有设备的维修工作。就我自身来说,这些工作往往统统由我一个人来亲自完成。从各种耗材在市场上找货源、看质量、谈价格,然后发货——接货——送货。每种耗材都要经过这样一个运作程序,所有的耗材的购买到送到同修手里加起来就是一个巨大、繁琐、巨细的工程。除此之外还要负责一个资料点所需技术的传教。如果家庭资料点跟不上,还要开动两台喷墨打印机和一台大型一体机。有时候还要照顾周边地区的部份技术方面的工作。我一个人要干的大体就有这些吧。

其实像我这种情况,作为一个资料点上的同修还是很普遍的。有时候即使没有什么工作,一天下来也要接上十多个电话也是很平常。这十多个电话,有经销商的,也有货场的,还有当地同修与外地同修的。这十多个电话在心里也要安排一番,手在闲着可是心在忙着。这一些谁会体察到?其他同修看到的能有多少。虽然我们不求别人的理解和体谅,但毕竟一天只有二十四小时、一周只有七天,别人推给自己和自己主动看到的工作都排上,干不干的完?这是个很实际的问题。

如此繁多的工作,对于学法来说,本身就是一定的干扰了。对于一个资料点上的同修如果说是要背法,我觉的真是有点好高骛远了,这种说法一点不为过。把学法当成解渴,这是很多资料点同修的长年甚至几年了的做法。这是邪恶对他们下手的一个最直接最有效的空当。往往不象很多同修说的他们不学法或忽视学法,而是他们根本无法学法。如此繁重的工作还需要旧势力来迫害吗?!如果没有这么多的事要干,如果没有这么多同修的等靠,自然学法就会跟的上,也就不会生出那个强烈的干事心来。如果同修都能真的把救度众生视为己任,争先恐后各显神通,那么就不会出现那些个别同修的功利心、显示心、欢喜心了。谁也不比谁差,谁也不比谁强。一切人的因素都将自行解体。

想起师父在《转法轮》中讲起那个劳动模范就是因为你工作干的好还要遭到别人的冷嘲热讽,“现在劳模都不好当:你是劳模你干的行,你要早来晚走,这活儿都你干吧,你干的好,我们不行,冷嘲热讽,好人都不好当。”象这种说法我们同修也是没少说过,只是说的能委婉一些。特别是那些资料点的同修或是协调人,他们几年的处境何尝不是这样:你们资料点同修干的好都你干吧,我们不行。如果你反过来说他们的层次没有你的高,他们肯定会不服气的。说白了就象常人中的那个模范人物一样,活儿你要比人家干的多,但是工资你不能比别人拿的多,否则厂子里就会大乱起来。最根本上是一种利益的心在牵扯着这颗心,你并不是真的为了整体好或是别人好。我想我们真的为了资料点的同修负责或是那个协调人负责,真的为了他们好,那就不仅仅是盯着他们“吃供养”这个问题转圈了,而是要真的以正法时期大法弟子的胸怀负起那个责任来,在大法工作这方面尽心尽力帮帮他们。这是实实在在的东西,这是解决问题的根本。

我就不相信一个人呆在资料点上做出资料来没人要,他孤零零的一个人坐在那儿“吃供养”。那时候他想吃也没有那个环境的。但是我说的这些并不是给所有资料点的同修的人心来掩盖或找借口,法是有一个标准的,自己所做的一切都要由自己来负责。精進的同修在哪里都会精進,在哪里都会凭着对师对法的坚信开创出一片蓝天来。不是说呆在资料点就精進了,离开资料点就不能精進了。再说所做的一切不都是以师父正法的需要为基点的吗?资料点的本身并没有什么固定的概念的。就是说我们自己也不要把资料点的概念固定下来,好象有了什么“特权”或是“优势”;那么家里的同修也不要认为资料点的同修他们“格外”或是“万能”似的,在心性与法理上就要特殊的要求他们,在工作上就要什么都能胜任,两只眼睛不停的盯着他们。如果你能把盯着他们那种高标准的要求反过来衡量自己,说不定你比他们还优秀。其实这一切不都是资料点的同修或是家里的同修的一些人心的表现吗?如果我们都能放下各自不同的人心再向前一步,整体的环境一定会更好。

在这里我有一种想法,希望所有的同修都来关注一下资料点的同修或是一些协调人的生活问题。这里说的生活问题不是常人的生活问题,而是修炼中的生活问题。超长与超繁重的工作还要伴随他们多久!这样的环境已经伴随他们走过了七八个年头。都是我们自己的同修,你真的替他们考虑过吗?!在你每天安心学法、每天花多少个小时背法、每天花两个小时炼功、每天花多少个小时在自己家人身上的时候,你想过他们吗?在你一日三餐无忧的时候你想起他们来了吗?更希望那些已经发现他们存在一些问题的同修,请不要再以一个旁观者的心态与做法对待他们的问题。如果你发现他们存在问题,你就主动的和他们交流交流,把他的事当成你的事。无论是大法工作或是个人生活上的问题,都不要去回避。因为你做的这一切是为了他好为了整体好,这也是作为一个大法弟子应有的心态与风范。如果你发现他们“吃供养”,你就找他们谈谈是什么原因导致他们“吃供养”而不去找一份工作去干。如果谁说大法工作太忙脱不开身,那么你就主动的帮他挑起一部份工作来;或是你主动的和其他的同修交流一下都来主动分担一部份证实大法的工作,因为证实大法工作本身就不是哪一个人或是那一部份人的事,而是大家的事。如此的话,就是人人有责任主动的承担起这一切来。

师父说过:“任何事情都没有孤立的”(《新加坡法会讲法》)。那么我们看到资料点的同修“吃供养”我们是否想过这一问题也不是孤立存在的,是否我们也有需要去面对的问题。其实我认为几年来资料点同修与在家同修一直存在一种制作资料与资料供应的关系。这与那些同修在网上交流的资料点的同修“吃供养”是完全一样的。我们同修是否应该交流交流关于真相资料方面的“吃供养”问题。为什么同修很少有发现这方面的问题呢?为什么不在这方面的问题去展开交流呢!没发现这方面的问题,是因为我们并没有修到师父讲的“他的事就是你的事,你的事就是他的事”(《各地讲法二》〈二零零二年华盛顿DC法会讲法〉)的这种境界;不去交流是否是因为是出于一种私心,对自己有利的方面就去交流,对自己不利的方面就不去交流?为什么一两千人的资料都是二、三个资料点的同修来供给呢!这难道不是“供养”吗?为什么这么大的问题我们就没有发现呢?因为我们看问题的出发点仍旧是为私的,否则这是一个显而易见的问题。

试想一下我们到现在究竟有多少同修能够在家庭资料点的建立方面设身处地的想一想,看到的都是别人家里的环境具备,自己的家里不具备。我们这里某一片的同修就曾出现这样的笑话,你看他家合适,他看你家合适,说白了都是那颗为私的心在作怪。虽然你不做什么,人的这儿看起来都保住了,其实恰恰你失去了。你连你自己的未来你都抓不住,人的这儿你就更说了不算的。那些总想找借口不做证实大法工作的同修其实是最傻的,再也没有比这种生命更傻的了。因为你是知道大法真相的生命,却又不去努力,这是悟性最不好的。正法的过程瞬息即过,为什么不抢着多做一点呢?这是宇宙中永远不会再来的机会。如果在正法过程中你失去了证实大法的机会,那是你生命最直接的损失,也是最大的损失。你失去了这个正法过程,就等于失去了一次生命再生的机会。

技术上的等靠

也许有的同修说建立家庭资料点并不难,难是难在没有技术上。我说技术上并不难,难是难在心性上。技术上可以学来,可是心性上无法学来,那是修来的。如果你心性上有了就已经什么都有了;如果你什么都有了就是心性上没有,那还等于什么都没有。

在实际环境中,正是如此,那些往往你看起来各方面条件都具备的同修往往什么工作都不敢靠前。而那些看起来什么都没有的同修却意外的干起了家庭资料点。

在我接触的想建立家庭资料点的同修中,大概有百分之九十五的同修认为如果哪个技术精湛的同修教教我,我这资料点就干起来了。这就象师父《转法轮》中讲的“我练功没得到真传,哪个老师教我点绝招,来点高级的手法,我这个功就长上去了。”往往我们也是把这些事当成常人的事了。

“我会了”

先和同修谈谈自己在技术方面修炼的过程与经历。

在我起初来到外地一位资料点的同修那儿跟他学习电脑的时候,同修一见面就问我:你有基础吗?我说:没有。同修叹了一口气,脸上显出为难的情绪。

后来这位同修,就叫他老王吧。他跟我说起这样一件事,在我来他那儿之前,也有一位外地的同修跟他学过电脑,因为没有基础,一起学了半年也没“成手”。他说真是没有办法了,所以一听又来了个没有基础的,就犯难了。他的计划也要让我跟他学上半年再说。

我只有初中的文化,以前对电脑这些东西很不感兴趣,所以对电脑从来就没有动过。在我第一次使用鼠标的时候,那只手就象真的抓住一只老鼠一样,怕跑了,攥的死死的;单击鼠标的时候,全身用力,就象打出去拳头一样,但是打不到那个目标上。老王一看,急出大汗来:这下可来了个“高手”。他坐在我的一旁,教着我练习使用鼠标。就是一个“单击鼠标”的动作,数十遍的练习,就是击不准目标。没办法,老王就用他的手握住我的手,教着我练习单击鼠标。他一握我的手,说:哎呀,你怎么还使这么大的劲?我握住鼠标点那只右手,象是粘在桌子上似的,用力摁着那只鼠标,生怕跑了。老王看到我的这个“聪明劲”,又禁不住笑了。

没过几天,老王就给我买来了“开天辟地”电脑学习盘让我自学。我就先从练习学习盘上的那个“鼠标单击与双击小铜钱”的小游戏开始,我的鼠标操作才真正的过了关。

几天下来,我的脑子一团迷糊,分不清哪里与哪里了。除了知道眼前守着的这台笔记本电脑,其他的什么电脑的知识都不知道了,脑袋大大的,两眼直直的,越学越糊涂了。老王前面教,我后面忘。老王说:这样下去,不是咱把电脑操作了,是电脑要把咱操作了。他就“因材施教”,一个问题让我练习上三十遍后,才能把课程往下進展。起初第一周的时间里,老王快把我教傻了,我自己也快学傻了。每教完一个操作后,老王就让我练习给他看。他一操作完就问我:会了没有?我连忙点头说:会了会了。老王说:那你练习我看看。可是我两手一放在笔记本电脑上,除了两眼直盯着屏幕外,又什么也不知道了。老王又问:你怎么不动手呢?我说:我忘了怎么操作了。老王说:你不是说会了吗?我自己知道自己的内心是真的想“会了该多好”!所以自己一定要说:会了,因为我自己说出来的是自己那个坚定的信念——“我会了”。

无论老王教我多少遍,问我多少遍,我总是很坚定的说“我会了”!在那时候其实自己真的还不会,但是为了不愿意让老王感到教我的为难,让他感到一份轻松,同时也急切的希望自己能尽快的掌握这一切,让自己更有一个坚定的信念,所以无论自己认为眼前面临的问题有多难,我从来不说“我不会”,我只会说“我会了”或是“我忘了”。

大约一个星期过去了,我的大脑觉的突然的清醒起来,一切不适的感觉都消失了,好象大脑一下子透了气。面对这一切新的知识,觉的不再象是以前的陌生,能够很有信心的胜任这一切了。后来才明白,是师父已经给了自己苦苦想要得到的这一切。

我大多的时间是每天戴着耳机十多个小时的看“开天辟地”学习盘,还有看老王给我买的电脑知识的相关书籍。一天下来两个耳朵眼被耳机顶的生痛。晚上老王睡着了,我还躺着考虑着白天他教我的过程中遇到的一些解不开的问题。一晚上只睡两个多小时的觉。

有一次老王教着我排版的时候,遇到了一个比较麻烦的问题,也难住了老王。我俩两三天没有攻克这个难点。晚上我思考着这个问题睡着了,梦中有人告诉我,就是那里的问题。第二天一大早起来,我就根据梦中的依稀的印象,把“页面设置”中的一个选项改了过来。问题彻底的解决了。这是令老王都感到非常惊喜的一件事。我第一次看到老王发自内心的笑,他说:我也是干了好长时间了,这个问题没解决,让你给解决了。

这是我后来在钻研技术方面心理上一个很大的奋起点。那时候虽然还没听过师父讲的没有智慧师父给的这些法理,但自己很坚信一点“用心”就是解决技术方面难题的万能钥匙。这时候更加明白,大法弟子的“用心”成度是对一个大法弟子的一个最直接的检验。你修炼的毅力与决心、对师对法的坚信成度、一个大法弟子的责任感与使命感,以及救度众生的迫切感,都会从一个人的“用心大小”中展示出他真实的一面。你的“用心”就是你的正念与心性的体现。“心性多高功多高”,师父自会根据你的心性给你救人所需要的一切的智慧。智慧就是来源于心性,你的用心也影响着你的心性。

在我后来向明慧电子信箱投稿的过程中还出现过没有点击“发送”按钮,而出现信件顺利发送到明慧信箱的奇迹。这使我更明白一个大法弟子证实法所需的智慧来源于师父来源于大法。

由于工作的需要,二十五天后我回到了资料点。一是因为我不想给老王带来太大的压力,二是工作的急需,所以我流泪告别了老王。那时候只是觉的自己太笨学的太慢,浪费了同修的不少时间很难过;另一方面也有要将我们所需的所有技术尽快的掌握的急切心,而自己又学的这样慢,所以心里觉的不太好受。尽管觉的在技术方面的这条路上刚刚的起步,走的很慢,道路又是如此的漫长与坎坷,但是自己并没有一丝的回头之意。回来后就找到其他懂电脑的同修晚上到网吧里学习电脑知识,也到书店买回来很多的书籍自学。再不就四处托同修帮自己找“电脑高手”的同修。那时候的心情就是一句话“再苦也快乐”。那段时光里,能得到同修教给的一点技术就别提有多高兴了,象寻了宝贝似的。虽然从法理中明白同修教给自己技术也是很自然很应该的事,但是自己对教过自己技术的同修还是有一种说不出的感激!因为这种心理,自己对同修给予的学习机会与技术就格外的珍惜!这时候自己有所领悟:一个修炼人的虔诚也体现着他的心性,虔诚的本身也是一种佛性的体现。

平时我们看到的搞技术的同修往往表现出来的只是他一手娴熟的技术,却很少体悟与理解他为建立资料点所得到这些技术过程中的艰辛不易。我所知道的这些搞技术的同修中,很多高手也是新手。就是除了极少极少数原来他们就是这方面的人才外,绝大多数都是修炼过程中速成起来的新秀。他们并没有太多的文化与相关的基础知识或是一个聪明的大脑,但是他有着大多数同修所没有或不敢想象的用心与付出。

(待续)










查询
至今为止所有文章
选择时间区间
: